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满溢的今天

木卫二 2010-11-27 22:47:28
某大片做全国首映,楼下楼上两轮安检,手机提包全保管。我看到了一些有趣场面:一堆排队签到的,里面开场放了外面还挤着不少人;一个大行李箱塞进好几个手提包,不知是不是刚从机场赶到的地方媒体,还是有人专门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风间叔说,跟前段时间一片子比,大概就差签个像模像样的保密协议了,不过想来这是一个自古流传的故事,本来就没这个必要。放映到后半程,胶片烧毁,几次出现问题,电影女记者频繁笑场,我终于明白没收手机的必要性,否则肯定有拍照直播。大家开始做不好的联想,最坏的大概是学当年的《伤城》,留上一本让你猜结局——蠢到家的做法。

算上前一晚的韩国影展开幕式,从五道口到国家会议中心,从CGV星星影院到渔阳饭店,从库布里克到大望路,想见、不想见还有好久不见的,各种各样的人,该做、不该做以及做不到的事情,有时候想保持一颗平常心,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昨夜风大,冷得刺骨。

中午,寒流过后,天空中只有一抹云,晴朗无比。清华同方大厦的玻璃幕墙反射出刺眼的光线,投射在地上是一大片夸张的亮块,亮得晃眼。打车到了西坝河南路,太阳直射,我简直无法睁开眼,努力在寻找那堆怪异的楼群。

这一天,我的印象就是阳光满溢。也许真的是巧合,电影里也有阳光满溢的那天。

下午的《杀人回忆》真是愉悦的观赏体验,片子无需多说,激动不讲。几分钟的片头就直接把一个气喘吁吁的人带进了电影当中,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自我感动和自我代入吧。

见到许多老朋友,一天三四场的大头似乎眼睛都睁不开了,或许根本就是熬夜开剧本闹的,人家布布也没事。好些就带上了人,YY和她男朋友,大瘦瘦和他带来的女朋友(姑娘?)。我愣是把他要的《亲切的金子》买成了《下女》,想送掉《武士》,结果他也不爱看。

再回到电影中心,赶上了《电影就是电影》散场。碰见上回一起看《钢的琴》的朋友,还看到结伴去看《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喜喜三人组,真应了气场一说。

看完电影疯狂鼓掌,对于鼓掌或不鼓掌,我的意见就是如果你真心觉得好,好到你想让在场的人感受到你的激动,那就尽情拍手吧。上一回这么热烈带头的,估计还要算到在香港文化中心看《步履不停》。

如果说,陈凯歌每次总能找到一两个妖兮兮的配角,那《杀人回忆》的黄金配角真是太多了。虽然有人好似讲过,猥琐是他们的代名词,不过,那就是真实。我又想起了网络上流行多年的找凶手问题,从手淫男到锅炉工,简直比电影里还好笑。甚至借助于大银幕,也能看出凶手的不多身影除了有小白脸,还有用上了临时替身。

从阳光到雨夜,从稻田到警察局,从采石场到镇压现场,《杀人回忆》好像真成了一个时代的缩影。其实我还想找个人好好说说几段追击戏,说说几个新发现,说说岩代太郎的音乐,说说宋康昊、金相庆和朴海日的往后戏路。不过在小韩老师面前,我们还是决定,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

相比李沧东《诗情》,《杀人回忆》完全是一个商业片,非常耐看。更不用说看第二遍的《诗情》时,我是频繁穿越到其他韩片。开头小孩发现罪恶,不就是《杀人回忆》;隔壁喝酒的愤世诗人,那就是洪尚秀;跳水处俯拍时的波光鳞鳞,那就是朴赞郁的《老男孩》。

这么五六年过去,看到一些从内心深处排斥的韩片人喜欢上了韩片,哪怕仅仅就是那么几个导演,年度top总是他们,而云中等人的表现更是让我惊异,比如他对许秦豪的爱。这种选择也不意外,过去这么一段时间,如果每年挑出华语片和韩片作对比,哪一块领域更具有活力和创作力,那是非常明白的事情。
木卫二
作者木卫二
246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木卫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