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并不艰难的决定

公爵 2011-04-03 12:01:06
     离开豆瓣,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起因也不仅仅是因为豆瓣把我注销了,这个念头由来已久——在豆瓣一次次的改版一次次的阉割之后。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多么高尚的人,对很多事情的判断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基础,只是凭着自己的本能,三十余年的生活教给我的本能和逻辑,还有一个公民该有的良知和愤怒。而豆瓣是什么?我想现在很多人都忘记当初来豆瓣的初衷了吧,我们不是来看直播不是来ONS不是来给主旋律捧臭脚的——我无意代表别人,至少我不是这个目的来的豆瓣,而我从当初人才济济的豆瓣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确切的说是从豆瓣搭建的这个平台上的人们学到的,当初这些人们的聚集也是同一个目的——书、影、音,大家在简陋的页面却能获得自己裨益的信息和内容,那个时候的豆瓣可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种思潮的碰撞各种兴趣的繁衍各种冷门的共鸣,那个时候有不满甚至可以去站务论坛刷贴,这些东西才是吸引豆瓣聚集越来越多人才的法门,这才是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网站的所应具有的特质。而后来呢,有了我说有了日记有了相册有了活动有了音乐人有了小站也有了风投,失去的却是豆瓣赖以扬名的气质,沦为了二三流的ONS网站。看看你们这几年干得可笑的事情吧:删除裸体名画、删除主旋律电影的打分(哦,亲,不能给差评的哦)、屏蔽给了宣传费电影的恶评、一次次推翻自己所建立的标准(葫芦屯的亲们,你们是不是笑了)、比敏感词还敏感的G点、阉割各种可以获得点击率却不想让人评论的相册,还包括以各种不公平的规则来对待不同用户,监视用户…………罄竹难书啊,我他妈都懒得去回忆这么多恶心的事情,大家各自脑内补齐吧。我还想号召更多的有识之士离开这个腐朽破败的地方,离开这个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没有良知的网站(好想把这句话加粗加黑啊)。我之所以一直一直还在豆瓣,是作为一个助理的宣传工作需要在豆瓣做,我也需要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以便我能更快的转达发布一些信息,而现在看来这些东西远可有更多的途径来达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开小卖部。我还不信没有张屠户,老子就得吃带毛猪了?姥姥!

    不说恶心的豆瓣了,跟大家汇报一下半年多来我的生活状态吧。我每天的生活状态是这样的:每天早上六点来钟起床,闹表是六点五十,基本上我五六点就醒了,有时候打个飞机有时候回个笼,听着外面公交车报站,然后七点十分出门步行十二三分钟走到大厦下坐七点半的班车,每天早上这十几分钟可以看见同一个父亲背着书包牵着女儿上学看见一群老头老太太打太极,五十分钟的车程之后我会在一个鸟不拉屎荒无人烟的工地下车,食堂刷卡吃个早饭,然后跟傻逼一样的各种开会各种文件传送各种备忘录各种联系单各种程序各种签字各种验货各种施工现场各种颠来跑去各种点头哈腰各种交际的谄媚各种对自己不懂的事情嗯啊这是;中午十二点食堂刷卡吃饭席间要和同事做正常的交际说些乱七八糟我不感兴趣的话题,然后回到办公室把头靠在椅子上身子插在工位下打会儿呼噜要不就趁这会儿功夫上会儿网,下午继续各种上午的重复没准还有新花样,五点下班愿意刷食堂卡吃个晚饭可以坐五点半的班车五十分钟后返回大厦,如果坐五点的班车则可以五十分钟后到繁华的郊区的城区快餐店刷卡吃个中式快餐,基本上一天里十二个小时为了这些人们眼里的稳定工资而奔波,所谓的国企的企业文化就是不要有个性,最好都是机器人。五十分钟的车程里我经过山经过海经过田野经过油菜花和野兰花经过隧道经过庙宇经过集装箱经过风经过雨经过陌生人们的生活,山是炸了一半的,海是浊黄的,田野整齐而廉价,油菜花野兰花蒙着过往的风尘,隧道切开了山的胸腹,庙宇里都是烧香求财保平安的人,集装箱里是现代化的垃圾,风和雨是地球无情的报复,陌生人阴沉着脸无视生命野蛮的穿过公路。我不愉快的时候会把所有恶毒的比喻全部赋予我所见到的一切,我终日抱怨终日压抑着自己,狠狠地消耗自己的希望。夜晚我听着楼道高跟鞋们去上班的声音,在更晚的时候她们还会嗒嗒地回来还会使劲的摔上门,但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叫床声传来,我甚至连她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隔壁阳台上的女式内裤也是普通样式不特别性感,这真让我遗憾。而爱情则以更遥远的背影摇曳生姿,可望不可及。
 
