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台版纳兰书籍

豌豆黄儿 2011-03-30 22:37:13
前几天有几位友邻推荐了篇台版书的日志,粗粗翻看,里面是作者过去一段时间买的台版书的书影。我对人家的那些书感兴趣的不多,但对这个话题却很感兴趣——自己也买过不少台版书,原因也无非是大陆没有出版或者再版跟不上,有些也算机缘巧合,纳兰自然依旧例外——于是整理了自己手边,这一整理就觉得好玩儿了,姑且叨叨一下吧。

台版的纳兰书籍中,豌豆最熟的当属一本台版的写纳兰的小说:《西风独自凉》。台湾女作家朴月的这本著作在大陆出版的时间是2007年,比台湾迟了20年,遵朴月老师嘱咐,《西风独自凉》大陆版里的序二由我执笔。尽管非常高兴见到这本以纳兰性德为主人公的书在大陆出版发行,然而还是更喜欢它的台版,原因说不好,大概由于版式,大概由于稀有,大概更由于其中附加的情感……

《西风独自凉》台版有二,一为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一为海飞丽出版有限公司。而今都已绝版了。

右为时报文化版(1987);左为海飞丽版(1994)
右为时报文化版(1987);左为海飞丽版(1994)

海飞丽的《西风独自凉》印象里它应该是我拥有的第一本台版书,不是我买的,是台湾的燕心姐姐来北京的时候送给我的——2002年8月23日,阴历十五中元节,当时一些纳兰迷一起给纳兰放河灯,那天燕心姐姐远道而来参加活动,带来了三本书做礼物,其中之一便是它。把我高兴的啊,抱住就不撒手了!时报文化的《西风独自凉》则是时隔五年之后的初冬,朴月老师亲笔签名从台湾寄给我的——我厚着脸皮管她要的。收到书的那天是2007年11月12日,为此特意写了篇日记拍了张照片,庆祝《西风独自凉》几个版本的大团圆。

朴月老师在封二上写给豌豆的赠言
朴月老师在封二上写给豌豆的赠言

下面这个台版书与《西风独自凉》情况出奇的像。同样以纳兰性德为主人公,同样台版早于大陆,台版同样有两个:云龙出版社和知书房出版有限公司,我所拥有的同样不是自己买的——这就是有些传记性质的小说《纳兰性德》,作者李雷。知书房那本是与海飞丽的《西风独自凉》一起由燕心姐姐从台湾带来送我的;而前者则是我厚着脸皮磨来的——李雷老师签赠黄兆桐先生,我跟黄老是忘年交,因纳兰结缘至今十几年了,可以说是他老人家看着成长起来的。2007年2月23日,我去上庄看望黄老,在他家摇着他的胳膊像孩子管父亲要糖吃一样的磨啊磨,于是把这本磨到了手,回家写日记就三行,记录下来“高兴事儿”

右为云龙版(1999);左为知书房版(2000)
右为云龙版(1999);左为知书房版(2000)

呃,我应该适时的扭转一下形象哈,免得大家以为豌豆是个厚脸皮的家伙,NONONO,其实咱薄皮儿大馅儿,只不过一碰上纳兰就例外了,对于一个遇到纳兰连命都不要的人,脸要不要有什么打紧?!好吧其实脸也还是要的,就是没什么抹不开面子的而已,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撒泼打滚鞠躬磕头五体投地无所不用其极。也许老天爷看我挺痴心挺可怜挺变态,网开一面,没跟咱一般见识,结果好歹都算如愿了。

话题转回。用两种小说拉开了台版纳兰书籍的序幕,接着登台的就要高深起来了,从虚构的故事,转而说说真格的词集。

正中书局八十年代初的这本《饮水词笺》是延续了民国时期的路线,李勖的《饮水词笺》是历史上纳兰词的第一个笺注本,有里程碑的意义。初版是在民国二十六年,后来几经再版,我在之前日记里写过它的“土纸本”。现在则是正中书局撤台之后所出的一个本子,从质量上看,不但比不上26年的初版本,也不如47年的沪一版,当然还是强过43年的土纸本的——如果要是连土纸的都比不上,真不如别出的好。这本版权页上标明“台五版”,不明白到底怎么论的,跟“沪一版”有没有承接关系,其他版什么样并不为我所知,以后逮着机会再找一找吧!

