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的故事以及随便唠叨

魏濂 2010-11-26 09:36:51
台湾乐评人张铁志对于“风和日丽”有一段有趣但不失公道的看法:“大陆一些喜欢台湾的独立音乐的文艺青年,好像认为台湾的独立音乐就是陈绮贞、熊宝贝这种‘小清新’音乐,其实并非如此。但是没有比‘风和日丽’这个厂牌、乃至于他们办公室附带经营的‘院子’咖啡更符合那个刻板的印象:干干净净的文艺气息。”

“风和日丽”的老板卓煜琦,朋友更习惯叫他查尔斯(Charles),在外人眼中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帅哥,他谈吐风趣,对音乐充满理想和憧憬。查尔斯从童年起就开始接触流行音乐,爸爸经常在家播放一些西洋老歌。而在台湾本地音乐人中,查尔斯最喜欢李建复、齐秦、蔡蓝钦和李宗盛。

1994年,查尔斯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在服完兵役后,曾先后在波丽佳音唱片公司西洋部和滚石唱片旗下的子厂牌魔岩唱片工作。“我在大学是学新闻的,可是我念了新闻之后,对新闻这个世界的本质有些怀疑,我的个性和这个行业好像不太适当。我喜欢音乐,因此第一个工作就是唱片公司。”在波丽佳音,查尔斯负责国外唱片在台湾的企划和行销,并撰写唱片侧标介绍。在魔岩时期,查尔斯开始接触国语唱片的制作与行销。

魔岩唱片曾经打造出杨乃文、张震岳等歌手,兴盛一时。到了2000年,台湾曾经因为五月天的出现,将乐队风潮吹至顶峰。但千禧年之后,情况很快急转直下,互联网时代来临,改变了台湾传统的唱片工业结构,台湾大型唱片公司的销售业绩每况愈下。与此同时,互联网让听众得到了更丰富的音乐资讯,拓展出主流市场之外类型广阔的分众市场。

从离开魔岩到创立“风和日丽”之间,查尔斯也曾经换过几份工作,但每份工作的时间都不长。2002年,查尔斯在台湾两个最大的音乐电台之一的Wave Radio(中广音乐网)做排歌、播歌的工作。有一次他和朋友聊天,感慨起台湾的几大唱片行很无聊,卖的唱片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忽然萌生了和朋友开一间唱片行的念头。“那时候诚品(书店的音乐馆)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我们就觉得如果有唱片行只卖我们自己喜欢的音乐,卖自己喜欢的进口唱片,应该很好玩。”

碰巧查尔斯的一个朋友的餐厅“兔子听音乐”要开张。“兔子听音乐”位于台北青田街,在餐厅的地下室有一个空间,他们打算把餐厅和唱片行结合起来,并认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查尔斯的挚友、也是范晓萱的助理Joanne是“风和日丽”的四位创建人之一,她回忆到:“最初是进口西班牙品牌‘Siesta’的唱片来卖,在一个环境幽静的餐厅的地下室,简单又舒服的装潢,放着我们都喜欢的Bossa Nova,渡过了一年美好的日子。”

最开始“风和日丽”引进的都是台湾比较少见的国外厂牌的唱片,一些广告公司的人,或者经营咖啡厅和餐厅的人,会闻风而至,专程来挑选音乐。那批客人中包括后来成为查尔斯太太的雷佩菁女士。雷佩菁的“院子”咖啡在2003年5月已经开业,她经朋友介绍,找到“风和日丽”唱片行,希望能给“院子”找点独特的背景音乐播放。

“风和日丽”唱片行最初的定位是“进口贩卖”,从欧洲进口唱片。但当时欧元汇率波动很大,令成本风险大大增加。另一方面,台湾市场的唱片价格与日本、欧洲和美国相比偏低。在台湾,一张普通的CD卖400台币左右,可是在日本和欧美可能要卖到700至800块台币。查尔斯说:“所以进唱片的时候,欧洲那边会说,为什么你要卖那么便宜?他们不能理解这个市场的价格,也没办法让他们卖给我们这边合理的价格。”

台湾也有几家和“风和日丽”性质类似的唱片行,如“小白兔”和“前卫花园”,他们摸索出的解决之道是买断版权在台湾生产,这样可以有效降低成本,但是相对来说,出货量也需要比较大。

“风和日丽”的营业量并不大,第一年经营下来,查尔斯赔了四五十万新台币。“于是我就想,有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传统的架构和规模,制作也好、企宣也好,第一不是我能负担的,第二就是花那么多钱也赚不回来。新的方式就是用较低的成本去做理想的事情。所以一开始就先发了陈绮贞的第一张单曲,就是《Sentimental Kills》。”

