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比肉体更给力——访问阮经天

柏邦妮 2010-12-06 13:15:57
灵魂比肉体更给力————访问阮经天

柏邦妮

见到阮经天,是在拍照的间隙,他在小院子里抽烟。和三两个熟人在一起,平易近人的样子,混同着众人,松弛的笑着。天气不冷,穿着黑色T,很好看的一条做旧彩色格子拼中裤,一看就是穿了很久的爱物;板鞋;晒得刚好的褐色皮肤,看起来就像是夏日的可乐;没有想象中那么高,脚腕很细。被陌生女孩打趣,他会假装生气,眼睛弯弯的笑着说:“你哦!”毫无架子,一张阳光的笑脸。这个时候,他是一个男孩。

和拍摄的时候,形成强烈的反差。在桃红色妖异艳丽的烟雾中,他没有舒展出漂亮的四肢和他强烈的五官,反而是扭曲着,蜷缩着,在烟雾里消弭了自己,背对着镜头,缓缓的转过脸来。在那个瞬间,他得到了某种强烈的张力。他没有表演一个“帅哥”,一个“美男”,一个“偶像”,而是真实的感受那种环境,在此时此刻,敏感的接收信息,准确的做出反应:与众不同的反应。这是一个好演员的电影感,一种难能可贵的本能。这个时候,他是一个男人。

其实那并不是多么舒服的环境。烟雾散发出的刺鼻气味,让每个人都不能呼吸,眼睛流泪。几乎是放一阵烟,我们就必须出去躲避一阵子,散一会儿,再进来拍摄。反反复复,他毫无怨言,乐此不疲。毫无疑问,在别人这么敬业的时候怀抱着一颗贼心是一种不道德:但是我们是多么想说服他脱下上衣,半身裸露在桃红色烟雾中呀!“读者们也一定是这么想的!”怀抱着这种信念,我们开始了居心叵测的访问。

1 用了八年,才给世界一个交代
柏:非常喜欢《艋舺》,也很喜欢你在《艋舺》里面的表演,豆导说陈可辛看到那部电影,说一个巨星诞生了。其实我们也有这种感觉。
阮:谢谢谢谢。豆导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艋舺》是一个很深刻很奢侈的体验。虽然我一直觉得,偶像剧也是戏,电影也是戏,只要戏好看,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但是毕竟,电影可以好好的让你对自己的表演负责。因为电影不会让你开拍前一两天才拿到剧本,不会让你毫无准备就去演戏。那样对演员是不公平的,对观众也不公平。
柏:其实演员也想极其精致的演戏,但是办不到。
阮:不会像《艋舺》,我们就是生活在电影里。一两个月,我们就是每天在一起,打架,跑步,训练,台语课,读剧本,表演课,整个人生活在那个情境里。开拍的第一天,第一个镜头之前,你已经变成了那个人物。不像偶像剧,也许你演了第三集,或者第五集,才发现自己越来越像那个人。
柏:因为前戏太短嘛!
阮:对,哈哈!说到短和长,我想起一个笑话。豆导和我非常熟悉,我们是无话不谈的。他也知道我的所有经历,知道如何刺激和安慰我。我记得《艋舺》刚开始卖得很好的时候,我就很开心嘛,就跟豆导讲:“我用了八年,总算能给家人,给朋友,给周围的这个世界都有一个交代了。”豆导就说:“八年算什么?我等了十六年哎!十六年,我才让周围的人从《小毕的故事》回过头来看我。”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很有趣,很心酸,里面有很痛苦的滋味。

