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王天林——梁朝伟之所以为梁朝伟

sonnet 2010-11-17 10:40:37

王天林,浙江绍兴人,生于上海。17岁到香港,1947年由叔父王鹏翼引进影坛,先后做过冲印、录音、场记、助导等工作。

1950年,22岁的王天林正式任导演,处女作《峨嵋飞剑侠》,成名作《桃花江》,掀起歌唱片潮流。1958年加入电懋,之后十几年一直是该公司(后更名为国泰)主将。1959年执导《家有喜事》,获第7届亚洲影展最佳导演奖。执导的名片还有《野玫瑰之恋》、《南北和》、《深官怨》、《小儿女》、《野玫瑰之恋》、《啼笑因缘》等。早期他甚至还执导过潮语片、厦语片、以及泰国片、菲律宾片。

1973年加入无线电视台任监制,对香港电视剧发展影响至深。监制作品有《万水千山总是情》、《书剑恩仇录》、《陆小凤》、郑少秋《楚留香》、83年《射雕英雄传》、86年《倚天屠龙记》等。

杜琪峰和林岭东的启蒙授业恩师,王晶的父亲。2005年入选“香港影史百佳导演”。现已退休颐养天年,近年来,他常在徒弟杜琪峰电影中客串--简直是香港电影的活化石。 (图为王天林父子)


梁朝伟之所以为梁朝伟
作者:王天林


目录:

序言:一个康城影帝的诞生

第一言:在无线的日子
·他是个很特别的孩子
·无线其实把他当宝

第二言:作为一个香港电影人
·他不容易
·不只一个王家卫

第三言:一个康城影帝所走过的四个阶段 他们与伟仔并肩齐走
·第一阶段:起。(从85年的第一部电影到90年第一次与王家卫合作)
·第二阶段:承。(从90年到94年的第一个影帝头衔)
·第三阶段:转。(从《重庆森林》到《春光乍泄》)
·第四阶段:合。(从《春光乍泄》到康城影帝)

梁朝伟之所以为梁朝伟 /王天林
我是在5月22日早上看到电视新闻里关于伟仔在法国得奖的消息的。当天,就有不少人打来电话跟我聊起了这件事,听语气,所有人都很高兴,我自然也很开心。

  伟仔勇夺康城影帝,为港人争光,不仅香港人脸上有光,全体华人也都有理由为此高兴。要知道,香港在此之前,还没有一个康城影帝!而大陆也仅有一位。我从来没有想到香港电影在国际上会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香港电影在90年代中后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能有如此成绩,可喜可贺。看着香港电影从辉煌走向低迷,如今伟仔得奖,确实是一针强心剂,我想谁都不会再有理由不努力拍电影了。

  关于伟仔,我几乎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从无线至今,我一直很注意他。其实他和无线的合约到期以后,有两条路摆在他的面前,一是继续留在电视台发展,二就是拓展自己的事业。结果,他选择了后者,从现在来看,他的选择是很对,但在当时,我是有点替他担心的。我知道他一旦选择了拍电影,要么就很成功,要么就很平淡,没有其它的可能性。结果,我的猜测是对的,有一段时间,香港电影很混乱,他自己也很困惑,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但当时是没的他选择的。但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第一言:在无线的日子

  他是个很特别的孩子

  从我第一次看到伟仔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小孩很特殊。

  艺训班里那么多学员中,就属他最靓仔,也最难驯化。老师说,教这个靓仔很头疼,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别人上堂中规中矩,他虽然很认真上堂,但就是不按老师的话去做,问他话也不理,样子又特别乖仔,斯斯文文的,但就是爱找些麻烦。现在看来,那时的伟仔已经好有演戏的想法,其实早在艺训班的时候,他已经胜了别人一大筹了。

  后来林丽珍选中伟仔做「四三零穿梭机」,认为他可塑性很强,几特别。其实也是啊,你看那时还有谁比他更靓仔呢?

  其实我到现在都觉得依伟仔的成熟性格不适合做儿童节目,但林丽珍不这么想,结果证明她是对的,而我错了。「四三零穿梭机」是当时无线的金牌节目之一,是伟仔把它带到了这个高度。据我所知,当时看伟仔节目的小朋友,至今还能做到伟仔的戏场场捧场。也许这就是一个明星深入人心的表现吧,也是当时香港电视业兴旺的最好体现,你看现在还有哪个小朋友会看「四三零穿梭机」呢?都坐到电脑前打游戏了!这个节目也早就不存在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的。

  当时我就跟别人说,伟仔个仔前途无量。但我还有一重疑虑,即是,如果当初毕业时无人要他,那怎么办呢?是!伟仔是可以好红,好优秀,好巴闭,但如果当时放弃了他,或者他一旦放弃了自己,那他同样可以好堕落。其实那时的伟仔,如同好多人所讲,有自闭倾向,他的那些想法、对演戏的看法,都跟别人不同,别人亦不明。但好在老天眷顾伟仔,让他可以顺利发展。他自己亦争气,很懂得如何在这个圈生存。所以说,伟仔他很特别。

  无线其实把他当宝

  我听到有这样一种说法,说无线对待伟仔并不公平,搞到他很残。

  也许无线会反驳说“我们都很将伟仔当宝!”其实这也是事实。但当时香港的观众甚至全世界的华人都要看伟仔,正因为如此,所以无线对待伟仔并不好,他们根本不想让伟仔休息!