   感谢所有经过我的过去还有即将接踵而来的姑娘们,感谢你们短暂而热烈的情感,那些时候我通常会短暂地忘记自己所有的不幸,谢谢你们。

清明时节雨纷纷,值班的傻逼欲断魂;总要在雨天告别某段从前;我们的理想在潮湿的路上渐行渐远,像每个死去的灵魂,只能在忆起的时候唏嘘感慨。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会假装很文艺的写些东西,以此祭奠我最爱的科本、海子,以及金斯堡这些所有在春天里逝去的人们。你看,今年我也写了,只不过不文艺,只不过是祭奠死去的豆瓣。(其实是我懒得写了)

再见,豆瓣。


附件:
作为一个艺人助理以及摇滚乐爱好者弥留之际的信息、指南和索引:

拇指姑娘乐队年内会发行第五张专辑《两小无猜》(暂定名,名字很欠扁)
,目前正在配器的紧张录音阶段。
拇指姑娘:http://site.douban.com/thumbgirl/
主唱子芙的hello radio:http://site.douban.com/zifu/(目前因为如上的录音工作,暂停更新)
拇指姑娘以及我们所有无组织酒鬼的厂牌1724以及独立音地网站,刚刚发行了湖南后摇:
拾柒贰肆:http://www.1724records.com/
独立音地:http://www.indiechina.com/
1724的实体店,南锣鼓巷黑芝麻胡同5号——TAN店 http://indiejoy.taobao.com/
小三和小T的网店斑马和线:http://fucc.taobao.com/

李志行踪飘忽,有句歌是这么唱的:“在南京,在上海,我滴朋友在哪里”。昨晚刚在青岛与苏阳联袂完成了一次剧场演出,接下来确定的演出只有五一期间的南京国际音乐节,中间的间歇应该是排练还有排练。老专辑全部烧光,新书《你妈逼》成功售罄,至于新专辑则得看他心情。是李志战胜理智还是理智战胜李志,这一直是他所面临的问题。
通过以下途径和关注以下人可以迅速获得最新的李志信息:
装逼天空:http://www.douban.com/group/lizhi/

【李志官网/博客】:
http://lizhizhuangbi.com/
或:http://d1125008.domain.com/
博客需翻:http://lizhizhuangbi.com/blog/
台哥:http://www.douban.com/people/3263069/
该惯犯时常被和谐,请微博:http://t.sina.com.cn/neiltai8964
我们的语言导师迟来福:http://www.douban.com/people/1527440/
微博:http://t.sina.com.cn/1790316693
或者关注其他任何一个小鸡鸡彼得群的成员。


下面是我的朋友和我关注的乐队的一些动态:
彤大夫风格庞杂而又难产的姐姐乐队:http://site.douban.com/my-sister/
天津的DEAD RAIN厂牌:http://site.douban.com/deadrain/
天津地下音乐合辑《镇与城》: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5948406/

我喜欢了好几年的后朋克乐队,重庆的愚人船乐队去年终于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关于爱的一切》,期待他们的全国巡演。与鬼哥交情不是很深,但是对于我喜欢的乐队,我总是愿意不遗余力的推荐,希望以后有机会和鬼哥再次相遇,与传说中的酒鬼主唱孙平把酒言欢:
愚人船乐队:http://site.douban.com/narrenschiff/
《关于爱的一切》: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4815936/
愚人船乐队2010年坚果俱乐部不插电现场DVD《冬日密语》: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6012163/




