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用“有色眼镜”批判《地海传说》的观点试着用“有色眼镜”辩护

亚壬 2011-01-03 18:16:18
寺嶋民哉, カルロス・ヌニェス  ゲド戦記・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寺嶋民哉, カルロス・ヌニェス ゲド戦記・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翻译:半子
来源:「ゲド戦記」と宮崎吾朗に対する色眼鏡越しの批判に色眼鏡越しで擁護してみる

前期公映已经结束了。宫崎吾朗导演的《地海战记》似乎也不出所料地有着很糟糕的评价。

我也看了这部电影。看了之后,要是说这部作品是他的父亲(宫崎骏)鞭策年迈之身努力做出的新作的话,“那不可能”这样断言的人会有多少人呢?(通常一部动画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观赏美学。)要是给这部电影打上“宫崎骏新作”的标签的话,现在对小吾朗恶语相向的人会占多少比例呢?虽然会一边想“这次的作品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啊”、“跟哈尔比这个好没意思哦”,但是相对地,批判也会减少很多的吧。“看吧,果然不行吧”,之所以会有这样残酷的评价,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大家都只是说,却很少有人能够亲自到电影院去看。实际上,小观一下有关电影的口头评价什么的,“虽然很担心,还是可以的”也有很多这样的评论。近年来,没有一部作品会比《地海战记》更被人用有色眼镜
寺嶋民哉, カルロス・ヌニェス  ゲド戦記・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寺嶋民哉, カルロス・ヌニェス ゲド戦記・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翻译:半子
来源:「ゲド戦記」と宮崎吾朗に対する色眼鏡越しの批判に色眼鏡越しで擁護してみる

前期公映已经结束了。宫崎吾朗导演的《地海战记》似乎也不出所料地有着很糟糕的评价。

我也看了这部电影。看了之后,要是说这部作品是他的父亲(宫崎骏)鞭策年迈之身努力做出的新作的话,“那不可能”这样断言的人会有多少人呢?(通常一部动画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观赏美学。)要是给这部电影打上“宫崎骏新作”的标签的话,现在对小吾朗恶语相向的人会占多少比例呢?虽然会一边想“这次的作品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啊”、“跟哈尔比这个好没意思哦”,但是相对地,批判也会减少很多的吧。“看吧,果然不行吧”,之所以会有这样残酷的评价,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大家都只是说,却很少有人能够亲自到电影院去看。实际上,小观一下有关电影的口头评价什么的,“虽然很担心,还是可以的”也有很多这样的评论。近年来,没有一部作品会比《地海战记》更被人用有色眼镜来看待吧。连像我这样有点无情的人,对他在这样的状况下仍能好好地继承他父亲的事业而钦佩不已。

在演艺圈和体育界也存在着子承父业的现象。说到历史上伟人的二代,那就拿长岛一茂和加藤和也(美空云雀)来说吧。只是,一茂作为棒球选手活跃的时候,他的父亲茂雄就已经退役了。因为加藤和也小姐和父母的从事的稍有不同,而且她又是女的,再加上云雀小姐又已经去世了。所以两个人都没有被旁人拿来和父母比较。但是反观吾郎的状况,其父宫崎骏仍然在动画界活跃着,而且吉卜力最近的佳作《哈尔的移动城堡》又是宫崎骏的作品。所以就造成了被旁人拿来和父亲比较的状况。而且《千与千寻》又曾经是在日本票房第一的作品,获奥斯卡奖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换做普通人早就逃跑了。无论做出什么都肯定会被说成是破烂儿的吧。

戴有色眼镜来看这部作品的人,有以下几种类型:
•对大部分作品暂且采取否定态度的装腔作势幼儿无知派
•不能摆脱吉卜力以前的作品更好这种先入之见的怀古派
•抱有不可能做出忠实原作的动画这种成见的原作至上派
•只因为是宫崎的儿子就带有厌恶感的余荫否定派

他是处在一个宽容的氛围中么?不论是从核心的动漫迷,还是原作迷,还是吉卜力粉丝来看,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但是《地海战记》的导演靠着不同常人的精神力量制作着电影。但是涉入媒体的吾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惊讶而是表现地很平静。“这样忍气吞声不要紧吧?”这样地询问倒显得这边相当的担心。(笑)在上MBS的系列节目《ちちんぷいぷい》的时候,吾郎说小的时候必须得看父亲的《阿尔卑斯山的少女》,虽然被强制看了《阿尔卑斯山的少女》,但是他说他其实非常想看竞争节目《宇宙战舰大和号》,然后我就在想“这是非常有才?还是天然的?到底是哪种呢?”至少,能忍受“他是宫崎骏儿子”这种好奇的眼光的人只有他一个吧。

接着,杉浦孝昭则说是“垃圾一样的作品”,结果这种观点到处被采用。杉浦的“垃圾一样的作品”只是很无聊的意思,这是对于“满足满足、大满足的电影”杉浦的固定台词。并不是初次使用的短语。虽然感觉在网上默认了一种“杉浦的电影评论信不得”的说法,但却独独在这个时候,这句话被大肆采用,即便如此,也看到了很多“反对不分青红皂白”就随意批判《地海战记》的评论。

