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lass to Remember

木卫二 2011-03-09 23:14:35

一进场就吓了一跳,有坐椅子上的、有榻榻米的,人还挺多。后来才发现,中间留出那一排,为的是不挡住放映机。还没认出谁的时候,赛人老师一喊,居然幸运地找到了边边上的一张座椅。

场子就是很普通的多功能放映厅,天花板很低,投影幕不大,空调很热,然而这些并不影响观影的心情——尤其是对比电影资料馆冰冷的多功能厅。灯光暗下,想起前年年底在日本大使馆新闻文化中心看盐田明彦,那个厅更小,人更少,一边还听得放映机转动的声音。电影平平淡淡,看完却是心情大好。

如同《黄昏清兵卫》开场的短促尺八,配乐的富田勋再次用上了单乐器(笛子?),由此定下了一个略带感伤的调子,后来往复出现,抒情且煽情。《学校》时,渥美清只能再拍一两年的《寅次郎故事》,松竹以及山田洋次好像意识到了危机的到来(片头打的是松竹100周年),试图重启一个系列(西田敏行和渥美清有神似之处)。不料只是拍到2000年的第四集,《学校》也就暂告段落了。那之后就是广为流传的时代剧三部曲,引发了藤泽周平热潮。如今,《母亲》、《弟弟》之后,赶拍《东京家族》的山田洋次试图再造一个”家族三部曲“(电影人三部曲或者其他),追赶时间,不愿退出几十年的长跑竞逐。

但可能是由于通俗剧的常年累月限制,可能是谐星和喜剧演员的约定俗成,总而言之,很长一段时间,山田洋次好像被框在那里了。好在进入新千年,突然又焕发了光辉(《黄昏清兵卫》的效应)。然而就是这样的导演,他伴随了几代人一路走来。就像一直到今天,即便我不怎么喜欢《弟弟》,身边却有一堆人尽力热捧。

学校》有说老师,说得更多的是学生。有老有少,有失足少女有中国籍男子。几个人物,几段故事,交叉开来,最后落到了一个缺席的人和一张明信片上。中间去看海的一段,想起了好多90年代的日影片段。沙子堆起的小山,海水一遍遍冲刷,终于消失。不知怎么,那时起了一阵伤感。快到结尾,众人的追忆思绪有如窗外大雪,洋洋洒洒。电影在好几个地方好像都可以结束了,然而还是等到出了一行说明字幕,关于日本的夜校和义务教育,它才真的结束了。

有笑,说奈良、优秀的日本人血液和伟大的中国人血液。有泪,突然的吻、告别东京回到山形老家。什么是幸福,电影说,人要学习,才能知道幸福何在。我想,看这样的电影,应该也是一种幸福。


------------------------

附: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5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