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卡夫卡》中无数的隐喻

Arche 2010-12-31 21:08:44
《海边的卡夫卡》自认为最喜欢的一本书,无数的metaphor,无数的Irony,无数的似是而非和似非而是

 

Metaphor

序P1

然而他们的身体正以迅猛的速度趋向成熟,他们的精神在无边的荒野中摸索自由、困惑和犹豫。我正想把这种摇摆、蜕变的灵魂细致入微地描绘在fiction(小说)这一容器中,借此展现一个人的精神究竟在怎样的一个故事性中聚敛成形、有怎样的波涛将其冲往怎样的地带。这是我想写的一点

P3

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叫乌鸦的少年对我这样诉说。

  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你变换脚步力图避开它,不料沙尘暴就像配合你似的同样变换脚步。你再次变换脚步,沙尘暴也变换脚步——如此无数次周而复始,恰如黎明前同死神一起跳的不吉利的舞。这是因为,沙尘暴不是来自远处什么地方的两不相关的什么。就是说,那家伙是你本身,是你本身中的什么。所以你能做的,不外乎乖乖地径直跨入那片沙尘暴之中,紧紧捂住眼睛耳朵以免沙尘进入,一步一步从中穿过。那里面大概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方向,有时甚至没有时间,唯有碎骨一样细细白白的沙尘在高空盘旋——就想象那样的沙尘暴。

  我想象那样的沙尘暴。白色的龙卷风浑如粗硕的缆绳直挺挺拔地而起,向高空伸展。我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耳朵,以免细沙进入身体。沙尘暴朝我这边步步逼近,我可以间接感受到风压。它即将把我吞噬。

  稍顷,叫乌鸦的少年把手轻轻放在我肩上。沙尘暴立即消失。而我仍闭目合眼。

  “这往下你必须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不管怎么样。因为除此之外这世界上没有你赖以存活之路,为此你自己一定要理解真正的顽强是怎么回事。”

  我默然。真想在肩上的少年手感中缓缓沉入睡眠。小鸟若有若无的振翅声传来耳畔。

  “往下你将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叫乌鸦的少年在即将睡过去的我的耳边静静地重复一遍,就像用深蓝色的字迹刺青一般地写进我的心。

  当然,实际上你会从中穿过,穿过猛烈的沙尘暴,穿过形而上的、象征性的沙尘暴。但是,它既是形而上的、象征性的,同时又将如千万把剃须刀锋利地割裂你的血肉之躯。不知有多少人曾在那里流血,你本身也会流血。温暖的鲜红的血。你将双手接血。那既是你的血,又是别人的血。

  而沙尘暴偃旗息鼓之时,你恐怕还不能完全明白自己是如何从中穿过而得以逃生的,甚至它是否已经远去你大概都无从判断。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是的,这就是所谓沙尘暴的含义。

 

p166

“起反驳性,”大岛再次想起似的说,“最初见你时我就感觉到了,你一方面强烈追求什么,一方面又极力回避它。你身上有着叫人这么认为的地方。”

 

p214

人不是因其缺点、而是因其优点而被拖入更大的悲剧之中的。

“在某种情况下,”大岛说,“某种情况下无可救赎。不过irony使人变深变大,而这成为通往更高境界的救赎的入口,在那里可以找出普遍的希望。惟其如此,希腊悲剧至今仍被许多人阅读,成为艺术的一个原型。再重复一遍:世界万物都是metaphor。不是任何人都实际杀父奸母。对吧?就是说,我们是通过metaphor这个装置接受irony,加深扩大自己。”

 

p245

《海边的卡夫卡》

你在世界边缘的时候

我在死去的火山口

站在门后边的

是失去文字的话语

 

睡着时月光照在门后

空中掉下的小鱼

窗外的士兵们

把一颗心绷紧

 

(副歌)

海边椅子上坐着的卡夫卡

想着驱动世界的钟摆

当心扉关闭的时候

无处可去的斯芬克斯

把身影化为利剑

穿刺你的梦

 

