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读书记

maggie 2010-12-30 11:02:31
2010,似乎不用总结,主题唯一,生娃儿,忙碌而幸福着。
娱乐生活全面暂停,一年,看了一次电影,去了一次首都剧场,一次国家大剧院,一次京剧院,一次保利展览,除了过年回家,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玉渊潭和朝阳公园……
不过也是拜娃儿所赐,灭绝了一切辐射之后,只能看书啦,终于算是突破了工作以后年度读书的极限,看了整整100本,尽管都是小说凑数,也能够让我开贴总结总结了。

本年度新爱上的作家有两个,一个斯蒂芬·茨威格,一个蒋勋,好像都已经写过。

茨威格的书读了四本,《心灵的焦灼》、《永不安宁的心》、《人类的群星闪耀时》、《昨日的世界》,前三本是小说,后一本相当推荐,历史性自传,对于政治、历史、人性和民族精神的描写,流亡生活的体会和对自己国家自己民族命运的感叹,是读任何一部简单的历史书籍都无法获得的震撼。

蒋勋,只读了两本,《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和《孤独六讲》,台湾人,很喜欢书里面透露出来的那种简单从容和淡定,能把复杂的事情用简单流畅的文字写出来,让大家都感兴趣,都看得懂是一种很伟大的本领,可惜现在的学术氛围弄得,往往是人们把简单的事情弄得超级复杂,长篇大论,空洞无味,装作学富五车,装的本领好学,真正的优雅却难以得到。不仅又想起两个同样喜欢的台湾人,蔡康永,白先勇。

新涉猎的作家也有几个,受老公影响,连续看了高阳的《胡雪岩》3部,《灯火楼台》3部,《红顶商人》1部,再加上一本《明朝的皇帝》,竟然成为我2010年度读的最多的一个作家。他的书,读着累,特别是这本《明朝的皇帝》,读着太辛苦,以至于那两本厚厚的《清朝的皇帝》,拿起来又放下,拿起来又放下,不知道明年有没有勇气去读完。不过写得好,对于我这样的读书当做消遣的人来说虽然有那么一些晦涩,可书是好书,好功力是好功力,不佩服不行。

也是受老公影响,看了三部王跃文的官场小说,《国画》、《梅次故事》和《西州月》,看《国画》的前半部还对王跃文挺有好感,后半部就逐渐失去了兴趣,到了《西州月》就基本是翻翻书走走过场了,写长篇就明显的显示出功力不足,要是再来个三四五六部就只能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了,就像是国内的某些个电影,最多只能有三十分钟的精彩,能力不足,拖沓来凑。

老公影响的还有李零,看了《花间一壶酒》和《去圣乃得真孔子》,不对我的胃口,看完到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新看的还有傅雷,买了n本傅雷的书,又是早闻傅雷的严谨,看着一个个大部头总是打不起兴趣,今年终于读了两本,《傅雷家书》和《傅雷传记五种》,《傅雷传记五种》就不多言了,大家都知道,倒是《傅雷家书》让我对傅雷的种种近乎变态的严谨终于有了直观的认识,傅聪还是不容易,我要是碰上这么一个凡事都要讲求一二三,凡事都要认真教育,凡事都要插手教育的老爹,不知道会不会早都叛逆到爪哇国去了,这样的严谨近乎木讷,适于做学问,适于翻译事业,不适于家庭,更不适于子女,做牛人的子女不容易啊。

陈丹青,也是垂涎已久,看了《纽约琐记》和《退步集》,看他的书很有意思,很敢说,有啥说啥,听说最近又出了本他写鲁迅的书,准备买来看看,他是越来越往不务正业的路上面去了,奇怪的是我,越不是正业,越觉得看得有趣的紧。

马未都,最近的三联上面每期都有介绍古董的文章,看着有趣,一直想去观复也没有机会,就连续读了他的《马未都说收藏 家具篇 》和《马未都说收藏·陶瓷篇》(上)(下),越发觉得搞古董的都是牛人,不说通古明今吧,也要对各个年代各个正史野史的知晓个八九不离十,学以致用,学着玩着,顺带着还大把大把的捞钱,好营生需要好本领。

外国的作家,新接触的居然只有一个,苏珊·桑塔格,文笔犀利的不像是女人,看着很过瘾,读起来很有力量,两本,《我,及其他》和《同时》。

原本就爱和推崇的作家,连续读的倒是不多,我偏爱的作家写的东西,基本没有欢快的格调,读完了一本,基本上都是一口长长的气憋在心间难以舒展,也因此被老公严加管制,据说不利于肚子里的娃儿性格的成长,现在娃儿出来了,终于又可以随心所欲的读了。

读得最多的依然是村上春树,五本,《1Q84 1》、《1Q84 2》,《奇鸟行状录》,都是大长篇,村上的最大长篇都在今年读了,果然是有足够的时间读书,还温习了两部旧作《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且听风吟》,一直是最喜欢的作家,作品却始终没有读全,很大的原因也在于觉得读村上,很容易进入一种难以名状的梦魇之中,读完之后很长时间缓不过来,一年之内还是少读几本为妙。如果还加上杰·鲁宾写的《倾听村上春树》,今年已经算是破纪录的多了,看的第一本评论当代作家的作品,很不错,看完之后很有种想把村上的作品从头至尾再读一遍的感觉,短篇也好,评论也好,随笔也好,一个也不放过。