2 我是天蝎,也是狮子
阮:其实你之前给我的访问题目很好:每个人都有阴暗面。我有我的阴暗面,我不想把这个部分排除掉。因为那是我自己的,是我表演的动力,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尤其当我疲惫的时候,我想将这一面保留给我的家人和朋友,不想拿出来放在阳光下面晒。
柏:其实那个题目是临时想的,编辑一直在催我,我就脱口而出:谁想知道你的内心啊,我们只是垂涎你的肉体嘛!哈哈,开玩笑的……我们还是对你的内心很感兴趣的。
阮:哈哈!没关系,只是肉体也没关系……
柏:比如说,你为什么不写围脖,也不写博客?
阮:我很讨厌那些东西。我觉得网络就是让熟悉的人变得疏远,让疏远的人感觉与你很亲近,但其实本质还是疏远的。我享受面对面的交谈,看得见的交流。而且我是一个很冲动的人,我不想出于冲动说了什么话,事后又后悔。我可能说者无心,但是听者有意,这个感觉并不好。
柏:感觉你身上天蝎座的气质很浓,就像你说的,拥有一个阴暗面,并且汲取能量的感觉。
阮:我以前不相信星座的,因为我感觉我也不是很像天蝎座。我的老板就拿我的星盘去算啊,结果出来,我觉得还满准的。比如说我的月亮星座是狮子,和天蝎完全相反的一个星座,这就像我身上的两个面。
柏:你有很稀奇的一个气质就是亦正亦邪。
阮:对,就像我身上反差很大,很分裂的两个自我:一个我很努力的去演戏,获得了极大的快乐,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和肯定;一个我却很不想接受这一切的附加之物,还是很想得到一个自由私密的空间,只属于自己的世界。我很喜欢刺激的运动,又很喜欢宅在家里打电动。我很渴望被大家看,但是又不想被大家耍。我是一个演员,一个公众人物,不希望被忘记,但是我又很想走在路上,像以前一样,坐在哪个门口随意的看女生。
柏:然后吹口哨,对不对?
阮:哈哈!很小朋友吧?我喜欢做这些事。

3 没有一个人可以和我一样
柏:不知为什么,在见你之前,我就觉得你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野心”这个词会不会让你不愉快?阮:不会,因为我也是这么形容的啊。上次有人问我的目标是什么?我说做亚洲最好的演员之一。为什么我没有说“全世界”?因为我觉得那有些太空洞。西方和我们还是会有隔阂。所以我的目标是亚洲,先征服黑头发的观众。
柏:有没有一个偶像,是你的目标?做到他那个程度,就可以。
阮:我很讨厌偶像,从来不追偶像的。喜欢一个人,我可以学习他的精神:比如说豆导,拍戏那么无私专注,是我要学习的;比如说马如龙,六十多岁了,依然认真拍每一场戏,那种精神,是我要学习的。但是我并不想成为谁。因为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因为我也不会赢任何人。我就是我自己嘛,没有人可以和我一样。
柏:有什么男演员的某个角色,是你特别喜欢的吗?
阮:以前我都会说我喜欢强尼戴普,是因为他的型非常好,对不对?可是最近喜欢罗伯特 德尼罗,因为他就是一个平凡人,所以他可以把一个平凡人的角色演得非常好。演员是不能够(允许自己)做明星,做偶像的,因为会把平凡人的感觉忘掉。当你不再是一个平凡人,你怎么去演一个平凡人?
柏:香港的明星这一点很厉害,你像梁朝伟,他做明星很久了,但是演一个瘪三,还是瘪三。像朱茵,她演一个妓女,还是很泼辣鲜活的一个妓女。
阮:你说得这些都是极品。
柏:是因为他们还没忘记自己平凡人的感觉吧!像陈青云,他还会和太太一起去菜市杀鸡买菜,回家自己做饭。像新一代的谢霆锋,也越来越能安于平凡,演一些市井小人物了。
阮:我很喜欢他在《全城热恋》里的表演。
柏:《全城热恋》不知道是不是在《十月围城》之后拍的,怎么看他演得都像《十》里面的阿四……
阮:我很喜欢他在《全》里面的样子,整个感觉,很自然,很真实。我想也是因为他经历了人间很多事情,生命经验丰富了的关系。其实我们演员演戏,全靠你的生命经验。拍《艋舺》的时候,有一场翻过校园围墙的戏,其实在什么学校都可以拍,但是豆导一定要重回他的校园拍。因为那里有他的生命经验。我们翻墙的时候,他就在监视器前一直哭,一直哭……有生命经验的倾注的才是电影,其他的只是胶片而已。

