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晚安。

陈暖暖很温暖~ 2011-02-26 06:16:39
二零一一年 一月二十五日
最近觉得在公车上的时候格外软弱敏感。非常多的情绪倾泻下来。

看着比蹩脚电视剧更加狗血的剧情一天天发生在我身上。

看《大逃杀》的时候觉得格外残酷。
那一群还没成长的孩子却在现实的逼迫下几天内不得不蜕变成社会人。
原始的带着野性的却也是当下这个时代的血液在他们身上流淌。
北野武给了一个温情的结局但事实上那样软弱地倚靠着爱和希望、信任着一些词语。
其实我们都知道,并不见得那么可能。

所以《黑暗侵袭》那撕裂了假想的渴望而黑暗照进现实的颤抖让我第一次无法从情绪上寻求感想
而是像一个动物一样身体原始性有了抵制的对抗。

这个世界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苦难。
所以我一点也不抱怨。

二零一零年的最后一个月,我失去了太多。
一个人最初的需要和最终的信仰。
以此交换的,是一些在我身上真正烙印下的经历。
担当和责任。所谓的选择和放弃。
我变得忍让。接受。说是对生活的逆来顺受也好。

二零一一年 一月三十日
过着这样独立生活的我。过着这样没有情感交流与信念支持的我。
面对这样突然的瓦解依旧痛苦到不能自制。

沉浸在电影和资讯消息中。对周围的一切开始生理性迟钝。
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把最少的关注投向自己。

我不想像过去那样。那些曾经我以为死在身上的情绪。我不想它们回来。

有时候不能说是没有冲动的。

做一些事情。像药物缓解头痛一般。

——以上,寒假随手记录在手机上的片段而已。

有时候生活,是无法给你选择的权利的。
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家庭。相貌。才华。没有办法选择自己遇见的人。
我想人最大的成熟,大概就是认清自己的不重要。
太平凡了。有时候想想,心里酸楚得难以掩饰那份脆弱的骄傲。

幼年的时候,灵活。聪明。狡黠。永远是大人们夸赞的对象。
少年的时候,自以为有满腹的才华,意气风发,写下的每一个字句都仿佛有其自己的秉性。骄傲。以及些许可爱的浮夸。
直到时间慢慢流逝,才发现,曾经自以为是的独一无二其实不过世界对你的最大嘲笑而已。
这是我的生活,也是你是他是她。
是我们的生活。

我记得夜夜心惊胆颤难以安眠的黑暗。这一个多月没有一天醒来觉得踏实安全。
我没有人可以哭没有人可以倾诉。

紧邻墙围的正是永无倦意的大海。正是它那迟缓、外露的喧哗带来了死亡。
——玛格丽特。杜拉斯《乌发碧眼》

现在听的是Gary jules的《Mad world》。
突然想起来,有些人已经离开太久了。
假期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家。聚会或者一个人玩耍。
糖小糖。章鱼。水母。SPP。十多年未见的青梅竹马小盆友。贝贝。七七。娇娇。吴凝。
和章和带着相机溜达了一圈温州仅剩的老城区。
剩下的更多更多的人。却是失去联系的。
想起来不免有些不是滋味。
感情这种东西,说穿了,也就是那样蹩脚的存在罢了。

现在是早晨五点五十三分。
我想如果不是彻夜未眠,我不会知道原来茶山的清晨是有鸟在窗外欢叫。
空气凉薄。很容易回想起年幼时候那些一个人寂寂无聊的落寞时光。

我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一路成长,该是有多寂寞。

大概人都是容易寂寞的吧。

我记得《老男孩》里说,孤独的时候会看到蚂蚁。

我已经无法再继续了。
现在是晨。六点零九分。
只当作是通宵消遣的只言片语吧。

天快要亮了,那么亲爱的,晚安。
陈暖暖很温暖~
作者陈暖暖很温暖~
25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46 条

添加回应

陈暖暖很温暖~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