溺水少女的手指

探摸入口的石头

张开蓝色的裙裾

注视海边的卡夫卡

 

p248

而卡夫卡这个名字——我推测佐伯是将画中少年身上漾出的无可破译的孤独作为同卡夫卡的小说世界有联系之物而加以把握的。惟其如此,她才将少年称为“海边的卡夫卡”,一个彷徨在扑朔迷离的海边的孤零零的魂灵。想必这就是卡夫卡一词的寓意所在。

 

p290

如果将外壳和本质颠倒过来考虑(即视外科为本质,视本质为外壳),那么我们的存在意义说不定会变得容易理解一些。

 

p322

“《海边的卡夫卡》的过渡和音。”

“那两个和音,我是在远方的一个旧房间里找到的,当时那个房间的门开着。”她沉静地说,“很远很远的远方的房间。”



p345

“较之把自由本身搞到手,把自由的象征搞到手恐怕更为幸福。”

 

p387

“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总是与另一个世界为邻。你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踏入其中,也可以平安无事地返回,只要多加小心。可是一旦越过某个地点,就休想重新回来。

 

p423

那大约是错觉,错觉越想就膨胀得越厉害,越想就形状越具体,很快会不再是错觉了。

 

p426

“记住,哪里也不存在旨在结束战争的战争。”

 

P427

“是的,你必须做的大约是克服你心中的恐怖和愤怒。”叫乌鸦的少年说,“引来光明,,融化你那颗心的冰冻部分。这才算真正变得顽强。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有几光年之遥,如倒看望远镜,无论手伸出多远都无法触及他们。

 

p430

“回忆会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同时又从内侧剧烈切割你的身体。”

 

p431

“是的,”佐伯说,“正是那样。无论怀抱着它生活有多么痛苦,我也——只要我活着——不想放弃那个记忆,那是我活下来的唯一意义和证明。”

 

p433

“是的,正是那样,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而写完的东西、写后所出现的形式却无任何意义。”

 

p451

同死法相比,活法也许并不那么重要。话虽这么说,但决定一个人的死法的,应该还是活法。

 

p476

limbo是横在生死之间的分界点,使冷清清幽暗暗的地方,而我现在就在那里。

 

p484

“记忆就那么重要?”我问起别的来。

“要看情况。”她轻轻闭起眼睛,“在某些情况下它比什么都重要。”

她点头:“因为你在那里。而且我坐在旁边看你。很久很久以前,在海边,天上漂浮着雪白雪白的云絮,季节总是夏季。”

 

P485

我是知晓答案,但无论使我还是她都不能把它诉诸语言。倘若诉诸语言,答案必定失去意义。

 

p488

我家在空白与空白之间,分不出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甚至自己希求什么都浑浑噩噩。我独自站在呼啸而来的沙尘暴中,自己伸出的指尖都已看不见。我哪里也去不成,碎骨般的白沙将我重重包围。

 

p504

“因为即使想说也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那里的东西,因为真正的答案是不能诉诸语言的。”

 

p510

“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电话铃停止后他说道,“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无法挽回的感情。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但我们的脑袋里——我想应该是脑袋里——有一个将这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肯定是类似图书馆书架的房间。而我们为了解自己的心的正确状态,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用的检索卡。也需要清扫、换空气、给花瓶换水。换言之,你势必永远活在你自身的图书馆里。”

 

P511

“佐伯女士在这里写什么了呢?”我问。

“不知道她在这里写了什么。”大岛说,“但有一点可以断言,她是心里深藏着各种各样的秘密离开这个世界的。”

深藏着各种各样的假说,我在心里补充一句。

 

P514

“你做了正确的事情。”叫乌鸦的少年说,“你做了最为正确的事情。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得你那么好。毕竟你是现实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可是我还没弄明白活着的意义。”我说。

“看画,”他说,“听风的声音。”

我点头。

“这你能办到。”

我点头。

“最好先睡一觉。”叫乌鸦的少年说,“一觉醒来时,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

  不久,你睡了。一觉醒来时,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

 

 

 

 

ps:elsiey用心打出来的,像是再看了一遍小说,很值~~啊!算是给自己07年的礼物。。。。

20:52:07 2007年1月2日


pss:2010.12.31 年底终于把这篇翻出来了,几年过去了,依旧最爱。
 
Arche
作者Arche
35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Arch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