苏阳的新专辑《像草一样》物美价廉童叟无欺物超所值,像每个西北汉子实诚又充满血性。
苏阳:http://music.douban.com/musician/104538/
《像草一样》: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5402486/

梁颖与乐队最近正式更名为梁颖/“与”乐队,从去年就开始积极的录音,如果梁兄改掉熬夜的恶习,看来今年是可以看到乐队的新专辑的:
梁颖:http://site.douban.com/liangying/
微博:http://t.sina.com.cn/1798383324

推荐另一个原汁原味的后朋克乐队IDH,09年巡演的途中在武汉遭遇了种种意料外的突发事件,而小雨多年的坚持到现在也算是有一个完整的阵容,他们不善于宣传自己,只是愿意在阴暗里穿行或者跳舞:
IDH乐队:http://site.douban.com/idh/
IDH乐队的MV《The road behind me》:http://video.sina.com.cn/v/b/41930156-1374931095.html


默罕默德张老师和帅哥道长龙的新专辑据说在九九归一之后炼成出炉,目前的状况看来还得修炼些许时日,让人望眼欲穿啊:
张玮玮音乐人:http://site.douban.com/weiwei/
微博:http://t.sina.com.cn/1877237443

吴迪伦(玮玮语)吞哥的新专辑不知道筹备进展到哪一步了,从声音的愤怒到平淡叙事的愤怒,这绝对是质的飞跃,请看吞哥清澈的眼神。《时候到溜》《喀什的天空》《一万个人》大爱啊大爱:
吴吞音乐人:http://site.douban.com/wutun/

让人爱恨交加的张浅潜:http://site.douban.com/zqq4ever/

鄙人单曲/hx制作乐手的乐队V-BAND继去年发行专辑《I'll Be There》其中的《Ocean Jail》入选黄贯中&沈黎晖自选 / 红牛新能量音乐计划 Vol.5之后,即将录制首支中文单曲
音乐人:http://site.douban.com/v-band/
微博:http://t.sina.com.cn/vband

我蹭棚的郑州红石水唱片:http://site.douban.com/rswrecords/

Oh,no,还要介绍我亲爱的王制作人的后摇乐队pentatonic,不是松下是五声音阶,根据戛纳60周年每人一部电影安哲罗普洛斯部分剪辑的《you build a house on my back 》mv回味至今。
pentatonic 乐队:http://site.douban.com/pentatonic/
《you build a house on my back 》mv :http://site.douban.com/widget/videos/470057/video/3785/

李逼逼的制作人刘威威的奇妙电子之旅,操,没找到,贴个太阳飞船的音乐人吧:http://site.douban.com/sol/

吉松浩不是松哥,下次泡妞不带自己报名叫松哥的,我都背了多少黑锅了嘛。
苏洱音乐工作室:http://site.douban.com/turesound/

去年没去成的雪山音乐节,那里有一群可爱又敬业的人们:http://site.douban.com/xueshanfes/

我亲爱的娇姐,甜美女声,工作狂人,巨蟹女
撒娇音乐人:http://site.douban.com/sajiao/

正在南京地区招贝斯手的八眼间谍:http://site.douban.com/spyeye8/

啊,我的兄弟小泉(权新)的grunge乐队奇怪的陌生人一直排练啊排练,现在杳无音讯,头等舱乘客乐平的电子计划也似乎还在酝酿。



以上排名不分男女长幼尊卑不分左中右先后。其余的暂时想不起来了,我曾答应了很多人帮他们做宣传啊,我头发下面这锅卤煮看来够两人份了,有空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别害羞,来嘛~~~
我勃:http://t.sina.com.cn/1422385070

让我再文艺最后一句:

陌生人,请别为我祝福,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摘自本人手机草稿箱
公爵
作者公爵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6 条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