--------------

陈绮贞是查尔斯在魔岩的老搭档。陈绮贞发行第一张专辑《让我想一想》时,查尔斯是她的“艺人经纪”;而在《还是会寂寞》时期,查尔斯则是她的“制作企划”。2003年末,陈绮贞找到“风和日丽”合作,独立发行单曲《Sentimental Kills》。这首歌后来也被重新编曲收录在陈绮贞的第四张专辑《华丽的冒险》中。单曲版的《Sentimental Kills》更类似于Demo版本,从编曲到录音,都较专辑版简单很多;曲风所体现的阴暗感,让人很意外,与陈绮贞过往留给人们的清新印象完全不同,如果以“正常”的唱片工业角度来看,无疑会是一剂票房毒药。查尔斯说:“《Sentimental Kills》是一个很内心的单曲,反应那个时期她心里比较惶恐,比较深入去看自己在想什么事情。陈绮贞最初还担心会不会没有人买。她以前的规模都是可以卖好几万张的,其实要她赔钱不容易啊!”

在《Sentimental Kills》之前,台湾对于单曲的概念基本是指给电台DJ播放用的宣传单曲。《Sentimental Kills》第一天就卖了2000张。这张只有1首歌,但标价为125台币的单曲,到现在已经累积有1万5千张的销量。《Sentimental Kills》开启了台湾的单曲市场,在此之后,苏打绿、范晓萱、卢广仲也相继发行单曲。

查尔斯认为:“陈绮贞自己其实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品牌了,所以我会建议她去做自己的产品,借由音乐变成一种生活的形态或方式。我们可以说是用一种完全没有行销的方式去做行销。我们一开始完全没有透过媒体宣传去卖——我们只是定好了在某一个时间点,然后提前两天公布哪些地方买得到。除了‘院子’咖啡,还有很多类似的咖啡店,只有这些地方可以买得到,反应非常好。如果是用主流的方式,大家可能反而不觉得稀奇了。”

2004年农历新年之后,“风和日丽”从“兔子听音乐”的地下室迁出,从大安森林公园的西侧搬到东侧,迁到了雷佩菁的“院子”咖啡里。同年3月,陈绮贞通过“风和日丽”,以同样的行销方式,发表了第二张单曲《旅行的意义》,并获得了更大的成功。

《旅行的意义》的累积销量达到2万张,是陈绮贞最为歌迷广为传唱的作品之一。陈绮贞后来还将这张单曲改版,推出了《旅行的意义(夏季寻羊版)》(其实只是改换了包装)。不知是不是巧合,这首歌的歌词中出现了“风和日丽”四个字。

在发行单曲系列之前,陈绮贞也曾出版过三张Demo,都是以限量形式发行。这三张Demo随着陈绮贞的知名度与日俱增,而成为抢手货,在拍卖网站上的价格已经被炒高了几十倍。而在《旅行的意义》等单曲发行时,有些歌迷担心又是限量发行,因此从发售第一天就开始抢购。

查尔斯说:“我觉得她适合做(单曲)这个事是因为她的歌有很多故事。《旅行的意义》这首歌本身好听,它本身也被延伸到很多东西去运用。放在专辑里,很难清楚地突出每一首歌的故事。数位的时代来了,每一首歌都有足够存在的价值,我希望用这个概念去做单曲。另一方面,我们都是喜欢有包装的人。印刷品这个东西,它摸得到,它有质感,对我们来讲,它和一首mp3其实有相当大的差距,它会传达出另外一种感觉。”

与“风和日丽”成功地合作发行了两张单曲之后,陈绮贞开始用随后的1年多时间筹备她的第四张专辑《华丽的冒险》,并在2004年的最后一天再次与“风和日丽”合作,发表了第三张独立制作的单曲《After 17》,这张“关于成长的故事”的单曲同样缔造了1万6千张销量的好成绩。

《华丽的冒险》延续了单曲系列的制作方式,即由陈绮贞自己出资独立制作,只不过在发行方面,交给了通路广阔的艾回唱片。对于单曲系列之于陈绮贞的意义,查尔斯说:“我觉得只是让她很有信心吧,到《旅行的意义》的时候,她应该很确认自己可以继续这样做下去。”

得到信心的不止陈绮贞,还有查尔斯本人,那时他已经开始着手打造自然卷。

------------------

自然卷是“风和日丽”的第一组签约艺人,两位成员娃娃和奇哥同样是查尔斯在魔岩时代的“人脉”。奇哥在魔岩时帮杨乃文弹贝斯,娃娃则是做合音和代唱等幕后工作。那时候奇哥也会写歌给女歌手,通常会找娃娃帮他唱Demo。由于有些歌最后没有被录用,所以他们就想,既然歌都写好了,干脆做个组合好了。

