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当时的月亮》,曾经代表怎样的王菲,结果都一样

张佳玮 2010-11-30 17:32:27
北京那边把王菲演唱会歌单流出来的时候,周遭一圈有人欢喜有人愁。直到听完演唱会第二天坐一起谈论,还是有人为此耿耿。比如,“我觉得蛮好的……就是我一直希望上海可以加唱个《流年》。”又或者,“没有《EYES ON ME》,很不满意哎。”我最后补了一句:“其实我想听《天下无双天拉地拉》。”然后他们被提醒了,纷纷说,“那还不如卷个梁朝伟一起唱黄梅戏呢……”

关于王菲,各人有各人的死穴。比如,我有个朋友的死穴是《天使》和《脸》,而且她一听到这两首歌就怀念凤梨炒饭(和《重庆森林》无关)。那个一直在等《流年》的朋友说,她闯了一切关,最后倒在《传奇》上了。宅男朋友表示一听到《EYES ON ME》就会想到PS机、狮子心、巴哈姆特和拉古纳(非FF系列粉丝请自动忽略这句)然后潸然泪下。

其实大多数怀旧的都是如此。


演唱会票是上周六,一路人流走到奔驰中心。座位很侧,可以看到四幅幕布的后面。所以,布景之类的细节尽收眼底。坏处是,舞台正面花团锦簇的效果看不见了;好处是,不容易被乱花迷人眼。就像一个旁观电影拍摄的场记,可以从一个剖面看到全部。

比如,开场王菲隐在白幕后唱《雪中莲》时,我们可以从侧面看到那两块大雪掩体后的她。


后来和朋友开玩笑说,一堆1994和1995年的老歌,几首1997年和唱游的,只爱陌生人和寓言各抽一半,21世纪点缀了几首。有爱听《浮躁》的于是深表不满。但是论到传唱度,这几个年代的的确比《浮躁》那种试验风高。第二首《红豆》前奏一起,全场卡拉OK了。



王家卫导演的四季色彩动人,漂亮到我忍不住跟旁边人开玩笑“可以借给凯歌导演去剪《无极》第二部了”。不那么好的地方,就是略失艳丽、甜腻和文艺范儿。所以爱《浮躁》的诸位也都对我抱怨,“连歌带布景都忒小文艺忒甜了”。我说,这话听着耳熟。
十一年前吧,《摩登天空》还是什么杂志,有篇文叫做《我们还能期待王菲吗》。那时《只爱陌生人》刚出来,那篇文大概的意思是,王菲有些自我重复。似乎那时的华语世界指望王菲突破小红莓双子星麦姐,直接成为那种出一张唱片就创一派标杆的人儿。我猜他们也不会喜欢之后的《寓言》、《王菲》和《将爱》吧。
不过,没太所谓了。


王菲的好处是,她给过好几种可能性。《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之类是很妙的港式口水歌,跟邓丽君阿姨致敬的那些曲目很合我妈妈那代人的口味,《浮躁》里面某些水影离合的效果曾让我一些听惯《山河水》的朋友也承认“好”,《寓言》从色调到编曲到词风都幽绿抑郁很适合文艺女生爱,在《浮躁》的飘荡和《寓言》的幽深之间,是97、《唱游》和《只爱陌生人》这三张好听、不闷、还算自由自在的歌——所谓自由自在,大概指《脸》、《闷》、《半途而废》、《只爱陌生人》里泛着的那种调调吧……当然进了21世纪后各种找她唱的主题歌都企图发挥她悠曼空灵的调子(除了《大腕》那首《白痴》)。
具体到演唱会,大概她这次避免了太散漫的歌、太清冷的歌、太试验的歌。一个善解人意的朋友这么总结:
“还让她唱《浮躁》也不合适,她也过40岁了……”


我有个朋友是赶着30岁生日来看她的。他说,比起《天空》那段她凭虚临风的女王态,他还是喜欢王菲在场上溜达那段,包括举着大喇叭唱《开到荼蘼》。因为那时节,他想起了《重庆森林》里那个短发王菲给梁朝伟收拾屋子。此朋友最后忍不住发了句牢骚:
“他妈的,为什么梁朝伟不选菲姐或者曼玉呢?!?!?!?!”
(刘嘉玲粉丝请主动忽视此句)

当然,这位朋友脑子已经不太清了。比如,他不太确认《英雄》是不是梁+张最后一次合作;他也记不得《天下无双》和《英雄》哪个前哪个后了。他最后还抱怨:“以前这些,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啊!”
你知道,他是那种因为迷王家卫+刘镇伟一系,最后把《恋战冲绳》的台词也背完的人。




还是说回怀旧这话题。

据我所见,大多数老歌所以动人,是因为那些歌会让你想到最初或最多听那首歌时的一切。那时的光影、气味、陈设,所遇到的人,所忙的事。
所以,每个人,不管他老人家品位多么超凡脱俗,一定有那么几首老口水歌存在心里,一唱起来就热泪盈眶。我亲见唱K时有人一念到李宗盛《鬼迷心窍》就两眼发红的,也有一唱《如果云知道》就声泪俱下的。王菲的《红豆》在这方面非常了得。爱唱这个的,十个有八个有一箩筐话会念叨。

所以了,不同的歌打不同的回忆点。和朋友念说,之所以《催眠》、《闷》、《红豆》大家爱,是因为里面有点小迷糊的萌,有点小时候晃荡荡拉拉拉拉自由自在的劲,有点儿少年时代为了感情奋不顾身的痴。简单来说,大家都怀念那点子痴、萌和自由自在。




最好的怀旧歌是什么呢?《当时的月亮》。

《只爱陌生人》这整张里,论感情,《蝴蝶》;论编曲浑成自如,《只爱陌生人》;论萌,《催眠》;论大气,《开到荼蘼》。但《当时的月亮》的词儿,古今通用的妙。

演唱会上,王菲唱这首,我发现编曲变得很明显。CD版柔缓抒情流,演唱会轻巧得多,有点儿《如果你是假的》那种跳跃调。所以“曾经代表谁的心,结果都一样”也从怅惘味儿变成了洒脱状。这是全场我唯一听出来整个况味变掉的曲子。


《当时的月亮》这歌出来时,世界上刚有欧元,林妙可刚出生,曼联刚拿三冠王,拨号上网的人主要娱乐是BBS掐架,《六人行》里钱德勒和莫妮卡还没结婚,世贸中心还在,王菲还没在《恋战冲绳》里强吻张国荣。十年之后的演唱会上,这歌自己的调子都变了。真如林夕自己所写,“能够呼吸的,就不能够放在身旁”。十年前不会呼吸的歌都变了,何况十年前身边那些喘气儿的呢。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944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79 条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