4 我的温度是红,蓝,灰
柏:其实《全城热恋》那部电影很适合冬天看,看的时候觉得好暖!
阮:我也很喜欢那部电影的整体色调,那个导演是摄影师,很厉害。你注意到了没有?他拍“热”拍得好传神啊!连温度他都拍出了颜色,好酷!
柏:你说得这个非常好,温度都能看出来颜色……
阮:这个是摄影师的专长,因为他要靠色温来摄影啊。温度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颜色的。
柏:非常好。如果说你的温度是有颜色的,会是什么颜色?
阮:我啊,人多的时候是红色的,很鲜艳热烈的红色,在回到家的时候,有可能是灰色的,有些幽暗懒散的灰色,也有可能是蓝色的,安安静静的蓝色。
柏:我有个朋友是摄影师,她的衣服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她说:“你们穿的是颜色,我穿的是明暗。”
阮:没错,他的感受只是明暗深浅而已,很多摄影师是色盲,他只看构图就够了。
柏:你对摄影很懂耶!拍得好吗?
阮:没有,我自己拍得超难看,极难看,没有一点儿天分的。

5 限制的地方就是自由的开始
柏:那你对什么有天分?
阮:赛车,冲浪,这种极限运动。在这种极度刺激的状态下,你是谁根本不重要。赛车和冲浪一样,就是你向自己发起挑战的运动。很多人都说赛车是和别人比,其实对我来说不是,赛车就是你希望一圈比一圈更快,比自己更快,就是和自己竞争的一个过程。
柏:也是获得自由的过程。
阮:没错,我以前听人家说,一个人与这个世界“通”的途径有三种:一种是男女之事,是肉体和灵魂的通;一种是赌博,是人与命运的通;一种是赛车这样的极限运动,是身体和命运的通,你和你的命运迎面碰撞。那种感觉很奇妙。
柏:你能描述一次极有快感的极限体验吗?
阮:是在拍《我在垦丁天气晴》的某一天,台风要来了,剧组停一天不拍戏。我们就去冲台风浪。那天的浪有一层楼半,接近两层楼的样子,所以浪砸下来的那个时刻,我觉得我会没命!那个浪就在我手边,我能摸得到。于是我就拼命的跑,万一被盖在下面我就完了。就在那个瞬间,突然感觉……怎么说呢?很饱满,很充实,全心全意,那种感觉是百分之百的,百分之两百的。因为我们现在在生活里,很多感觉都是很少,很复杂的:你经常感觉百分之十的快乐,百分之三十二的幸福,百分之四十九的难过……对我来说,强度不够,我想要百分之两百的感受。
柏:冲浪是需要运气多一点,还是技术多一点?
阮:都有,技术很重要,知道配合很重要。很多人觉得极限运动就是随心所欲,其实完全不是这样,都是需要配合的。油门不是你想踩多深就踩多深的,想跑多快就多快的,其实都是配合。配合场地,配合天气,配合机械,配合浪头,配合身体。脑子要一直不断的在想,在计算,心要跟着身体一起动。
柏:你让我想起一句侯孝贤的话:限制的地方就是自由的开始。
阮:非常好,这句话说出了那种感觉:有限制,才有配合,有配合,才有自由。

6 身边留着讲真话的人
柏:你平时都玩什么游戏?
阮:我啊,都玩啦……赛车和NBA,有时也玩RPG游戏,不过那个太花时间了。
柏:是啊,那需要建立一个世界嘛!
阮:我刚才打破了一个。和他一起。(指着身边的助理)反正就是很爱玩啊。其实我身边很多人都是以前就认识的朋友,比如他,我出道也有八九年了吧,出道前当服务生认识的,当时他介绍我去应征。
柏:哪一年啊?
阮:十八岁,不到十九岁,还在台中的时候。
柏:为什么要把他留在你现在的圈子里?
阮:是因为不想忘记本来的自己吧!在这个圈子里时间久了,想法也会和别人一样。但是当我和别人一样的时候,阮经天就没有价值啦!我不希望因为这个工作而被改变,还想多保留一点原来的生活。
柏:这样挺好,我记得采访范晓萱也是这样,她身边留着妈妈,朋友什么的,大家在一起是一个稳定的气场,面对流动性这么大的工作。
阮:他们很了解我,熟悉我,很好讲事情,还有就是,这些人认识原来的你,所以无论你今天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敢讲,他会一直讲真话的。可是你后来认识的人,多多少少,会顾忌你今日的地位和身份,调整他对待你的态度。我觉得一个人身边一定要有几个可以跟他讲真话的人,要不一定会迷失的,会膨胀的。
柏:那他有什么时候点醒过你吗?
阮:他啊,就是早上我起不来他会特别翻脸。另外有一个朋友,有一段时间我蛮膨胀的,他就跟我说:“小天,你这次过来我不喜欢你了耶。”我就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我不知道,就是觉得不喜欢你了耶。我就回去反省是为什么。他们的提醒对我来说很重要,很珍贵。