2003年末,查尔斯和自然卷签了经纪约,开始着手筹备自然卷的第一张专辑《C’est La Vie》。在正式推出《C’est La Vie》前后,查尔斯相继为自然卷安排了三次小型巡演,前两次取名为Café Tour,顾名思义,是在台北几个咖啡店演出;第三次巡演则取名为“诚品Tour”,是在台湾各地的诚品书店里演出。每次巡演不过五六场,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每个周末演一两场。

《C’est La Vie》在发行初期,也是在咖啡店铺货,随后扩展到诚品书店的音乐馆,之后才慢慢被摆上传统唱片行的唱片架。加上当时陈绮贞在“风和日丽”的网站上亲自为自然卷写了推荐,这一系列宣传手段都为自然卷塑造了浓厚的人文气息与清新感。

与此同时,“风和日丽”逐渐将代理进口唱片的部分搁置在一边,除继续出售之前的仓库存货外,不再引进唱片,从而逐步完成了由唱片行到唱片公司的转变。

2005年初,自然卷凭借《C’est La Vie》入围金曲奖“最佳专辑”、“最佳乐团”和“最佳编曲”三个奖项。奇哥在几个月前创作了《风和日丽》这首作品,查尔斯决定将这首歌做成单曲发行,作为厂牌的代表性商品。查尔斯自己挑选了30张他拍摄的照片,并做成明信片,作为单曲的插页。这些照片以风景或街景为主,无不传达出宁静祥和的气息,与“风和日丽”的厂牌形象相应成章。这张单曲最后被定位为“影音书”。与陈绮贞的单曲系列概念类似,查尔斯希望做一个概念性的产品,讲一个故事。

为《风和日丽》设计包装的是当时刚刚首次获得美国格莱美奖“最佳唱片包装设计”提名的唱片设计师萧青阳。萧青阳曾经为《C’est La Vie》友情操刀,一分钱设计费也没收。他设计流行音乐唱片的封套来养活自己,也设计独立音乐的唱片包装,来追求自由的发挥空间,从来不从独立乐队那里计较报酬。但是在包装用料上,萧青阳也从不在乎成本,这常常让独立唱片公司的老板们感到头疼。

在2005年末的一次采访中,萧青阳曾经说:“我用的材料确实很贵,原因是我不希望让人觉得你这个非主流唱片公司很穷,用的材料都是不好的。我希望很穷,包装设计的很朴素,可是那个材料其实是很讲究的。我觉得该花的时候就是要花,做对了才是最重要的。”他的这个观点与查尔斯不谋而合。

在台湾,一张唱片的制作费(包括压盘、印刷等)通常在30台币左右,而《风和日丽》的成本却高达110台币,远远高出普通水平,最后在市场上的定价高达349台币,等于一张专辑的价钱。

因为结合了“明信片书”与“单曲”的概念,《风和日丽》在市场定位较为含糊。对于买音乐的人来说,以一张专辑的钱来买一张单曲,显然不太值得;而对于选购明信片的人来说,《风和日丽》却出现在书店的CD架上而不是书架上。不过并不是每一张唱片的成败都要靠销量来衡量,《风和日丽》对于查尔斯,更多的是实现他的理想,将自己的摄影作品与自然卷的音乐结合。“最后也没有赔到钱,还赚了一点点。”

至于那三项金曲奖提名,自然卷全部铩羽而归。在金曲奖前后,也一度传出有主流唱片公司要挖走自然卷的消息。这证明他们已经从一支少有媒体曝光的独立乐队,变为一支在主流唱片公司眼中也有价值的乐队了。但让人倍感意外的是,金曲奖也将自然卷推向了解散的边缘。

2005年12月,自然卷的第二张专辑《大卷包小卷》赶在圣诞节前发表。专辑发行后,娃娃和奇哥仍然一起表演了半个多月,为专辑做宣传。不过随后娃娃的嗓子出了问题,自然卷不得不取消几场预先订好的演出。关于娃娃与奇哥在合作上出现矛盾的小道消息,那时已经在台湾独立音乐圈内不胫而走。

2006年2月12日,查尔斯在“风和日丽”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名为“Goodbye!自然卷!——终于还是要分开了”的文章,文章中细数了“风和日丽”和自然卷一起走过的日子,并证实了娃娃和奇哥不再继续合作的消息。查尔斯写到:“如果说自然卷是一件商品,那它确实是相当成功的商品;可偏偏它又不只是一件商品,它有感情,有生命,它跟我们的生活早已经紧紧连结在一起……随着金曲奖而来的镁光灯,让奇哥萌生退意,他开始怀疑当初纯真的初衷是否已经背离……”

