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命”

2011-02-09 18:56:16

子曰:“五十而知天命!” 身为个演员,若让我处理知天命这台词,那我一定反反复复纠结很久,人话好说,吐几个音,动动舌头就成,不错!做一个平庸的演员确实只需说明白字面意思就好,然而要做一个负责任的演员就需要把其中的内涵阐释清楚,比如知天命这句话,就包含了非常复杂的甚至相互矛盾的意思。 据记载,夫子说这话时六十八岁,正好是他老人家结束了十四载的周游之行,回到久违了的鲁国那一年,正是在这一年中他感慨道:“吾五十而知天命。” 既然是多年以后感慨的,那么探究因果的话,得就不能拘泥于五十这个数字,确切的应该锁定在五十岁上下,那么在这一段时间里夫子都经历了什么呢? 时光逆转,回到公元前五百多年,那时候的夫子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作为鲁国著名的学者,慕名求教的人越来越多,于公元前五O一年也就是鲁定公九年,出任鲁国中都邑宰,翌年晋升司空,同年又被推举为大司寇。这一年夫子五十二岁,这正是春风得意可以一展宏图的时机,可好景不长由于受到恶势力排挤,于鲁定公十三年,夫子不但官儿丢了,人也被驱逐出鲁国,这可以说是天大的打击,一般人的话,官做到那么高的位置,突然被革职,还被驱逐出国,自杀都有可能,可是夫子他老人家却在这时做出了一个影响了他一生,同时也影响了中国几千年的决定。“走!我们挽救天下去。”从此传说中的周游列国便拉开序幕。 后有学者非常喜欢研究天命这个问题,如董仲舒,就说天命即为天的命令,说夫子他老人家终于明白老天让他做啥了,因为老天让他挽救世人所以他就照着做,结果就去周游了。 还有一部分不知道背景的人总认为知天命就是受到打击,明白天意不可违了,其中充满了消极情绪。 支持前面观点的人总是瞧不起后一种观点,认为如果夫子充满消极情绪,懂得天意不可违那么他何来力量又决定用周游去挽救世人呢?而后一种观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因为孔子在鲁国确确实实遭受了重大打击。 而我主张的观点是兼而有之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们可以跳出这个圈子去考虑,古人的智慧只是文字,需要我们后人赋予其生命,我们应该用一个正常人的心态去体会孔子。 夫子最大的梦想是实现大同,他本想借助鲁国也就是自己的家乡来作大本营,从一点一滴开始,先改变鲁国的现状,然后做大,他想的确实挺好,然而现实却给他极大打击,他陷入了鲁国内部纷乱的政治斗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建筑的东西马上就被毁掉,好像刚有成效,却毁于一旦。不但官儿没了!连家都回不去了!咋一看好像是走投无路了。然而被逼到绝路上的夫子思路却迎来从未有过的清明。因为被驱逐,所以摆脱掉了政治无尽的烦乱,因为被驱逐出自己的小圈子,所以得以看见全天下了。这时候夫子的心胸一下子豁达了,这也让他无比兴奋!“走!何必纠结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子路子贡还有颜回,咱们闯天下去。” 这便是一个活生生人所应该有的心境,这便是人们常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就是否极泰来,因为他已经失去一切了,所以他反而就没什好怕的了,可以放手去做想做的。 试着想想我们生活中有多少梦没有实现,也不敢去实现,就因为我们太在乎眼前的东西,太害怕失去,所以不敢把眼光放出去。 一个人只有抛开了一切羁绊他才能看清自己的路。 这时的夫子应经不在乎成败了,他被天逼到绝路上,却又因此看到了自己真正的使命,决定无畏的走下去,我想这才是夫子知天命时所应该有的心境吧,夫子所说的知天命,既包含了,对天意弄人的感慨,与此同时也涵盖了接受天降大任的豪气吧。 在历史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司马迁被那个了之后才写了《史记》。 还有德国的歌德,他和哥们儿同时追求一个姑娘,结果谁也没追上,他哥们为此就自杀了,歌德痛苦极了放把菜刀在枕头底下,天天想砍死自己,结果自己没砍死倒写出部《少年维特的烦恼》轰动了世界,小说的男主角自杀了,一个崭新的歌德活了下来,《少年维特的烦恼》是他人生的第一部著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不能不提的还有《罪与罚》的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看他的经历就像电影一样,他被判了死刑,就在行刑那天,刀斧手已经抡起刀了,突然来了圣旨说大赦天下,托托这才保全了性命,从此也是一发不可收拾,《白痴》、《地下室手记》、《罪与罚》、《卡拉马佐夫氏兄弟》。 最有趣的要数卡夫卡,他基本的所的作品都以死亡告终,而且他本人经常要做自杀幻想,要不然就写不出东西来。 卡夫卡这种行为我把它命名为精神自杀,因为他是犹太人,并且生在二战前的德国所以压力巨大,再加上他父亲禁止他写作,所以他不得不以精神自杀的方式排解压力,只有当他幻想自己处于死亡状态的时候,他才可以无视所有的压力,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他在随笔里写道:当我写作时就沉入了一种死一样的睡眠里. 回头接着分析孔子,众所周知周游是以失败告终,夫子经过十四年的周游后重返鲁国,到了晚年他调侃道:“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夫子自以为失败了,然而他却低估了他的周游给世人带来的影响,其实他的思想已经传遍了中国每个角落,从此儒家思想越来越火一直烧到了今天,仿佛在冥冥中确有一股天的力量在推动着整个事情的发展,然而这样我们就能说夫子的一切辗转,一切决定与行动都是命中注定的吗?难道一切!甚至那些毁灭性的打击都只是上天安排的考验吗? 到底在这一系列故事中,是天占了主导地位还是夫子本人占了主导呢? 我认为这是个二律背反的问题,回答起来太费劲了,我累得不行了,以后再说吧。 总而言之我认为天命即我选择,虽然我的选择逃不出天命,然而起码我可以任意选择,成败与否交给天命就得了,反正我要走自己觉得有意义的路,并且要一心一意的走下去,因为死的那天,我起码可以对自己说:“也算没白走一遭吧。”

韧
作者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