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读书与投资

东海一粟 2010-12-06 23:14:23
        哈哈,前些时日与豆友东唠西嗑地议起买书,想起了一些书趣事儿。




买书·读书与投资之一 保值

 
    刚毕业那会儿,与斜对面宿友来往,见伊一部一部书往床头挪,还极力劝言我多买一些80年代1版1印铅印本——内容好(肯定不能有删减)、装帧精美、又是95品以上精装的,以为对我辈读书打工仔是绝好的投资筹码——可惜我一直找不着几本能够符合这标准的书,或者以为大部分80年代的书价值体现在阅读方面而缺少升值空间。

    买书也能升值?!

    朋友读书从不钻牛角尖,三年前噗见我床头搁了一本《谈艺录》,随手接过翻翻,连杀书头的时间都没舍得花,只瞧清楚了84年1版1印及关品相,事后一口气淘了10几本95品相的84年1版1印精装《谈艺录》搁满一小纸箱子,每本只要消费10多元。。。

    然后呢?。。。复本好玩么?

    然后呢?。。。眼瞅着这旧书也突突涨价。。。几年下来,朋友遇着这书依旧没一次手软过,有事没事上孔夫子收罗。。。现在略略能看得上眼的85品、馆藏的《谈艺录》,网上都敢开价上百。。。还真搞不懂朋友想干啥。。。旧书也坐庄啊。。。

    然后呢? 。。。朋友把这书当成贺岁的银铤压胜钱了。。。

    好吧!我也乐意边读书边发点小财。。。

    谁能推荐几本内容好、装帧精美、又是精装的,带彩色插图/雕版黑白的80年代1版1印书呢?

    感觉符合这类标准的,实在不多啊~~~在这方面,我真真眼力不济,书到用时方恨少,恳请各位大侠帮忙指点一二呢。。。

    直觉呢,好的旧书在通货膨胀下居然也保值!




买书·读书与投资之二 升值


    又忆得曾打算添置一点别致的小木器。。。书生意气萌发,买来《木鉴》《紫檀》《明式家具研究》,一头扎下去胡乱拜读个把月。。。又颤颤巍巍滴与木友合伙剖原料磨镇纸研究起材质色变。。。粗辨材质再收一、二笔筒。。。就这样一点点储备木活儿常识。。。
  
  有一次同好济济品茶,巧与兴隆伍先生偶遇,相聚甚欢,惠与小叶紫檀茶盘。席间一时应者寥寥。。。后,伍先生又上网惠让,应者依旧式微。。。咳咳,伍先生以制高仿黄花梨与紫檀什物出名,先期多以海外大买家买断搁几年后上大拍。。。海岩在帝都伊的展厅不断挑选黄花梨家具。。。茶盘小东西纯属打名气。。。紫檀大件小弟连想都不要想,偏偏这类小器皿极讨巧欢喜又可咬咬牙收下,遇此机遇我亦算有大收获。。。其余相聚者多金,迟迟不屑,咬耳朵说事。。。惟席间X兄喜读此类书籍远胜小弟,一口气匀下5只小叶紫檀茶盘。。。月余后俱在小店加转惠与好此物者。。。

    咳咳,这大约是读书价值的小案例勒。。。



  
  数年转眼飞逝,《谈艺录》《木鉴》《紫檀》《明式家具研究》尚在手边,中秋品茗之余扫视目睹,一边收发伍先生祝词短信,未免慨然。。。








附:转帖:《谈艺录》发行中的故事——“以金换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5c1220100ndng.html

        錢鍾書《談藝錄》新本「秘密」發行

    當今出版界,有一條似乎被公認的規律:印行學術著作,一定賠本;哪本書印數少、賠錢多、發行難,則其學術價值就愈高。出版者經常用這種虧損的賬目炫耀,證明「敝號造福社會施惠讀者」;著作者本人,也往往藉此自詡,謂之「曲高和寡」。但事實未必盡然。最近,北京中華書局出版錢鍾書三十五年前舊作《談藝錄》的改訂本,發行伊始,即吿供不應求,成了可望而不可得的暢銷書,書店方面被一個個讀者逼得無奈,只好採取「秘密」發行的方式。