再而,就是关于演唱主题曲《瑟鲁之歌》的歌手,也就是在剧中演瑟鲁一角的手岛葵配音的配很糟糕的一些意见。我一点儿都不认为她唱的很差。不要跟管原文太先生和田中裕子小姐在《千与千寻》和《幽灵公主》中的表演相比较,我想手岛葵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当然这里面也有演技指导的原因。(因为骏的演技指导非常的细)相比较演技来说首先更重视声质和氛围,这在吉卜力的角色分配经常出现。吉卜力老粉丝们对《龙猫》中父亲(系井重里)的配音赞不绝口,哎,配的好?不是已经听习惯了的现在,而是最开始听到的时候。虽然不是配得不是那么上手,难道不觉得有氛围吗?既有华丽的声线却没技术的人,也有有技术但是声线却不华丽的人。不是只有吉卜力才有这种情况,把前者放在主要位置上,用后者加强边防,在电影和电视剧里也常有这种事。至少我认为跟《幽灵公主》的珊(石田百合子)相比,手岛葵配的瑟鲁要强过100倍。

然后是关于动画的主体内容。动画存在着说明不足和说明过多的两个极端部分,是作品整体把握不平衡的一个不可否定的事实。纵观迄今为止吉卜力的作品,比如说对于《幽灵公主》的评价:“不知道怎么回事,美轮配的犬神莫娜有着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再比如《哈尔的移动城堡》的评价:“不知怎的,感觉马鲁克特别的可爱 。”不能只以“不知为什么”为借口就让它结束。不管怎么样也要留有退路不是,但是这次却连退路都没有留。所以才会不断出现很多“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不用啰啰嗦嗦地解释了,大家都明白的。”这样任性地说,“这个要提前说嘛!”这样话多的人,只要大家互相稍稍让步,说不定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只是我没有那么无聊。在承受着巨大压力情况下,做成这样就足够了。

要是一个老牌的公司的年轻社长各种推敲企划,又把其他的事交给剩下的董事,紧接着这些事就渐渐消弭了,类似的情况也经常听闻。说到吉卜力,它是一个精益求精但完全感受不到朝气的公司(“《幽灵公主》就是这样诞生”看到这句话想到的),对于这次吾郎来做导演的事也是调整公司内部合作体制的一种万全之策吧。在此基础上来举一些难点,要是老人给出一些经验之谈, 应该可以修正再做出来的。也就是说,上面的这些成了《地海战记》要背负的重担。不知道是否会出描写宫崎吾朗制作过程的纪录片。会被说成很有趣么, 果然感觉有点儿微妙呢。

认清自己的实力,然后,对现在的自己所作出仅有的东西给一些不夸张的评价有什么不好的。

糟了,我可是完全没有要拥护的意思(笑)

雁屋 哲, 花咲 アキラ  美味しんぼ
雁屋 哲, 花咲 アキラ 美味しんぼ
雁屋 哲 和 花咲 アキラ 有一本漫画叫做《美味进步》,这书里面有一段名为“二代目之腕”的小故事。主人公是一位继承了一家老牌天妇罗店的店主,尽管他和已逝的先代有着同等级的能力,但是为什么还是门可罗雀呢。材料好,技术应该也不逊的说,但正相反那些常客却异口同声地说“快点赶上你先代吧!”,他们说完这些就回去了。山岗给烦恼着店主一些建议;“光有和上辈一样的水平是不能满足客人的。要是做不出超越前人的东西,即使一点点也可以的,大家仍然难以摆脱‘果然还是上辈做的最棒’的观点。”于是店主就试着把原来用成品做的配菜味噌换成了自家制的东西,拿给常客吃。刚一把改变的东西给他们吃,他们就表扬道:“技术进步了嘛。”终于常客也发现第二代确实是有能力的。

看了那些给宫崎吾朗导演毫无理由的批判后,就想起这个小故事了。小吾朗没有必要向你的父亲靠齐,小吾郎你只要增加自己的卖点就好了吧,哪怕只有一个。

当然了,《美味进步》和电影完全没有关系。(笑)

写在后面的话:对于《地海传说》,喜欢吉卜力的人都是纠结的。我也一样。大概就是这样一直抱着厌恶的情绪,时间转到了2011年:《来自虞美人之坡》消息公开,吾朗再次接手导演一职。看到这个新闻大家有些哗然,最后变成一阵骚动。“这家伙还有脸再回来?”总结起来大致就是这种感觉。对于吾朗能力的质疑再次被提到了前面。然而我现在却觉得,作为彻头彻尾的新人导演,吾朗的表现已经称得上可圈可点,而这一两年来我一直在做吉卜力的新闻,从各个地方都能感受到吾朗力图振作的决心。而这一次宫崎骏也给了吾朗“如果第二次还不行就不要再做了”的最后通牒。吾朗最后能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一次吾朗一定能够给大多数人都一个满意的结果。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其实我很清楚,因为我大概就有这样一段不堪回首的创作阶段,而吾朗的处女作表现的实在是比我好多了,而且渐渐地我也能感受到吾朗灌注在《地海传说》这部不太妙的作品里焦躁和期待的心情。
展开查看全文
亚壬
作者亚壬
22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亚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