查尔斯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说:“大概就是金曲奖之后,在外人看他们是状态非常好,正在往上爬的乐团,但是其实他们想要做的事情,方向上不一样,(两个人)没法协调到一个很好的情绪。做独立音乐,既然不开心,就没必要合作了吧。这个事情有点复杂,他们的认知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自然卷与“风和日丽”的合约刚好期满,双方不再续约。查尔斯对自然卷一事感到惋惜,但也很尊重奇哥和娃娃的选择。奇哥回忆起当年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说到:“查尔斯起初是惊讶,后来在我说明原委后,他也就理解了。”

奇哥虽然在日后又继续以自然卷的名义演出、发表唱片,但他成立了自己的“给气人音乐社”,没有再与“风和日丽”合作。奇哥解释说:“从跟娃娃不再合作以后,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处理所有的事情,加上‘风和日丽’也签了好几个新人,有出片的计划,之后应该会更忙,所以就决定自己搞定所有事,不再合作。当然我也从查尔斯那里吸收了许多经验。”

-----------

在自然卷告别“风和日丽”前后,查尔斯相继在2005年1月和2006年8月与929乐团和黄玠签约。虽然查尔斯声称,他挑选乐团并没有一定标准,只凭“自己喜好”,但929与黄玠在音乐风格上,依然偏向清新的民谣。黄玠随后也加入了929,成为正式团员之一,经过这两年的磨练,他们逐渐告别青涩的状态,走向成熟。929刚刚在台北和台中两地举行了两场演唱会,吸引了上千人捧场,是台湾目前最红火的新乐队之一。“现在很多大学生,不见得要看蔡依林,S.H.E.,反而想看929这样的乐团。因为很多学生也在玩乐团,他们会觉得,很好听,而且其实可以成为一个模仿的对象。”查尔斯说。

929的主唱吴志宁的父亲是台湾诗人吴晟,“风和日丽”将厂牌下的第6和第7号出品编号献给了他:前者取名《甜蜜的负荷——吴晟 诗·诵》,由吴晟自己朗读自己的诗歌;后者取名《甜蜜的负荷——吴晟 诗·歌》,由吴志宁、张悬等人,用歌曲诠释吴晟的诗。这两张专辑入围了新一届格莱美奖的“套装专辑包装设计奖”,而设计师正是与“风和日丽”合作多年的萧青阳,这已是他5年内第3度入围格莱美。

2008年2月,“风和日丽”终于增添了一名助手Kate,协助查尔斯负责“风和日丽”旗下乐队的演出及媒体宣传事宜。同年5月,在台湾已经有一定影响力的熊宝贝,也签约“风和日丽”。而目前台湾音乐圈内最炙手可热的独立歌手卢广仲的成功也与“风和日丽”脱不了关系:卢广仲的老板是陈绮贞的男友兼吉他手钟成虎,他们与“风和日丽”合作,为卢广仲发行了3张单曲。这3张单曲就像陈绮贞的那些单曲一样,是专辑发行前的投石问路,也是专辑发行前的人气累积。

“风和日丽”的优势何在?查尔斯认为:“‘风和日丽’被看见的方式比较独特,产品也有一定的风格与品质。”

“风和日丽”今年进入第7个年头,查尔斯和“院子”咖啡的主人雷佩菁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一个两岁半的儿子。这6年的时间里,“风和日丽”虽然只出版了10张唱片,另外发行了7张单曲,但却是台湾独立音乐迅猛发展背后的重要推动力量。“风和日丽”是台湾独立圈中最先意识到单曲价值的厂牌,它契合了互联网时代听众的诉求与聆听习惯,与此同时却没有放弃实体唱片的存在价值,反而将唱片的价值扩大到最大,提炼了音乐的人文内涵。

接下来,查尔斯除了稳扎稳打,在明年有一系列唱片发行计划之外,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办自己的音乐节。“慢慢的成长就是最好的方式。”他说。 -end-

附上风和日丽的出品列表:

AGD001 自然卷 C’est La Vie
AGD002 自然卷 风和日丽
AGD003 929 929
AGD004 自然卷 大卷包小卷
AGD005 黄玠 绿色的日子
AGD006 吴晟 甜蜜的负荷——吴晟 诗·诵
AGD007 吴晟 甜蜜的负荷——吴晟 诗·歌
AGD008 熊宝贝 萤火
AGD009 929 也许像星星
AGD010 何欣穗 我们快乐地向前走

——以上摘自《城市画报》 2009.2月中上市的 225/226合刊

风和日丽唱片行旗下的艺人现在有:Nylas、吴志宁、草莓救星、黄玠、黄小桢、烟圈、何欣穗。

风和日丽在此文之后发行的专辑有:

黄玠【我的高中同学】2010年10月

卢广仲 第四张独立EP 【四果冰】2010年8月18日

【风和日丽连连看音乐合辑】2010年6月

黄小桢【No Budget】2009年7月

929【相逢EP】2009年4月

NyLas【同名专辑:NyLas】2009年3月
魏濂
作者魏濂
2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魏濂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