    雖說新本《談藝錄》在六月初上市,但在北京書店的書架或橱窗裏,你是絕看不到它的踪影的。詢之店員,也僅能得到「沒有貨」的回答。從簡單的三個字,誰都無法猜出究竟是這本書已經售空呢,還是根本沒有货。

    在北京購物,歷來靠「開動機器」,答覆雖然簡單,但奥妙就全在這三個字上邊,它向人們喑示:通過一般「正常」的途徑,是買不到這本書的。

    八月十四日,佳音傳來,北京五十家出版社在文化宮舉辦「首届社會科學書市」,這也眞算是一個難逢的非正常機遇了。第二天一早,筆者懐着勢在必得的信心趕至舊日的太廟,在最大的中國書店的攤位前站定,總算得到了多於三個字的信息:「對不起,昨天已經全部……」。希望已經破滅,但線索不能放鬆,機會難得,就去請敎他們的負責人。副經理于華剛先生說,這次書市上的《談藝錄》僅有百十本,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爭取來的。昨天開市,未待上架,一搶而空。回庫提取,終因本店只分到500册,需要留作「應付門市及各種關係」使用,已無餘書。書市的以後半個月,不再可能出售此書。而他本人對此早有預見,曾多次舆中華書局交涉未果。他認爲如能再有—千册,也只能支持兩三天,「好是好了,可能矛盾會更多。」這位年輕經理的歉意是眞誠的。經他指點,上溯源頭,決定去中華書局一試。

    不曾料想,中華書局門市部讓人耳目一新,問道:「有書票嗎?」我猛地一怔,他們笑着解釋說,自從去年九月刊登《談藝錄》的出版洧息以來,中華書局收到了世界各國和國內各地的許多信件和滙款,直到今年六月正式發行,只能滿足其中部分人的要求,七月份一次退款達三百多份。本門市部六月第一次發售前,根據這種實際情况,採取了果斷措施,一不陳列、上架;二不宣傳、推薦。並把準備在中央電視臺廣吿中有關《談藝錄》的內容抽掉,以減輕各方面的壓力。儘管如此,第一批書一百多本,兩天之內,亦被席捲一空。是在這種情况下,才開始進行讀者登記,寄發書票,憑票購書,從而形成「秘密」發行的勢態。

    大陸的票證,歴來具有流通能力,於是《談藝錄》的書票在私下裏施展着種種「特異功能」。有一位外交部副部長也不例外,只能持書票前來購書。

    以《金瓶梅》換《談藝錄》

    當然例外也是有的:有一位少女,在一周多的時間內天天前來詢問求購,風雨無阻,終於以其誠心感動了營業員,受到「特殊照顧」。最幸運的,則是中華書局編辑們的老師、同學、親友,他們信息靈通,自有「近水樓臺」之便。更妙的是有人把潔本《金瓶梅》的購書券(該書黑市索價120元)用來向營業員打交道,換取《談藝錄》的購買權,傳開了「以《金》換錢」的笑話。

    《談藝錄》的搶購者,大致可以分爲三類。其一是老讀者,他們四十年代就有過或讀過此書,悠悠歲月,原書十不存一,購書之急切,猶如企望重逢舊友或「落實政策」;其二是從事社會科學研究方面工作的人,他們急於一睹這久負盛名的作品;其三是社會上一般讀者,主要是靑年人,對作者研究成果渴慕已久者有之,對古典文化偏愛者有之,還有更多的是受到近年重印《圍城》的吸引(1980年底首次重印,筆者探訊人民文學出版社現正排印第四版〕。香港廣角鐃出版社去年印行錢氏的《也是集》,選入一小部分的《談藝錄》,雖然香港出版的書刊,限於外匯問題,在大陸不便銷售,但是總在讀衆裏傳佈,引出很濃厚的欲見全貌的好奇心。

    另外一個原因,是出版當局對這樣一本書,尙未引起符合實際情况的重視。該書此次印行23000册,較《管錐編》的一萬余册,不能算少。但我們翻査一下全國代銷店的分配數量,又感到確實不多:上海200册,廣州200册,杭州100册,南京40册,重慶30册。在這種情况下,「秘密」發行,势在必然。據說今年12月在香港舉辦的「中國書展」,頗得各方重視,將有相當數量的《談藝錄》赴港參展,眞不知發售時是否也會「秘密」一番?
东海一粟
作者东海一粟
277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33 条

查看更多回应(33) 添加回应

东海一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