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主义者如我

夏博 2010-12-09 13:13:25
是的,我相信我是个犬儒主义者。一个从愤世嫉俗到对这个世界的种种丑恶照单全收的人,一个有点玩世不恭的人,终其原因,是因为我相信除了这样,我又能怎样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相信自己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但昨天,在上一门电影理论方面的课时,我意识到我的自我定位是有问题的。我不否认我喜欢用马克思的某些理论来分析这个资本(及权力)主宰的世界,我也不否认中国存在阶级分化乃至对立,甚至我也相信一个自为的工人阶级的形成将会使中国摆脱目前的状态。但到此我就能说我是马克思主义者吗,不,还远不是。如果说不乏马克思主义者对未来感到悲观,特别是对革命前景感到悲观的话,那我相信一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至少对待自己的生活是非常严肃的,无论他们多悲观,他们都不会放弃对这个世界的批判。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很佩服L老师和P老师,在跟他们的交谈中,他们也曾言及自己的悲观,但他们仍在行动着,而我早早就退出了他们的圈子,不是因为我不认可他们对待当今世界的方式,而在于我认为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于世无补的。我的悲观情绪影响到了我对待世界的方式,但他们没有,这又让我想起了以前L老师推荐的那本井上靖的《孔子》,而他自己身上正有孔子的那种精神,有孔子的那种天命观,这种天命观,在我最近读韦伯的《学术与政治》时再一次感受到了。每次我读到“所有历史经验都证明了一条真理:可能之事皆不可得,除非你执著地寻觅这个世界上的不可能之事”的时候,我总是很受触动,我也坚信,只有带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态度,我们才真正有可能做成一些看起来不可能之事。

    我相信马克思主义者没有错,也相信韦伯没有错,至少在对待自我和世界的关系上没有错。无论他们是如何认识世界的,他们都是试图对这个世界进行劳作,重要的不是他们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而是他们在对这个世界进行劳作的时候,他们改变了自我,实现了自我的“救赎”。因此,生活对他们来说,无论显得多么沉重,都是从来不乏意义的,从来都不是不值得付出的。而我呢,早就被无意义感所累,被价值相对主义及随之而来的虚无主义缠绕着,无论我现在看起来多么努力,我的内心早就被掏空了,韦伯曾说,处于现代性之下的“专家没有灵魂,纵欲者没有心肝”,我不是专家,也不是纵欲者,可我觉得自己没有灵魂与心肝的,是那种缺乏生命感的人。那不是一种好受的滋味,你得知道,当一个人几乎每天都早起却不知何为时,他比那些睡懒觉的人更可怜(这句话绝对不是说睡
懒觉者可怜,希望大家别误解),因为别人至少享受了生活。

    我想做一些改变,让所有如我那般的犬儒主义者都循着韦伯的这句话吧:“我们应当去做我们的工作,正确的去对待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天职方面的‘当下要求’。如果每个人都找到了握着他的生命之弦的守护神,并对之服从,这其实是平实而简单的”。无论等着我们的是“极地寒夜”,还是“夏日将临”。也让我们遵循福柯的教导吧,“努力把自己的生命当做一件艺术品来塑造”。我希望,当我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经做出了一些改变。曾有人说“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改变自我之旅”,希望那是真的。
夏博
作者夏博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夏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