7 你们觉得我是GAY吗?
柏:我带了一瓶红酒来,我们一边聊一边喝好吗?
阮:我不喝酒,我只有吃饭的时候喝一点啤酒,喝红酒会蛮难受的。这瓶酒应该留给谁?豆导,他极爱喝。我们以前拍戏的时候,看他心情不太好,就说倒酒,开了一瓶红酒,他的耐心就来了。对了,你们看完《艋舺》会觉得我演的是GAY吗?
柏:废话嘛!你以为呢?哈哈哈!
阮:你们女生会这么觉得,男生会觉得是兄弟情多一点。好,我来讲这个事情,我最喜欢讲这一块,哈哈!开拍之前,豆导问我,你要在开始之前告诉我,和尚和志龙他们到底是不是GAY?我一直没理这个事情,最后我说:豆导,我觉得和尚其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GAY。你想想当时我们那个年纪,很懵懂,背景又是黑道,职业是一个很阳刚的职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是最准确的一个状态:完全不知道,很假,完全确定,又恶心了,太过了。
柏:“不知道”的状态比较挣扎。
阮:对啊,实际上很难进入这个角色:当时我和我的朋友说:哎,我们这么好,万一哪天叫我们接吻行不行啊?
(助理作出非常害怕,恶心的表情)
柏:哈哈哈哈!
阮:不行,别说接吻了,就这么抱在一起蹭都不行。
(助理:你不要抱了啦!)
柏:哈哈哈!但是我看你和郑元畅经常抱在一起啊。
阮:我和他熟嘛,但是脱光了抱在一起蹭肯定不行。

8 我是一个强烈不安的人
柏:你最近做的一个梦是什么?
阮:我昨天晚上还在做梦耶,在奔跑,在追逐。我忘了是在什么地方,但是我常常在梦里被人追。我记得有一次说梦话,特别好笑:“那个胖子在追我,他追不到我!”后来我都笑歪了。
柏:那你的梦境非常真实吗?
阮:经常是在天空漂着,浮着,很不踏实。我忘记了,我记得以前看解梦的书,说从天空坠落是因为心里对现实的某一点没有安全感。我的不安全感很深,很强烈的不安全感。
柏:比如呢?
阮:比如说,现在的人都觉得我的工作很好,但是我无法忘记以前当初没有钱吃饭,要靠朋友买便当回来给我吃;我没有办法忘记从垦丁回来被停水停电;我没有办法忘记小时候爸妈为了让我去补习,在银行为了我的学费和房贷做纠结……这是我没有办法忘记的事情,这是我痛苦的一部分。我并不希望自己(对这种感觉)强烈的反弹,我只有努力的工作,可以减少一点这种不安全感,但是它不会离开我。
柏:其实你梦见在天空漂浮,也是因为曾经在现实里漂浮吧。我们在北京叫北漂,我记得刚来的时候,每天只能买一个盒饭,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
阮:那时候我都是买烟。因为烟可以抽得久一点啊,便当我五分钟就吃完了。
柏:别人会觉得我们的工作很自由,以为做什么都可以,其实意味着很不安,因为你不做什么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明天有没有饭吃。
阮:对,那种生活给一个人的影响特别深,你以为你已经摆脱了那种生活,但是你无法摆脱它给你的影响。

