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大熊 2010-11-28 22:32:56
    

        時間邁入生日的九分三十秒,友人將一首詩寫在豆瓣上,送與我這個多年未見而匆匆數面之後又遠隔重洋的老同學: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麽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 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席慕容《青春》

        我這般年紀的人們,大多讀過席慕容、汪國真的現代詩,甚至有些人還讀過我們中學的少年詩人何鯉(這個“鯉”非與至聖先師之子因其誕時魯昭公賜孔子一尾鯉魚而得名相同,據說乃是用了降生在北京大學教職工在江西“五 七幹校”所在地——鯉魚洲的首字)和閻妮的青春之作。無奈的是,我頗不喜歡現代詩歌,當年除去受人影響而讀了些徐志摩的若干詩作和課本上的課文之外,對現代詩歌的瞭解竟是空如白紙。

        如今念過《青春》,“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恰是對少年時光、對同學友人的如實映畫。

        那時,我更多留意的是羅大佑的歌詞,從他詩化的語言中找尋年輕的氣息與歲月的軌跡,甚至是蒼茫悲愴的人生回味。

        大學時,聽到《校園民謠》第一張專輯中沈慶用沙啞沉鬱的聲音淺吟低唱出名為《青春》的歌曲時,似乎才初次意識到當我們回首青春,會發現青春原來竟會那般苦澀悲傷,而我們又必須默默忍受或多或少的內心傷楚,平靜走過滿是殘花敗葉的山坡,一步一步邁向更遠更遠的無法預料的未來。

        現而今,青春已經離我遠去。好在,腳下的地在走,身邊的水在流,身邊沒人笑話自己一無所有。前面的路,依然沒有盡頭,慢慢走吧,閒時停下,左右看看風景,別因小失大,忘了生活的點滴樂趣。


                      
附:沈慶《青春》


青春的花開花謝讓我疲憊卻不後悔
四季的雨飛雪飛讓我心醉卻不堪憔悴  
輕輕的風輕輕的夢
輕輕的晨晨昏昏  
淡淡的雲淡淡的淚
淡淡的年年歲歲  
(糾纏的雲糾纏的淚
糾纏的晨晨昏昏  
流逝的風流逝的夢
流逝的年年歲歲)  
帶著點流浪的喜悅我就這樣一去不回  
沒有誰暗示年少的我那想家的苦澀滋味  
每一片金黃的落霞我都想去緊緊依偎  
每一顆透明的露珠洗去我沉澱的傷悲  
在那悠遠的春色裡我遇到了盛開的她  
洋溢著眩目的光華像一個美麗童話  
允許我為你高歌吧
以後夜夜我不能入睡  
允許我為你哭泣吧
在眼淚裡我能自由地飛  
夢裡的天空很大我就躺在你睫毛下  
夢裡的日子很多我卻開始想要回家  
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要埋下我所有的歌  
等待著終於有一天它們在世間傳說

大熊
作者大熊
252日记 90相册

全部回应 15 条

添加回应

大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