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变态导演的变态三部曲

果猪 2008-04-04 00:46:21
文:果猪

浩瀚的香港影库中,群星璀璨,万芳争艳,有无数的电影令你眼花缭乱,比如某些人历数自己的电影作品如何如何多,拍片如何如何快——或者如何如何慢,然后我们将这个特点归纳为某导演的“特点”。然而这些都与电影的本身无关。
一个导演让你深刻地记住他的名字,绝对不会因为他拍片多少、速度快慢。
而说到底,无非是电影本身触动了你。
 有时候,这个触动,非常突然。

某日,一伙大圈打劫金铺未遂;引发了另一伙潜藏的匪徒被重案组警察注意。
在办案的过程中,阿Sam一直想撮合茶餐厅老板娘Mandy与上司兼好友的Ken Sir;枪神的老婆却突然生了三胞胎,而他在外面另有一个小老婆; Macy看上去喜欢Ken Sir,而实际上她喜欢的是Jimmy;他们以为Mandy遇到匪徒的袭击,但是Mandy却好好地站在他们的面前; ……
我们以为有些事看上去是这样,但其实未必是这样。
就好象枪神一个劲地问阿Sam,“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电影也一直在提醒我们“你有没有用心在看啊!”
但是我们被它那湿答答的天气搞得浑浑欲睡。
直到最后一刻,当我们看到警察被一帮匪徒轻而易举地干掉,然后说:“哦,原来这就是‘非常突然’,果然非常突然哦!”
事实上当你不留意一部电影
文:果猪

浩瀚的香港影库中,群星璀璨,万芳争艳,有无数的电影令你眼花缭乱,比如某些人历数自己的电影作品如何如何多,拍片如何如何快——或者如何如何慢,然后我们将这个特点归纳为某导演的“特点”。然而这些都与电影的本身无关。
一个导演让你深刻地记住他的名字,绝对不会因为他拍片多少、速度快慢。
而说到底,无非是电影本身触动了你。
 有时候,这个触动,非常突然。

某日,一伙大圈打劫金铺未遂;引发了另一伙潜藏的匪徒被重案组警察注意。
在办案的过程中,阿Sam一直想撮合茶餐厅老板娘Mandy与上司兼好友的Ken Sir;枪神的老婆却突然生了三胞胎,而他在外面另有一个小老婆; Macy看上去喜欢Ken Sir,而实际上她喜欢的是Jimmy;他们以为Mandy遇到匪徒的袭击,但是Mandy却好好地站在他们的面前; ……
我们以为有些事看上去是这样,但其实未必是这样。
就好象枪神一个劲地问阿Sam,“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电影也一直在提醒我们“你有没有用心在看啊!”
但是我们被它那湿答答的天气搞得浑浑欲睡。
直到最后一刻,当我们看到警察被一帮匪徒轻而易举地干掉,然后说:“哦,原来这就是‘非常突然’,果然非常突然哦!”
事实上当你不留意一部电影的时候,它作出任何举动你都会熟若无睹。就好比一个女孩子明明喜欢的是你,但是她却不会明白地向你表白,而是和你的朋友相当亲热。那只是表示她希望引起你的注意。而一般情况下,我们常常会错意,表错情。
你可以再回头看看这部电影,会发现TM的“非常突然”实际上非常讽刺——比如电影中看上去手脚不怎么利落的“大圈”,实际上早就说明了自己是东北来的猎户。
我们都是凡人,而凡人常常会忽视一些很明显的细节。那个人在偷窥着人们的反应,然后鬼鬼地笑。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打劫不熟练,并不代表枪法不准。

然后,来看《暗花》。
基哥和佐治两大龙头打得焦头烂额正准备和谈,而这时却传出了基哥出暗花买五百万佐治的人头。显然,这是一个圈套,而这个圈套的目的何在?它又将怎么布置这个局?谁又在真正执行这个杀人计划?到底是谁在搞鬼?
而我们得到的答案是:“一个小时后你就知道了!”
于是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原本哆哆嗦嗦的小妓女突然神情肃穆地望着你。阿荣看上去应该比较安全,但你却发现他的人头在自己的后备厢里,而工作间无缘无故多出了一大笔钱,随后警察就来调查……
“到底是谁在搞鬼”的问题已经变的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如何能从恐怖中醒来。
“一个十几年都没回过澳门的老家伙,能狠到哪去!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我倒很想见见他。”阿伟在故事的开始如是说。
现在我们知道,有些问题最好不要知道答案,因那个答案相当危险。

《非常突然》实际上都已经处处暗示,只是心不在焉,结果就“非常突然”;而《暗花》则突然把你丢到一口深井里,你开始会问“谁搞的鬼”、随后你会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而最后,一块石头砸下来将你活埋。

 千万不要怨天尤人,这个世界未必是不可改变的。
比如阿武挨了一顿打,大佬说“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但是“四分之一柱香”之后,满身血圬的阿武又站到了他面前;他去酒席拼命一博,结果却赢来了大把的钱;五星级的酒店绝对只招待外国人,哪怕对方挨打也都一样坚持,结果还是给了他们一间可以看到烟火的房间。

时间凝结在了一九九七。

这是一个令香港人充满矛盾和不安的时刻,因所有的一切都未可知。有些人选择逃离,有些人选择同归于尽。Kaven是这样一个女子,她十几岁委身于一个男子,并为他杀了人,坐了牢。她想:我去杀个人,赚到的钱然后留给他,让他后悔一辈子。
但是,谁又真的在乎谁呢?
当自己都不再在乎自己的时候,自然任何其他的人也都非常地靠不住了。
这最为灿烂痴迷的星夜,两只手在街空中交错,然而过了今晚之后,他们知道,两个人只能活一个。

然后Kaven强忍泪水说:“答应我一件事,在我明天出发以后,你不要看电视,不要看报纸,不要听收音机,最好马上飞走;你不知道,就永远不会当我死了……”
而阿武却只是笑笑:“记住,不要看电视,不要看报纸……”随后他绝尘而去。

许多年前,她为了一个男人而甘愿赴死;而许多年后,一个男人同样笑着为她而去…… 他让她飞去那理想中的地方,而他静静地躺在那里,目送她远去。那个地方叫做:Paradise(天堂)。

—————————————— 有些人在你的生命中就像是一本杂志,随后翻翻,然后丢弃;而有些人则如同一本很有味道的书,时不时,你就会拿出来翻一下。我现在说的这个人,名字叫游达志。

注: 1. 非常突然 (1998) 2. 两个只能活一个 (1997) 3. 暗花 (1997) 游达志是以上三部电影的导演,他在银河映像时期的这三部作品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离开银河之后,他只拍摄了一部电影《废柴同盟》,随后再没有电影作品面世。
展开查看全文
果猪
作者果猪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6 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