福尔摩斯故事对克里斯蒂早期作品的影响

ellry 2011-04-04 21:40:28
贝克街和德文郡的关系:
福尔摩斯故事对阿加莎·克里斯蒂早期作品的影响

南希·布鲁·维恩/文
ellry/译
选自《贝克街期刊》(BSJ)

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她一生中仅同意接受过屈指可数的几次采访,在这几次采访中,她不止一次提到孩童时期喜欢看歇洛克·福尔摩斯系列故事。她提到,她和姐姐一次次阅读这些故事,同时还有查尔斯·狄更斯和简·奥斯汀的作品,而且,“他们相当崇拜歇洛克·福尔摩斯”。但是,就算她对这一话题完全保持沉默,我们也可以通过她早期的作品中轻易地猜出,贝克街的冒险故事对年轻的阿加莎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克里斯蒂有着非常独特的地位,她是侦探小说领域最重要的大师之一,同时,她的很多想法源自柯南·道尔。我明白,这一说法看起来自相矛盾,但是,只要你熟悉克里斯蒂的全部作品,就会知道这绝不是自相矛盾的。克里斯蒂太太的早期作品——那些创作于二三十年的小说——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非常相似。她常常借鉴场景、地点、人物类型,甚至情节也大都源自正典。(一个让人难堪的明显例证就是1931年的小说《斯塔福特疑案》,这部作品明显模仿《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不仅两部小说的场景相同,都位于达特穆尔,而且两者的支线情节都包含一个越狱的罪犯藏匿在沼地并向神秘而可疑的亲戚寻求帮助!)但是,在后期,当克里斯蒂太太技巧熟练之后,她不再依靠道尔,变得具有自我风格,特别是在情节设计方面十分出色。

克里斯蒂早期短篇小说的开头往往是福尔摩斯故事那种难以令人忘怀的风格:一开始的场景是波洛和黑斯汀斯在他们的寓所里,接着新案子就找上门来。而且,克里斯蒂早期作品中的叙述文字也很能让人联想起福尔摩斯故事。这里举几个例子。

福尔摩斯和波洛的事业中,有些案子虽然获得成功,但是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名声。比较一下《黄面人》和《巧克力盒谜案》里的段落:

《黄面人》:
“华生,如果以后你觉得我过于自信我的能力,或在办一件案子时下的功夫不够,请你最好在我耳旁轻轻说一声‘诺伯里’,那我一定会感激不尽的。”
《巧克力盒谜案》:
“‘……如果你认为我[波洛]变得自负了,你就……不过我不太可能会自负,但也许会出现自负的。’我[黑斯廷斯]忍着没笑出来.‘好了,我的朋友,那么你就对我说“巧克力盒子”。同意吗?’”

注意下面的叙述段落:

《五个橘核》
“一整天狂风怒号,苦雨击窗……”
《金边夹鼻眼镜》
“那是在十一月底的一个狂风暴雨的深夜。”
《巧克力盒谜案》
“这是一个暴风雨之夜。外面,狂风在号叫着,很是吓人,骤雨一阵阵敲打在窗户上.波洛和我面对壁炉坐着。”

我总是觉得下面两段叙述文字是所有的相似点里最能感动人的例子:

《布鲁斯-帕廷顿计划》
“……我的同伙急躁活跃的性情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单调的情景了。他强忍着性子,在起居室里不停地走动,咬咬指甲,敲敲家具,对这种死气沉沉很是恼火。”
《蒙面女人》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发现波洛变得越来越对世事不满,越来越烦躁不安。近来我们没有什么有趣的案件。没有可以让我们的小个子朋友运用他智慧和非凡的推断力的案件。”

请注意两位侦探的自负(当然,都是半开玩笑的):

《弗朗西丝·卡法克斯女士的失踪》:
“……我最好不到国外去。要是没有我,苏格兰场会感到寂寞的,并且也会在犯人当中引岂不健康的激动。”
《蒙面女人》
“他们害怕我,黑斯廷斯;你们英格兰的罪犯们,他们害怕我!”

