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盗版成灾 拷贝制作流程现行业漏洞

品客 2010-12-22 22:44:19
《让子弹飞》盗版截图
《让子弹飞》盗版截图

盗版在中国从来不是新鲜事,但让业内人士焦虑的是,如今的盗版几乎赶得上“全球同步”,质量也直逼DVD,而令他们胆寒的,也不再是拿个小DV溜进影院偷拍的无名小卒,而是或许正潜藏产业某个环节的同行。网易娱乐与几位业内人士对话,初探中国盗版的真相。

网易娱乐12月22日报道 《让子弹飞》在16日上映后,四日票房直逼两亿;可跟随票房飘红而来的并不全是好消息:就在影片上映翌日,网络上便出现枪版下载;18日,网络上又出现6.4G的高清DVD版本,印着D9字样的盗版碟也流出市面。

“子弹”被盗事件一出,编剧宁财神在微薄上指斥“今年以来,所有国产大片,三天之内出高清数字盗版。也不求盗版断根,只求能把时间放宽到两三周......这事再不解决,中国电影就歇了。”影评人、制片人关雅荻也撰文《谁来“革”盗版的命》。盗版在中国从来不是新鲜事,但让业内人士焦虑的是,如今的盗版几乎赶得上“全球同步”,质量也直逼DVD,而令他们胆寒的,也不再是拿个小DV溜进影院偷拍的无名小卒,而是或许正潜藏产业某个环节的同行。网易娱乐与几位业内人士对话,初探中国盗版的真相。

《让子弹飞》盗版成灾

业内人士:光碟都是用飞机空
《让子弹飞》盗版截图
《让子弹飞》盗版截图

盗版在中国从来不是新鲜事,但让业内人士焦虑的是,如今的盗版几乎赶得上“全球同步”,质量也直逼DVD,而令他们胆寒的,也不再是拿个小DV溜进影院偷拍的无名小卒,而是或许正潜藏产业某个环节的同行。网易娱乐与几位业内人士对话,初探中国盗版的真相。

网易娱乐12月22日报道 《让子弹飞》在16日上映后,四日票房直逼两亿;可跟随票房飘红而来的并不全是好消息:就在影片上映翌日,网络上便出现枪版下载;18日,网络上又出现6.4G的高清DVD版本,印着D9字样的盗版碟也流出市面。

“子弹”被盗事件一出,编剧宁财神在微薄上指斥“今年以来,所有国产大片,三天之内出高清数字盗版。也不求盗版断根,只求能把时间放宽到两三周......这事再不解决,中国电影就歇了。”影评人、制片人关雅荻也撰文《谁来“革”盗版的命》。盗版在中国从来不是新鲜事,但让业内人士焦虑的是,如今的盗版几乎赶得上“全球同步”,质量也直逼DVD,而令他们胆寒的,也不再是拿个小DV溜进影院偷拍的无名小卒,而是或许正潜藏产业某个环节的同行。网易娱乐与几位业内人士对话,初探中国盗版的真相。

《让子弹飞》盗版成灾

业内人士:光碟都是用飞机空运的

《法制晚报》记者走访四惠东、定福庄、管庄等音像店发现已有高清版本的盗版DVD上架,每张仅卖9元。而在地铁站与影院附近的盗版光碟小贩处只要6元就能买到一张高清版。业内人士A先生也告诉记者,在北京三里屯的音像店,甚至可以买到普通话、粤语、英语三语的D9版,川话版在18日也能在网络上下载。

有网友把最早流传在网络的下载截图,画面质量清晰细腻,绝非翻拍版可比;业内人士B先生下载后看了一下,又表示“这个版本一看就不是胶片拷贝转数字的,应该是数字拷贝拖出来的,这样的技术非常方便。”

片方还在追查数字拷贝提前流出的源头,有知情人士也透露,《让子弹飞》的翻版行为是有严密组织、并具备一定规模的:“在全国400个销售点同时开始销售,而且这些盗版光碟都是坐着飞机运送的。”他也指,为盗版商提供片源方便的人极有可能就在北京北三环某家掌握胶片转数字技术的机构内。

盗版从何来?

