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 Anderson采访黑天鹅剪辑师

汽车大师 2011-02-17 15:59:00



剪辑师Andy Weisblum靠《黑天鹅》头一回拿到了奥斯卡提名
此君早年做过特效剪辑师,也为德帕尔马做过助理剪辑
正是与达伦在《Foutain》特效剪辑的愉快合作经历,让他一跃成了达伦此后两部电影的剪辑师
在此期间,还剪了维斯安德森最近那两部电影——大吉岭+狐狸先生

颁奖礼来临之际,Fox searchlight找来安德森给Weisblum做了次skype专访,话题并非局限于《黑天鹅》,有趣的地方真不少,顺手摘几个:

——达伦和诺兰真是一时瑜亮,连对胶片的嗜好都有相似之处:
《黑天鹅》摄影主体用了16mm胶片,除了便捷、省时的考量,导演对胶片颗粒的嗜好也是一大动因,为此干脆把数码拍的地铁戏用后制手段加了颗粒,和诸大片厂蓝光制作的DNR倾向来了个正相反

——安德森年轻时读到说《搜索者》演了四十分钟才有了第一个特写镜头,结果后来自己拍片也是特写使用慎之又慎,对此颇感遗憾;Weisblum回他说,你电影里的全景使用可不是普通概念的coverage,那是你招牌式的叙事工具


——最好的在最后,Weisblum说到剪辑就是种重写,安德森回了个《瓶装火箭》的例子

Wes Anderson:
“我还记得拍《Bottle Rocket》的一个例子。你说演员有时会作错误诠释,导致所得与设想相异。但即使是在剪辑或看样片时偶尔也会有意外所得。
记得拍《Bottle Rocket》时,有一回Luke或Lumi Cavazos忘词了,要么就是抢台词了,突然间二人变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当时就顿住了。他们互相凝望了一会,然后Lumi走出了镜头。这一刻很美妙,我把它保留下来,可最后还是出于节奏考量删除了。
我把电影放给一位朋友看。我说,“看得出来哪里剪过了吗?” 他回答道,“看出来了,你把他们坠入爱河那一刻给剪了。”这就是那一刻所发生的,他们就此陷入爱河。”
汽车大师
作者汽车大师
781日记 65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添加回应

汽车大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