黑斯廷斯上尉就像华生医生一样,往往临时被要求陪着他的侦探朋友去办案:

《斑点带子案》
“‘华生,现在再不抓紧就太危险了,……所以,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去雇一辆马车,前往滑铁卢车站。假如你悄悄地把你的左轮手枪揣在口袋里,我将非常感激。……我想这个东西连同一把牙刷就是我们的全部需要。’”
《证券经纪人的书记员》
“‘那么,你是准备到伯明翰去了?’
“‘当然了。这件案子是怎么一回事?’
“‘到火车上我把这一切讲给你听。我的委托人在外面四轮马车上等着。你能马上走吧?’”
《潜艇图纸》
“‘赶快打一个包,我的朋友,我们这就去夏普尔斯。’”
《ABC谋杀案》
“快,朋友,我们也许赶得上七点零二分的火车。我们快走。”

我们已经看出,黑斯廷斯和华生也面临着某些难题,不知道选择哪些同伴所经手的案件和公众分享:

《硬纸盒子》
“为了选择几桩典型案子来说明我的朋友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卓越才智,我尽可能少选那些耸人听闻的事情,而只提供最能显示他的才能的案件。”
《孤身骑车人》
“由于我对这些案件有闻必录,其中的许多案件我自己也亲身参加过,可以想象,要弄清我应该选择哪些来公之于众,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个橘核》
“当我粗略地看了一遍我积存的一八八二年至一八九○年间福尔摩斯侦探案的笔记和记录时,我发觉摆在我眼前离奇有趣的材料浩如烟海,实在太多了,竟不知如何取舍是好。”
《舞会谜案》
“由于他大部分案子的第一手材料我都清楚。人们建议我挑选一些最有意思的案子记录下来。我想最好还是从当时引起了公众广泛注意的那桩离奇的舞会谋杀案开始。
“也许这个案子并不像那些扑朔迷离的案子,它不能完全展示波洛独特的探案方法,但它的轰动,它所涉及的大人物以及报刊杂志对它连篇累牍的报道,使它成为一个轰动的案件。我一直觉得将波洛和该案案情的解决情况公之于众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华生——阿瑟·黑斯廷斯上尉——(和原型华生一样)因为受伤从前线退下来,回到了故土英国。(当然,黑斯廷斯上尉参加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他在斯泰尔斯村一个朋友家疗养的时候,他遇到了赫尔克里·波洛——一位比利时难民。他伴随波洛调查了一桩发生在他朋友家的谋杀案,之后成为了波洛的案件记录者、忠实的朋友和伙伴,有时候还是同居室友。年轻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人物关系上是何等严格遵守福尔摩斯的模式啊!和其他一些侦探小说史的权威一样,朱利安·西蒙斯曾经评价黑斯廷斯非常糊涂;克里斯蒂本人很快厌倦了他,也厌倦了华生式的设定,于是安排可怜的上尉去了阿根廷管理一处大型农场。但是,后来,她让他回到英国,偶尔和他的老友一起去“狩猎”;实际上,她在最后一部波洛小说《帷幕》中扮演了一个耀眼的角色。

赫尔克里·波洛是克里斯蒂太太笔下诸位侦探中最常出场的人物,将他和歇洛克·福尔摩斯进行彻底地对比研究是相当有趣的事情。外表上看,波洛个子很矮(我们被告知,他大约五英尺四英寸)而且身材发胖。福尔摩斯则身材高瘦。波洛是一个爱卖弄的高卢人(至少当有机会的时候);福尔摩斯是非常典型的保守的英国人。波洛在个人习惯方面总是过度注重细节,甚至到了荒谬的地步;另一方面,福尔摩斯很不爱整洁。波洛最大的愿望是能说服母鸡下出方形的鸡蛋,可见他追求“秩序和方法”以及对称性的热情有多大;但是,福尔摩斯却用一把裁纸刀将信件戳在壁炉架上!

