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清歌

沉醉的豆浆 2011-04-02 20:03:45
有一本书告诉我 四月的下午不要错过
让我们开始一段 新鲜而刺激的生活
                                    ——老狼《百分之百女孩》

       只有这样一个月份,以死亡和调笑作为开场白。
       
       四月一日愚人节。如果这天里人不被拿来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那么这天在某种意义上就没有了它本身存在的价值。愚人娱人么,大家都是聪明人的话,看太透,多没劲啊。纯朴的愚乐精神贯穿这一天始末,多么美好的生活啊。虽然有些玩笑很早之前就被划入不合格产品的行列。比如说意味深长地告诉同学BOSS有事招呼,顺便一个诸神在你左右的眼神,最后在他心急火燎还假装镇静迈向办公室的时候笑岔;比如说室友刚买的蛋糕被你用牙膏精心地替换掉夹层奶油;再比如以朋友的名义给精神病院官方网站实名留言;再比如说让死党的手机号码墙上见,前写征婚热线,后写条件不限。诸如此类手段,虽然不高尚,但是很可爱,我们不提倡,但是会配合。没有什么能比愚乐还重要的,最起码这一天里是这样。

      但是,做这些之前或者之后,一定要想一个人。可以是一整天24小时的想,也能是一秒钟念头的闪过。这个人,是哥哥,张国荣。

      笔记本的桌面是他《大热》的封面,脱跳的红底色和他皎白的脸庞,犹如窑里灼烧的静谧的瓷。人生,在他的脸上,真的可以一如初见。于他而言,死亡不是终结也不是开始,只是个转折,我想。他坐在高处喝完一杯咖啡,然后转身走进云里,留下一片氲开的红色模糊我们的视线,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原本周转身遭的洋产喧闹被死亡的帷幕遮隔,世人哭,以为从此不见优伶笑。却或许唯有落幕之后,葡萄红般清澈的瞳孔,才被认真的正视。终会有人明白,聒噪的尘世,沉默是金。当沉默不能被理解甚至不被允许,或许就只剩下了离开一条路,虽然这离开,无奈到有些逃跑的意味。

      但不管怎样,庆幸的是,四月的天气还算适合人的出走。

      春已近,夜尤长,年年雪里,看去故国草长。这西伯利亚的四月仍旧愿意来一场不期而至的夜雪,然后等待第二天清晨的早行人在一推门的瞬间去怀疑时间的真实性,以为真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而白天,真的已经是风住初阳暖的天气了。

       如果肯花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去坐环城公交车的话,耳机里的背景音乐,可以是尹吾的《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远行》。醒来的自己和路程,想必都已经做好准备去经历一次被路过。有时候听到从耳机里流出来的汪峰的《春天里》,就会把屁股在座位上挪来挪去,仿佛野草在春天的地表下面蠢蠢欲动,乐符一颗一颗颤抖着给新生活以鼓舞。这个四月,又会有很多像麦苗一般的音乐破土而出,茫茫瑟瑟的生长结果,饱含一段一段不知名的记忆。汪峰在他的博客里说,乐迷拯救着音乐,而音乐拯救着他。对于一个喜欢这些坦白音乐的我,这些音乐,同样是一种支撑,一种拯救,特别是在这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寒风凛冽的苍茫雪里。

      一个人在路上的时候,仍旧会怀念几年前晴朗的四月,简单的背包和一张许巍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五天的时间进行一场单挑一样的出走。或许短暂,或许苍白,但是非常勇敢,非常有意义。不单时间是新鲜的,甚至连我自己这个活了二十几年的老家伙,竟然也有了新鲜的感觉。虽然张楚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是还是喜欢在四月背上行囊,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出去走走。那年的四月被我如此怀念,大概是自己这样出走的机会实在少的可怜。而我认定张楚的那句话是讲给在四月的人听,可能也只是因为某人曾在这个时候告诉过我喜欢我,让我非镇定的小甜蜜很久。可是除了春天除了四月,还有谁能说自己是恋爱的季节,是生长的萌动期?

      好朋友是四月的生日,典型的白羊丫头,乐观坦诚并且具有强悍的行动力。在我23年的生命里,她站在我身旁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我生命长度的一半。却从来没有和她一起度过一个生日,想来,是我这个做朋友的失职。但是很喜欢在每年的这一天写信给她,可是总很意外的把她弄哭,然后她就会上网留言骂我煽情。其实,我真的只是很单纯很善良的想让她知道我有记得这个日子,这么纯良的心,天地可鉴的啊!今年的四月因为她换了校区,没办法再手写一封信寄去给她,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少了什么。可是如果没有她念我,我肯定会觉得少些什么的……
 
      前些天高中的哥们儿告诉我,跟我们同班的徐哥4月10号正式迈上红地毯,在这个四月成为我们当中第一个走进围城的人。很兴奋,打电话过去跟他嚷嚷着说要他放暑假回家补个场子给我们这些流浪儿童,他笑,说来吧,给你们补顿好的。语气俨然已经有了身为人夫的稳重。跟他开玩笑,说我才大三他就婚了,我毕业回家时候他岂不是已经做爸爸了?我要是再一激动念个研究生啥的,估计回家宝贝都会喊阿姨了。他在那边儿哈哈乐,说很有可能。这话让我分外激动,然而理由不明。因了四月?因了新生?因了我们环环相扣的生活?管他呢,反正我被雷了,还倍儿高兴。

      林徽因写《你是人间四月天》,也不知道这四月是阴历的还是公历的。那就都算上吧,让四月尽可能的长一些,再长一些。这是爱、是暖、是希望的四月,因为生长而显得有些躁动有些不安,因为躁动不安而引诱人的好奇,因为好奇而引发一种期盼,因为期盼而鼓舞我们不休止的生长。

      来吧,在这个四月,更勇敢努力一些,我们是有希望的,不是么?
沉醉的豆浆
作者沉醉的豆浆
6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沉醉的豆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