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帮外传 之 银幕赌坊传奇

方聿南 2011-01-21 21:53:00
猛龙帮规模宏大,成员众多,既有对释凡奉若神明,毕恭毕敬的忠实信徒,也有一些是个性古怪,素不将释凡放在眼里的世外高人。但因为释凡求才若渴,又宅心仁厚,只要这些高人不当面忤逆他,他也就不与他们为难,安心将他们留在帮内,享受猛龙帮作为天下第一影评大帮的荣誉和各种福利。

这些高人中,有一位山东分舵的重要人物,名叫易名东邪。此人平日深居简出,身份神秘,据说入帮时,释凡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但他看片极多,在电影上的造诣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此神人,猛龙帮岂能不收。不过近日,易名却突然抛头露面开始活跃起来,他不但屡屡参加猛龙帮各项评奖、辩论议程,而且还开了一家娱乐场所,名为银幕赌坊,因为平日仰慕他的人极多,因而赌坊刚一开张,就门庭如市,生意极好。

但生意一兴隆,就会有奸人惦记,银幕赌坊开张没多久,就收到当地一个署名为映像帮的帮派的威胁。这个映像帮,是银河帮的一帮因作奸犯科不守帮规而被驱逐的弃徒所组成,连银河帮帮主公元1874也不承认这些人是他的手下。但映像帮在当地横行时,却屡屡仗着自己是“银河映像”的弟子而肆无忌惮,一般不了解香港电影的人,往往以为他们也是银河帮的人,只得任其鱼肉,苦不堪言。

本来这个映像帮的人,是万万不敢得罪猛龙帮的。但易名平日为人低调,而且桀骜不驯,从来都没提到自己是猛龙帮的人。映像帮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富豪土绅,于是有恃无恐,居然发来短信,指明某月某日要来收保护费,要易名提前把钱准备好。

易名心高气傲,从不把这些无名小卒放在眼里,每日还是照样经营他的赌坊,抽空看几个老片,乐得休闲,不知不觉,保护费的日子到了。

那天一大早,就有一个大汉手持利刃来到银幕赌坊门前叫骂道:“易名,老子是映像帮的,来收保护费了!”

易名前一晚通宵看了三部弗里茨•朗的电影,此时正在睡梦中。倒是赌坊的另一位负责人PEEEEE听到动静,去开了门,对来人拱一拱手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本赌坊还未开门。”

来人怒骂道:“X你老子的,我是韦家辉,映像帮的,来找你们堂主收保护费!赶快叫他滚出来!”

PEEEEE脸上变了颜色,道:“不好意思,我在香港住了二十几年,见过韦生好几次,你这满脸横肉的家伙哪里配用他的名!”

“韦家辉”泼皮似的叫嚣道:“去你爷爷的,少废话,赶紧拿钱来!否则老子先灭了你!”

PEEEEE曾是全港自由搏击三届冠军,哪惧这小混混,他挥拳正要打,手臂却被一个人抓住了。只听易名道:“P兄,何必动粗呢?来的都是客嘛!来来来,这位韦先生,进来说话。”

“韦家辉”见易名态度和蔼,只道他是欺软怕硬,就嘿嘿冷笑着踱进门。

易名和颜悦色道:“韦先生,招待不周,请见谅。本赌坊今日有大片放映,要不就给韦先生来个专场,以示歉意。”

“韦家辉”虽然是地痞流氓,但对于电影却也有几分热爱,他粗声道:“算你个易名还懂点规矩,老子喜欢看《指环王》这种史诗大片,你弄几部给老子开心开心!”

易名连声答应:“有的有的,韦先生请里面坐!”

待“韦家辉”坐定,易名立刻吩咐放映员拿出了他的珍藏合集之一“老牌狂人巨制”http://www.douban.com/note/122795993/,从头开始在大银幕上放映。

然后易名就悠闲的泡了一杯咖啡,回里屋去看霍克斯的老片了。

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放映员来报告易名:“堂主,那无赖勉强撑到《克里姆哈德的复仇》,就被大场面给猛的激动无比,心脏病突发挂掉了!”

易名微微一笑道:“唉,可惜了,临死都没看到我最欣赏的《宾虚》啊,把他拖出去吧!”

当晚,映像帮帮主得知出师不利,十分恼火,第二天又派了人前去挑衅。

第二天一早,又有人在银幕赌坊门前闹事,那人自称“罗守耀”,手持一根铁棍,见人就捅,搞得赌徒门都不敢进门。

易名还没出现,赌坊里另一个经理时间之葬只得出去摆平此事。时间之葬也是个直脾气,一出门就一个正蹬把“罗守耀”踢翻在地,棍子飞出一边,又骑到他头上狠狠揍了两拳,正要再打,又听到易名不徐不疾的声音:“哎呀老时,你怎么也怠慢起贵客来了!”

时间之葬只好把“罗守耀”扶了起来。易名给他掸掸身上的灰,赔笑道:“罗先生,多有得罪!小坊今天正在放片,罗先生可有兴趣一看?”

“罗守耀”知道自己不是时间之葬对手,本想开溜,但见易名如此和蔼,心中一想,定是易名识抬举,怕了自己映像帮的名头,于是牙一咬,装狠道:“老子不爱看你那劳什子的史诗片,人多看着烦!”