歇尔洛克·福摩斯的塑造者罗伯特·费许指出,上述两人在外表和个性方面的极端不同正是表明克里斯蒂在刻意强调她笔下侦探人物的原型。她是在强调这样一个事实,小个子比利时怪人正是柯南·道尔笔下那位侦探原型的极端对立面。

但是,波洛在许多方面和福尔摩斯也很相像。比如,他们对待官方侦探的态度是一样的。雷斯垂德在克里斯蒂笔下的对应人物是好心的贾普探长,许多年来都成为了波洛的陪衬。波洛对警方的轻蔑态度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对《高尔夫球场的疑云》(1923)中的法国探长吉赫。赫尔克里·波洛和歇洛克·福尔摩斯一样,通过展现他推理和演绎的能力愚弄他的“华生”,并以此为乐。每桩案件的调查过程中,黑斯廷斯大惑不解,当案件水落石出之后又对波洛钦佩赞叹不已,这让波洛很是高兴。

克里斯蒂太太从来没有隐瞒她受到道尔的恩惠,也没有否认对他和其他同行的钦佩。1929年的短篇集《犯罪团伙》以她笔下一对活泼的侦探组合——杜本丝和汤米·贝雷斯福德作为主角,其中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戏作作品,模仿了歇洛克·福尔摩斯、角落里的老人、宋戴克医生、弗兰奇探长、雷吉·福琼、布朗神父、马克斯·卡拉多斯以及赫尔克里·波洛本人!很多年后,在1964年的《怪钟》里,我们看到波洛处于半退休状态,年老体衰,开始研究起侦探小说来。在这本书中,阿加莎·克里斯蒂对前辈们给予了大量赞誉,尤其是对“大师”——这是波洛(同时也是克里斯蒂)对柯南·道尔的称呼。克里斯蒂作品中与福尔摩斯有关的例子里,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五十年代中期创作的小说《外国学生宿舍谋杀案》。波洛身边高效的秘书莱蒙小姐带着轻蔑的口吻说道:“贝克街那些人……大男人了还这么傻!”

克里斯蒂很快就不再模仿道尔,不论是文笔风格、情节设置还是人物塑造。1930年的时候出现了简·马普尔小姐,这位迷人的老太太侦探后来成了克里斯蒂太太喜欢的侦探人物。马普尔小姐不同于波洛和福尔摩斯,她依靠自己对人性的丰富经验——特别是源自乡村生活的经验——解决问题和案件。

纵观三十年代、四十年代以及五十年代前半的作品,阿加莎·克里斯蒂写出了一个又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独具创意的情节,比侦探小说领域的其他作家更具有创新精神。她是第一个将罗曼史元素引入侦探小说的作家——并且将这格格不入的元素保存了下来!正是她大胆的诡计(《褐衣男子》和《罗杰疑案》)使得故事的叙述者也可以成为凶手,这在侦探小说读者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使得多萝茜·L·塞耶斯出面为她辩护,并且让她一夜成名。这还仅仅是克里斯蒂即将呈现给读者的许多新创意的第一件。很快出现了“最可能的凶手”和“最不可能的凶手”主题的无数变种,她还将侦探小说的领域扩展到间谍惊悚小说和心理犯罪小说,而且颇具创新地写出《死亡终局》这样发生在古代埃及的侦探小说杰作。

1976年马萨诸塞州总统竞选之后,《华盛顿邮报》的赫伯洛克画了一幅很有趣的卡通画。场景是“十个小印第安人客栈”;人物是民主党候选人,他们坐成一排;画面上有一具“尸体”,很明显竞选投票的结果除去了一名候选人;中心人物是一名戴着猎鹿帽抽着葫芦烟斗的侦探。多么出色地将克里斯蒂和道尔合为一体!

或许可以提出异议——往往也是如此——阿加莎·克里斯蒂并不是像柯南·道尔那样的伟大作家。我们不会鲜明且热衷地回想起她的场景、氛围或者人物,而对于道尔我们却有那样的感觉。但是,她在谋篇布局方面要比她的前辈出色。想想看,《检方证人》、《夜莺别墅》和《尼罗河上的惨案》是何等生动,这些故事的情节让人难以忘怀。我不禁认为,道尔本人见到克里斯蒂对于他发展起来的创作传统所作的贡献也会十分高兴的。在这一传统的发展道路上,阿加莎·克里斯蒂从事业早期的摸索、效仿,渐渐转变为了独创和革新。
ellry
作者ellry
87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ell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