  「鹿鼎记」以后,所有人都认识了梁朝伟,「新扎师兄」以后,所有人都喜欢了伟仔,包括我亲戚家、朋友家的孩子。当然,我说过,伟仔一定会红。其实在他刚进无线的时候,“梁朝伟拥有难得的天赋和潜力”就已经几乎是无线上上下下达成的共识了,就看高层的决策者以后怎么去捧他了。但我估不到他会红得那么快!为什么呢?因为他有条件,有运气,更有实力!再加上一部「新扎师兄」,熟悉伟仔的人、且看过这部戏的观众,心里都应该明白,无线历史上的这部经典之作,其实就是为伟仔量身定做的。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描述「新扎师兄」对于梁朝伟本人、对于观众、对无线本身,甚至对于香港社会某方面所起的作用。「新扎师兄」是属于那个时代的,张伟杰同样如此,所以只要是看过这部戏的人,杰仔就会留在他们的心里,甚至会永远牵挂住这个靓仔师兄。这种记忆是很温馨的,就好象现在的一些人回忆起自己当初年少时看「四三零穿梭机」的时光一样,虽然一去不复返了,但看到如今贵为康城影帝的伟仔,每个人都会唏嘘时光的流逝。比如当年的五虎将,如今只剩下伟仔和华仔继续打拼。

  当年无线捧“五虎将”,伟仔是小阿弟的身份,谁会想到那么多年后的今天,这个小阿弟会为香港拿个康城影帝回来呢?都说“五虎将”中最红的是华仔同伟仔,这话不错,现在都得证明。但华仔会这么红,讲真的,我想不到。华仔,不错,很努力,但我一度觉得他缺乏些艺术创造力同才华,而这些,伟仔都不缺。当然,现在看来,伟仔在电影这方的成绩好过华仔,而华仔的发展好全面,也刚刚拿了影帝,我不想发表什么看法,华仔同伟仔,我都是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但从我个人来讲,无论于公于私,我都要偏向伟仔。原因好简单,我已经说过,我觉得伟仔很特别,他可以很有的收,也很有的放,无论演戏上或做人做事上。还有一点,华仔不做演员,做生意,做什么都会很成功,而伟仔,他的表达更私人一点,也不懂得应衬别人,除了演戏外,也许其他就根本不适合他,所以比起华仔,伟仔为何更懂得演戏,也为何演戏方面成绩那么好,就很好解释了。因为他的性格,也因为他不平凡的经历。

  在无线这几年,我知伟仔没有真正休息过,几次三番都累得爬不起来,这对他来说确实不公平,但这恰恰是他受欢迎的体现。当时观众都点名要看伟仔,你叫无线怎么办?不让伟仔演?观众不满意;让伟仔演,不错,收视率有了保证,但你又能保证这个角色真的适合他?无线很难办,确实难办!你以为六叔(邵逸夫)不急?急到死!但又找不到第二个梁朝伟来分身。要是当时就有克隆,无线第一个要克隆的是谁?当然是伟仔!梁朝伟累垮了,无线日子绝对难过,但要无线放伟仔几个月半年的假,又不可能。

  现在回想起来,在无线历史上,或者说在香港电视历史上,可以有几个伟仔呢?梁朝伟就只有一个!他演韦小宝,演到金庸先生都交口称赞,无线还有什么理由不把他当宝呢?

  第二言:作为一个香港电影人

  他不容易

  没有人想象得到在香港这个地方做演员有多么的不容易!尤其是像伟仔这样的演员。

  别人都说,伟仔那么红,有多风光啊!但谁又想到伟仔的压力有多重!我说过伟仔很特别,这个特别还表现在他拍戏不象别的明星那样单纯地想上位出名、想赚钱,他的想法要复杂得多,对自己要求又很高,所以他很累。无线给他的工作,他没的选,当然更推不掉,但是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观众啊!怎么办呢?继续硬着头皮上!

  但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没有在无线时的锻炼,伟仔在电影界也许就不会有如今伟大的作为。为什么现在的新人挑不起大梁?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和锻炼,现在有几个新人不是一飞冲天的?靠些关系,一夜之间就可以红!说他们有天赋,但谁光靠天赋吃饭的?天赋最多用个两三年就用完了!哪个好演员是用天赋在演戏的?没有!不错,天赋是好重要,但当然要靠努力才能上位的!什么叫天赋?依伟仔的性格,能把韦小宝演神,这叫天赋!什么叫努力?能在这个圈埋头拼个十八二十年,这就是叫努力!

  我说伟仔不容易,因为电视台和电影圈是完全不同的,他在这两个地方拼了将近二十年了,两方面都有好成绩。所以他不容易!

  我自认还不够班对这个圈指手划脚,但香港电影是个什么情况我很清楚。别人要是问你拍电影为什么?如果你回答是为艺术,为电影理想,肯定有很多香港人说你神经病!为什么?金钱至上嘛!你不为赚钱,拍电影做什么?