一个拷贝只卖二十万 制作公司是源头嫌疑

B先生说的胶片转数字,就是通过胶转磁技术将胶片的图像和声音信息转换成数字信号,但这个程序复杂,借这个过程来制作盗版碟并不方便。他所了解的通过数字拷贝来进行盗版,“要么是破解数字拷贝的密钥,另一种是在放映过程中通过放映机传输数据出来。”A先生则表示“目前国内的数字拷贝有两种格式,给1.3K机用的和给2K机用的,2K的是好莱坞的片子,带密钥的,而国产片是1.3K和2K混着来,有1.3K数字放映机的原理上在放映时就能把数据导出来。”

数字拷贝从转制到发行、放映,经过的环节并不单一,有业内人士甚至称,在送审的过程里就能出问题。B先生解释了一下所谓的“送审”:“一种是内容审查,一种是技术审查;前一种是画面定鉴,声效和动画都是临时配的,这种是政审,过了就不能画面就不能再改;技术审就要看技术拷贝,曝光等是否符合影院的放映标准,一般是走个流程,除非成本低的通不过,这时候需要给电影局备份,片方提交数字带,但现在有个习惯就把拷贝给电影局,数字带应该早给的,但为了避免风险都尽可能压,像一些比较大的公司-如华谊和保利博纳,他们跟音像公司签了合约,约定一个时间就会提交,这个拷贝在哪个环节环节都有可能。”但他认为《让子弹飞》的盗版跟审查的流程关系不大,“没有任何记号像是送审版。”

曾跟盗版商打过交道的A先生则肯定《让子弹飞》的盗版是直接从数字母盘直接拷的,根据他的经验,“这是制作数字拷贝的公司某些环节的某些员工经手,公司不一定知道,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处理的。这不是一个体制性的事情,但可能就是有这么个小偷,我甚至怀疑今年连着几个大片的盗版都是这个人做的。”

宁财神编剧的《大笑江湖》成为了今年贺岁档第一拨遭此劫的国产电影,他在微薄上发帖称“一个盗版数字拷贝,二十万人民币,以后建议片方拿出五十万,给那个公司高管,算作买路钱,给电影腾两周时间出来,仁至义尽!”言语中悲愤,也绝望。A先生说:“二十万是大片的价,国产进口都一样,如果小片,几万块就可以了。”对为盗版商做内应的人来说“给你二十五万,我来破密钥,你不会来管我,钱揣我兜里谁也管不着我,国民的法律意识本来就很薄弱。”B先生如是说。

盗版何以难绝?

拷贝流通环节复杂 惩治手段过轻

对《唐山大地震》、《让子弹飞》之类的大片来说,二十五万相比票房看似九牛一毛,但对盗版商来说,这只是盈利的开始。即便连跟盗版商联系过的A先生也没法得知腐败的根在哪里,“基本就是没证据,查不出源头。”因为不能正本清源,业内甚至有“打点费”的潜规则,就职于某制片公司的C先生透露“一开始给关键人物就能有二、三十万,给影片让路上映一周;他们一开始出枪版,等出好了封套再来谈,算的钱比实际印费要高,等片方知道这个事(要出盗版)的情况下才联系,盗版商就不会让路,一张盗版碟的成本大概3块钱,他们知道利润额有多高。”B先生也对追查源头的可能性感到迷惘,“网络散播的速度太快,搞不清楚是从哪里出来。一开始是偷拍,一天之后就是数字版,追查不出来。任何一个环节,这个利益链条互相是什么关系。应该由第三方或政府部门来管这个,但至今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耳目一新的办法,以前某著名制片人还拿出上百万给一些影响比较大的盗版商,意思是,我知道是你们在做,你们能拿这笔钱,但给我们一段时间收票房。以前安乐发的片子干脆不发音像,从根源上消除盗版的可能,但现在数字电影比那时候更发达,安乐也避免不了被盗版数字拷贝。”

在B先生看来,除了因为盗版环节复杂、各个环节之间利益关系交错,法律惩治的力度不足也让反盗版事业一直难有旱地惊雷的表现:“片方还会给发出去的拷贝做记号,用比较山寨的方法,通过这样能追查出根源,比如某个影院。但维权成本怎么办?《叶问》去年打官司最后赔了几千元,这有什么意义?现在最严重的还不是碟片,而是网上下载,几天就有几万次下载。二三线城市会更大,主流城市看电影消费习惯已经形成了,但照样有偷的......有的制片公司都能锁定是主管部门内部泄露出来,如果是某家影院,找到院线能罚,有的不能罚怎么办?我们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然后呢’,抓到了坏人,纠结得厉害的怎么办?”他期望在盗版行为应“加大处罚力度,像韩国和美国。如果按刑事罪去判,就不会那么嚣张。”