其次是伊恩麦克尤恩,四本,《梦想家彼得》、《只爱陌生人》、《阿姆斯特丹》和《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除了《梦想家彼得》是写给成年人的童话,依旧保持伊恩那怪诞的想象力和人体错位梦游的传奇,不过轻松很多,其余三本,皆是他惯常的平淡无奇的开场,简单的故事,越深入越惊悚,越读越变态,人性一步步的扭曲,让人不断回视和拷问自己的人生态度和精神。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只读了两本,《说吧,记忆》和《眼睛》,都很赞,越来越喜欢纳博科夫的文字,又是一个因为国难的流亡作家,和茨威格一样,《说吧,记忆》也有相似之处,贵族小孩,快乐童年,青年游离,中年逃亡,不同的是,纳博科夫在异国找到了自己新的归宿,茨威格只有在抑郁中与妻子双双自杀。

去年相当推崇的保罗·奥斯特,今年只读了一部,《神谕之夜》,堪称我看过他的著作里面的No.1,他的书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一个又一个的梦境,转个街角,进入另一个梦境,一个套着一个,最后自己也分辨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

还有前两年十分热衷,这两年十分火爆的英伦作家,阿兰·德波顿,一度兴趣大增买了很多本他的书,又一度失去了兴趣,今年又多读了他的两本,《亲吻与诉说》和《爱情笔记》,《爱情笔记》很好看,《亲吻与诉说》却读不进去。读《爱情笔记》的时候,感觉写的很像某些时候的自己,人在某段感情中或者某件事情中,却总希望跳出来看自己,分析自己,理智与感情不断的纠结,纠结完很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怪胎。

国内的作家喜欢的少之又少,严歌苓能算一个,喜欢她的《第九个寡妇》和《小姨多鹤》,写的细腻,看的揪心,今年在书友的推荐下看了《无出路咖啡馆》和《雌性的草地》,小说还是小说,好看还是好看,却没有揪心的感觉了。

推荐的系列还有两个,一个是明报系列,看了《明报大家讲堂》、《明报·出入山河》和《茶酒共和国》,供稿的都是牛人,牛人就是写些身边的小景小物,小茶小酒也都能写出花儿来,越来越看读那个年代的那批人写的东西,很细腻,很真实,很耐人寻味。

还有一个误打误撞的湖南文艺出版社,年头中图打折的时候买了一套,读了三本,《菩萨凝视的岛屿》、《爱上诗娜》和《寻找松露的人》,都是相当棒的文字,每本都是个位数的价钱,相当超值,里面印象最深的,是《菩萨凝视的岛屿》,写斯里兰卡的政治阴谋与杀戮,在一段段冷酷犀利的描写中直逼人的心灵,相当推荐,顺便废话一句,后来看了三联推荐,才知道作者居然就是凭着《英国病人》得过“布克奖”的那位。

剩下的就是杂乱无章的有什么读什么啦,严格制定了每月买书的限额,书架上的书又多,随手拿随便读,太杂乱了,印象写起来也难,有空再补,没空的话,就这样吧。

跟风买的热销产品,很多都一直搁置,今年总算是有时间眷顾它们了:
《瓦尔登湖》 亨利・戴维・梭罗
《我的名字叫红》 奥尔罕·帕慕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插图全译本)》(全4册)
《十一种孤独》 理查德·耶茨
《搏击俱乐部》 查克·帕拉纽克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雷蒙德·卡佛
《世界是平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
《货币战争》 宋鸿兵
《激荡三十年》吴晓波
《山楂树之恋》 艾米

传记类也读的不少:
《歌德自传:诗与真》
《回忆录:泰戈尔回忆录》
《胡适杂忆》 唐德刚
《吴敬琏传》
《上帝之鞭:成吉思汗、耶律大石、阿提拉的征战帝国》 王族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 张宏杰
《画坛师友录》 黄苗子
《大艺术大散文大人生-智者的童话:丰子恺的漫画人生》 丰子恺
《闲话辜鸿铭-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 黄兴涛
《苏东坡传》 林语堂
《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 雷颐

国内其他
《丰饶的苦难:拉丁美洲笔记》 索飒
《汉字博物馆》 任德山,任犀然
《伪所罗门书》 木心
《老饕漫笔》 赵珩
《中国美术・明清至近代》 单国强
《联大八年》
《美,从茶杯开始》 汉宝德
《曾经风雅:文化名人的背影》 张昌华
《所谓草民》 谢声显
《中国大历史》 黄仁宇
《半生为人》 徐晓
《白先勇书话》 隐地 编著
《亲爱的安德烈》 龙应台
《镜中爹》 张至璋
《一面沿途漫步的镜子》 边芹
《浮生六记》 沈复
《东藏记、南渡记——野葫芦引》第一、二卷(全两卷) 宗璞
《张居正・火凤凰》 4册 熊召政
《围城》 钱钟书
《杨绛散文戏剧集》 杨绛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海岩
《永不瞑目: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悲剧》 海岩

国外其他
《格林威治子午线》让·艾什诺兹
《厨师的十日谈》 W・G沃特斯夫人
《女宾》 西蒙娜·德·波伏娃
《巴登夏日》 列昂尼德·茨普金
《阅读莎士比亚:永不谢幕的悲喜剧》
《我是猫》 夏目漱石
《面纱》 W.S.毛姆
《玛洛西的大石像》 亨利·米勒
《疯狂实验史》 施奈德
《空谷幽兰》 比尔·波特
maggie
作者maggie
86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magg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