正中书局的“招牌”纳兰词就是《饮水词笺》
正中书局的“招牌”纳兰词就是《饮水词笺》

台湾世界书局把鹿潭和容若的词集合在一起出版,是为《纳兰词 · 水云楼词》,几多年来印了又印,我所见所收的只有一小部分,这么说是因为实在不晓得世界书局到底出了多少版。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纳兰书籍方面应该算可以说上话的,然涉及台版书却并没有发言权。毕竟隔着海峡啊,近几年信息才稍稍畅通一些,对那边情况了解得真是太有限了。我非常欣赏世界书局把容若和鹿潭二人放在一起出本书的做法,当然如果加上莲生就更完美了——大陆有个《西风吹梦》的三家选本,台版三家在一处的大概或许可能也有吧……

较早的这两个都是精装本
较早的这两个都是精装本

平装本都是最近两年出的~~
平装本都是最近两年出的~~

同样作为合集,台湾商务印书馆刊行了《饮水诗集 · 积书岩诗集》(1965)——民国二十六年,商务印书馆曾经发行《解舂集诗钞 · 饮水诗集 · 积书岩诗集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台湾商务时代却只剩了后面两种。
 
依旧延续民国时期的风格,当然1965年在台湾也还是“民国时期”……
依旧延续民国时期的风格,当然1965年在台湾也还是“民国时期”……

在豌豆手中的纳兰书籍,一模一样一式三五本的情况很多——别问为什么,有病!知道了?不过台版书出现这样情况则只有台湾商务“人人文库”的《纳兰词》一种。其中两本分别是两位朋友赠送的,第三本属于为了更踏实一些而买的。后来又遇到过,至少有两位朋友问过我还要不要这本了,我看了看价格,又问了问情况,最后决定不要了,留着钱治病去……贪得无厌也该有个限度吧!总之,在有关纳兰的台版书里,这本应该算很常见的。

目前遇到的台版纳兰词里,这本最常见
目前遇到的台版纳兰词里,这本最常见

盛冬铃先生的纳兰性德词选港版台版皆有,前者为香港三联出版,后者为台湾远流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大陆方面没有出版盛先生的词选。

均为远流版——右(1988);左(2000)
均为远流版——右(1988);左(2000)

台版书的一大特点就是出版机构奇形怪状,听台湾的朋友说,经常会有新成立的出版社只出一本书然后就关门不干了,当时听得我极其震惊——这叫神马出版社啊,这不吃饱了撑的么!于是,有了这样的概念铺垫,我知道台版的纳兰书籍一定要多花哨有多花哨,到底花哨得多到什么地步实在不得统计,不过就豌豆手里的这几种“花哨”本子,也可见一斑了——

仁爱书局(1988)
仁爱书局(1988)

王家出版社(1988)
王家出版社(1988)

文馨出版社(1975)
文馨出版社(1975)

自由谈杂志社(1960)
自由谈杂志社(1960)

纳兰研究类著作,台版自然也不会少。
右为中国文化大学出版部(1982);左为国立编译馆(1999)
右为中国文化大学出版部(1982);左为国立编译馆(1999)

这个勉强归类,我对经解不甚关注,毕竟他编的与他写的差别很大~~
这个勉强归类,我对经解不甚关注,毕竟他编的与他写的差别很大~~

张任政的年谱历来不乏提及,是为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1981)
张任政的年谱历来不乏提及,是为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1981)


在整理这些台版纳兰书籍的时候,发现手中的港版也实在可以一书,不过到底这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留到以后闲得没事儿时,再来续说吧。就在昨天,刚刚又遇到了世界书局新近一版的《纳兰词 · 水云楼词》,想来台版的纳兰书籍一定比我所知所见的要多得多吧。真希望以后能有更好的书缘收集到它们,这是豌豆作为一个纳兰迷的本分,跟随他一十五载养成的习惯。有时候会问为什么自己要永不停歇的去寻找有关他的书?答案就是我想离他近一些,哪怕仅仅是一种感觉,而书便成为了媒介。

我无法跨越生死的界限,但我想离他近一些,尽我所有的力量,直到我与他相见的那一天。

【2012.8】补充
中庸出版社 民国四十六年(1957)初版本
中庸出版社 民国四十六年(1957)初版本

台湾中华书局 民国五十九年(1970)台二版
台湾中华书局 民国五十九年(1970)台二版

广文书局出版的《(易学丛书续编)合订删补大易集义粹言》 ,是相当费周折的,它的初版本的卖家为了它大老远的从台湾给我打来电话,印象很深刻。记得电话里的卖家跟我说这书的情况时还笑着说:“你原来是女生啊……” 为编者“纳兰成德”这四个字,海峡两边所耗费的精力真是太多了,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书以我的水平,真的看不太懂——不过现在不懂,怎知以后不会懂?活到老,学到老!

民国六十三年初版,颜色不一样是因为分两批装帧,而每批都剩下最后一本
民国六十三年初版,颜色不一样是因为分两批装帧,而每批都剩下最后一本

广文书局 民国八十三年第四版
广文书局 民国八十三年第四版

另外还给自由谈杂志社十周年的那本《纳兰词》换了一下品:

豌豆黄儿
作者豌豆黄儿
72日记 66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添加回应

豌豆黄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