作为只收编剧费的创作者,宁财神觉得自己跟票房关系不大,自称也看过不少盗版的他这次在微薄爆发,在采访中也有些耐不住火:“有的网友骂我傻*,说票价低点,大家就会进电影院;事实上大部分国产片都在家看了,如果再不查,会让大家形成习惯,‘只要是国产片马上就会有高清DVD版的’,大家就慢慢不进电影院,对行业是扼杀。”

中国导演与盗版pk的血泪史

张艺谋《英雄》投入2000万防盗版

作为张艺谋电影的投资人,张伟平也成为业内打击盗版的高手。1999年,张艺谋导演的《一个都不能少》为“希望工程”举办捐助专场,卖盗版影碟的小贩竟然明目张胆地站在影院对面吆喝叫卖。在2002年末《英雄》首映的时候,仅防范盗版一项,新画面影业公司就投入了2000万元。

当年新画面首创了看《英雄》需要“存包、过安检、核对身份证”,“反盗版专家”还会在中场巡视以及结束后的“地毯式”清理。为加强打击盗版力度,购买《英雄》版权的飞仕、伟佳两家音像公司投入400万元设立打击“英雄”盗版专项基金,重金悬赏打击盗版,并成立50人的防盗版小组。还有一位举报盗版的市民成为了反盗版英雄被大肆报道。

事后张艺谋说,“如果不严加防范,出现盗版,《英雄》的票房有可能要降低50%多。”

然而今年九月,张艺谋新片《山楂树之恋》上映不足一个礼拜,照旧没有逃脱盗版的厄运,只能说今年盗版实在太猖獗。

《大腕》“留尾巴”仍旧被盗版“黑”

网易娱乐记者在街头走访时,在北京华星影城门口也看到明目张胆贩卖盗版光碟的小贩。小贩告诉记者,《让子弹飞》盗版碟随便卖,没有来阻止,但她也说“只有华谊兄弟的电影不敢卖盗版盘,因为会有人来掀摊”。虽然未知这掀摊的力量是来自片方还是影院,华谊兄弟在反盗版上一直努力不懈。

"我盼望着出现'盗版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相信我们的政府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加大力度,打击盗版。"冯小刚接受采访时候曾经这样说。从《甲方乙方》开始冯小刚就发现有盗版了,以后每部片子都有盗版。而且都非常严重。至于"通过什么渠道盗版的",冯小刚曾表示, "各种渠道可能都有,具体我不太清楚,我要知道早就抓住他们了。""盗版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特别大,对每部电影的票房影响最少在一半以上。"

因为屡屡遭遇盗版,冯小刚也曾挖空心思来对付盗版。《大腕》刚刚上映时,冯小刚曾经献出两大高招。一是"留尾巴"。《大腕》进入后期制作,"主题工程"基本完成,冯小刚有意留下一个尾巴,空着一部分没有制作完,等到上映前几天,才把这最后的一道工序补上。这样就人为地给盗版商人增加了难度,也给正版影片赢得了时间;二是"拷贝随人走",在北京各影院轮番放映期间,拷贝完全被自己人掌握着,放映完毕立即拿走,尽最大可能减少中间环节,以免被盗版贼钻了空隙。

尽管做出如此严密的防范,《大腕》在不久之后还是被盗版商所"黑"。今年《唐山大地震》上映当天,网络就出现了清晰版的链接,真让人产生出一种哭笑不得的心态,而A先生也无奈预测:“《让子弹飞》现在的盗版碟已经接近蓝光的画质。《大地震》、《西风烈》、《赵氏孤儿》,都无一幸免。《非诚勿扰2》(影评)三天之内估计也要出高清盗版。”

《南京!南京!》截获一货车盗版碟

2009年4月22号《南京!南京!》在全国上映,而仅在上映的第5天,检查人员就已经发现盗版碟出现,并已经开始传播。陆川表示,当时通过中央电视台给版权局等相关部门进行汇报,获得了中央的文件对影片进行保护,并开始在全国进行严厉的执法。监察人员在进北京的高速公路上曾堵住了一辆卡车,并从车里查获了几十万张盗版光碟,从而把北京这个票房重镇守住了。而在其他城市,比如广州、上海等,政府也都进行了严格的执法。“所以说《南京!南京!》作为一部黑白的历史片,能取得一亿八千万的票房佳绩,跟政府在盗版方面的严格执法是分不开的。”陆川(博客)在采访中曾这样表示。

“本来电影市场就好像一块菜地,谁种的就应该谁收谁得。但是盗版使得种地者无法收获,因为成果被‘小偷’收走了。”200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期间,担任“反盗版形象大使”的陆川当时如此说道。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作者:阿花)
展开查看全文
品客
作者品客
177日记 10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品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