易名道:“罗先生误会了,今日小坊放的,乃是恐怖片。”

“罗守耀”心中大动,他自小喜欢看恐怖片,当年就是因为银河不拍恐怖片,才触犯帮规被逐出银河帮,于是他假意思索一番,当即道:“好吧,老子就卖你易名个面子,看两个恐怖片吧。”

易名忙招待“罗守耀”入座,又吩咐放映员开始放那一套“怪力乱神合集” http://www.douban.com/note/124728578/,然后自己优哉游哉的看安东尼曼的老片去了。

又过了几个时辰,放映员来报:“堂主,那人坚持看到《歌剧魅影》,就突然间一阵尖叫,然后就瘫倒在地挂了。”

易名颇有些失望:“这人连经典的《德古拉》都没看就死了,太可惜了,唉,把他拖出去吧。”

映像帮帮主盛怒,他这回长了脑子,派了两个人去收保护费,互相监督,免得又看片误了大事。

第三天早上,银幕赌坊门前就有两人来叫嚣,一人手持流星锤,自称“游乃海”,另一人挥舞狼牙棒,自称“游达志”,两人疯子一般乱砸乱打,路人纷纷躲避。

易名怕两人把他的大理石狮子头砸坏了,于是亲自出迎。二地痞一见易名,同时暴吼一身,把兵器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易名看似无意的伸出双手,轻轻松松的把流星锤和狼牙棒都接在了掌心,稍一用力,二人就站立不稳,向前跌了出去。易名一放手,将两人轻轻扶住,口中道:“两位游先生,当心啊,下雪地滑。”

二游脸上都十分挂不住,易名拱手道:“二位这么一大早就来给小坊捧场,易某真是感激不尽。既然来了,就参加一下小坊今日的主题投票吧,谁是你最讨厌的影评人!”

二人自知不敌易名,又见他态度谦和,不好推辞,只能各自进了小黑屋,投了一票。

易名突然道:“哈哈,二位,刚才有一事忘记相告,根据网友民意,决定公开此投票的后台记录,二位请看!”

二人大出意外,“游乃海”一看记录,顿时脸红脖子粗,一把揪住“游达志”衣领喝道:“你怎么能讨厌木卫二,木老师那么有才华,你凭什么鄙视他!”

“游达志”本来有点尴尬,但他回头看了一眼记录,霎时也勃然大怒,猛的掐着“游乃海”的脖子:“你,你居然敢投我最喜欢的艾小柯姐姐!我,我跟你拼了!”

两人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口,扭打在了一起,拳来脚往,直打得遍体淤青,鲜血四溅。

易名围观了一会儿,转身回了里屋,去看卡普拉的老片了。但是两人打架声很大,他一直看不进去,过了好久声音才慢慢小下去,又过了不知几个时辰,手下来报:“堂主,那两人真是经打,全身都打散了,最后就两颗活的心脏还互相跳来跳去碰了好久,最后同归于尽了。”

易名皱了皱眉头:“快点扫扫扔出去吧,地拖得干净点,别影响明天生意。”

当晚映像帮帮主怒火熊熊,一宿未眠,他决定亲自出战易名。

第四天,映像帮帮主“杜琪峰”一早就到了银幕赌坊门口,他一脚踢开大门,把来赌博的赌徒和管理人员都吓了一大跳,只见他左手一把反器材狙击枪,右手一把加特林机枪,胸口挂满了几十个手雷,背上还背着一支RPG,身后拖满了长长的子弹。

“易名!”“杜琪峰”仰天长啸,“你出来!”

这时,从里屋缓缓踱出一个人来,众人定睛一看,此人竟不是易名。

“杜琪峰”貌似是个近视,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看不清此人样貌。他放下左手的狙击枪,想伸手到怀里拿一副眼镜,但一不小心,把手雷的拉环拉掉了好几个,他手忙脚乱的把拉环一个个插回去,又好不容易把眼镜抽出来戴上了。

乍一看,此人的相貌十分眼熟,但“杜琪峰”一时想不起来,他又见此人胸前有一块姓名牌,就凑上前几步,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taoxinxu释凡”。

“我的妈呀!是释凡!”“杜琪峰”顿时吓得屎尿齐出,手上的枪也拿不住,摔了一地,他转身要跑,在自己的屎尿上滑了一跤,顿时身上的手雷,身后的子弹掉的掉,绕的绕,乱成了一团,他哪顾得了这些,连滚带爬就往门外摸去,一个纵身跃了出去,只留下几个手雷的拉环在他呆过的地方打转。

没过几秒,就听一声巨响,一团耀眼的火花在门外绽放。

众人都颇为惊讶,释凡这几日不是在美国参加金球奖典礼吗,何况他平时从不来银幕赌坊消遣,今天怎会如此凑巧?

只见“释凡”也不知怎么的动了一动,立刻就变成了易名的模样。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是马甲呀!可是易先生怎么会想到用马甲呢?”
 
易名淡淡笑了笑:“在猛龙帮混的,谁能不备几个马甲?要不被踢了咋办?”
方聿南
作者方聿南
133日记 30相册

全部回应 30 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添加回应

方聿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