9 我拥有一个特殊的灵魂
阮:后来我找到一点点方法克服这种不安全感。在我当游泳选手的时候,我相信我有一个特殊的灵魂,我相信只要你保持这个灵魂,就能做成任何事情。我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觉得自己对成功有强烈的渴望,觉得自己比谁都强。可是入行之后,这种信念被磨掉了。因为别人会跟你说,你不能是这个性格,你不能是这个发型。他们希望我留长发,偶像头嘛。你不能这样讲话,这样做。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七年过去,我不再相信我有什么与众不同了。我跟自己说,这一行靠运气吃饭,我运气不好就转了吧,回家开鞋店也是一条路啊。
柏:可是你还是保留着你特殊的灵魂。
阮:是拍完《命中注定我爱你》以后,我想试试,演一次主角会怎么样?想不到试成了。我发现,那个灵魂还在我身上,属于阮经天的灵魂。我现在经常劝别人坚持住,你只要坚定的相信你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灵魂,你要相信你能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你要相信你做的事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结果。只要你相信,你就会做到。因为我自己走过了这一段,我知道。

10 性感来自于强烈的性格
柏:你知道吗?在内地女粉丝心目中最性感男人排行榜上,你的分数很高,是性幻想对象第一名。你会开心吗?哈哈!
阮:我不知道啊,有点莫名其妙,搞不懂。
柏:我看过你一个内裤广告,很性感的。
阮:内裤啊,那是我刚出道的时候拍的,小苏是台湾一个很有名的摄影师,跟我很好。既然摄影师这么要求,我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内裤虽小,但是泳裤还要小,呵呵!我已经习惯了。
柏:你觉得什么是男性的性感呢?
阮:男生认真做一件事的样子最性感。
柏:我不这样觉得。我给你举个例子啊!比如说陶喆和周杰伦,你觉得谁的歌比较好听?其实他们的歌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是周杰伦的形象比较性感,他不帅气,但是性感。
阮:对喔!你讲这个我从来没有想过哎。
柏:对啊,作家也有性感不性感之分。韩寒就很性感。
阮:我知道他,我看了他很多东西。
柏:其实对艺人来说,性感很重要。你很难找出一个人,他很性感却没有吸引力的。
阮:我觉得这些人,通常是性格比较强烈的人。性格越强烈,越能让别人感受到他的灵魂,当别人能从你的身上看到他以为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的那个时候,他会觉得你特别性感。
柏:你说得非常好,继续讲。
阮:是因为你问了所以我在想啊。当别人自以为看到你内心里去的时候,他以为他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的时候,他其实就被你吸引住了。
柏:但是为什么女性不是这样呢?一个女人你觉得她非常性感的时候,往往她就失去了性格,变成了一个标签,一个花瓶,一个物体。
阮:可能是因为某些女人的性格还不够强烈吧!比如说安吉丽娜 朱莉,她的性感就不来自于身体。虽然之后她的性感很多是因为身体的性感,但是她的第一部戏《人骨拼图》,她并没有裸露,扣子扣得高高的,可是光看她的脸,光看她的表情,哇!你就觉得好性感。
柏:牛逼!你讲得很好,我很有收获。
阮:哈哈!我觉得真正性感的女人就是一种气场,她不需要裸露,不需要脱衣服,真正的性感是来自内心的。
柏:其实我们今天一直很想说服你,脱掉上衣配合这个桃红色烟雾。我以我爷爷的名义发誓,不是因为我的私心,真的是因为读者们的心愿!
阮:可是性感真的不是裸露啊,你看强尼 戴普,我看他的第一部戏是《剪刀手爱德华》,就觉得他好性感的。他也没有脱嘛。
柏:你知道一个段子吗?杨丽娟和朱丽倩姓什么?姓——爱德华。
阮:哈哈哈哈!
柏:还有一个是:有谁永远无法搞一夜情?答案是——阮经天!哈哈!
阮:哈哈,这个有人跟我讲过,我都会说: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多硬了!哈哈!



(完)
柏邦妮
作者柏邦妮
68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51 条

查看更多回应(51) 添加回应

柏邦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