  当演员尤其如此了,你不赚钱,别说养不活自己,更别谈家人了。在电影这个圈子混很难,很多人都混不下去。如果要熬出头,除了身体外,还要耐心,要实料,要运气,要有人赏识,很多因素,缺了一点也不行的。人人都想当发哥,当成龙,哪有那么容易?!这个圈子好现实的,你要做影帝,光有天赋没用的。

  伟仔熬了多久才拿到第一个影帝的?从83年出道到94年,整整11年!难道11年前他就没有实力拿这个奖?当然不是!依我看《地下情》的时候,伟仔已经具备了这个实力!但这一行有这一行的游戏规则。伟仔当年输给谁?发哥!发哥的《英雄本色》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不是一部单纯意义上的电影了,它影响了很多人,就好象李小龙。小马哥,说得夸张一点,在一些人眼里就是他们活活生生的大佬!所以伟仔当年一个新人,输给发哥是正常,但不能说是绝对的公平,因为评委也是人嘛。

  其实梁朝伟毕竟是梁朝伟,他能熬过这11年,证明他实在是个伟大的演员,当评委都把他算作“最佳男配角”时候,其实他早已经是“最佳男主角”了,缺的只是一个形式上的证明,但香港人还是迟了一步,因为最早把对于伟仔的演技的承认形式化的是金马奖,虽然稍后的金像奖也终于给了伟仔他早该得的奖,但我始终认为这是香港电影界的遗憾,因为梁朝伟是香港培养出来的,但他们比台湾人晚了一步。

  如果换一个角度看呢?11年放在现在一些所谓的中生代的演员身上,别说拿奖了,就连提名都没有一个!中生代的责任是最重的,但现在的香港电影还不是靠一些老将撑着?伟仔38岁了,不妨猜猜看,比伟仔晚一两辈的那些演员到38岁都会在哪里?会是个什么样?别说为香港争光了,为自己争光都难!不信等着看好了。

  说这些不是说我以一论全,我也不可能希望所有的香港本土演员都能像伟仔、大哥(成龙)、发哥那样出息,但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应该保持一份清醒的头脑,香港电影存在的问题很多,如果大家再不识努力,问题会更多,多到不能收场,到了那时任凭再有多少个梁朝伟周润发成龙张曼玉都是不管用的。

  不只一个王家卫

  这次伟仔还是凭着王家卫的电影拿了奖,我听一些人算过这么一笔帐,说梁朝伟的六个影帝奖杯都是拍王家卫的电影得的。这么说没错,事实来的。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总不能说这是一件坏事吧?得奖始终是一件好事,更何况这个奖是为香港电影争光!

  一部电影或是参与演出的演员能不能得奖,不是导演能够控制的,也许凭王家卫的经验可以掌握到一点评委的心态或评奖标准,但每一个影展的每一届的评委都是变化的,因此伟仔能不能得奖靠的当然是他的实力,也许还有一点点的运气成分。但伟仔拿影帝凭的都是王家卫的电影,这不是巧合,也不是他们之间谁造就谁的问题,梁朝伟不是单靠王家卫一个人就能够造就得出的!我相信王家卫没有这种本事,他也不敢贪这个功。

  梁朝伟是很多人一起造就的,香港肥沃的文化土壤用整整18年的时间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康城影帝!其间经过了很多的人事——艺训班、当年和伟仔一起在无线工作过的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香港电影人……,是他们一起成就了如今的梁朝伟,不只一个王家卫!

  当年无线捧伟仔是用了很多心血的。不仅一部一部戏的开,让伟仔在小屏幕上有了很多锻炼演技的机会,还放手让他在大银幕上面对更广阔的空间,面对更宽广的观众层,无线的确用心良苦,虽然伟仔在无线的近十年时间很辛苦,但我认为他还是应该感谢无线的,因为拍电影和拍电视毕竟是不同。一部剧往往很长,二三十集,甚至四十集以上,而一部电影只不过相当于大概两集剧的长短,但一部电影所包含的东西却要比两集剧集多得多,也要复杂得多,一个演员识做剧集,不一定能代表他演电影也OK,而拍剧集所经历的那么长时间,当中所涉及到的拍摄方式,以及对演员的要求又是拍电影所不能够缺少的,这就是为什么伟仔能够如此之快的完成从电视台到电影的适应及转变。

  在电视台里,经常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即是刚刚与之告别的一个剧组,过不了多少时间又会再次相遇,因为电视台的人员比起电影来要相对固定,这样的话,对于演员来说,他和导演彼此之间需要些什么东西就很好把握。

  而拍电影就不同,演员也许会同时或者隔很短的时间开两组工,而这两组的导演也许是两种完全不同风格,那要求自然也会完全不同。演员如何去适应,好大的一个程度上决定了他是不是一个好演员或者是不是具备很强的能力。

  比如有的演员只能演王晶或者别的有很详细剧本的导演的电影,而完全适应不了王家卫无剧本或即兴剧本的创作方式。而在梁朝伟身上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他能演王晶更能演王家卫。为什么?因为拍剧的经验!

  香港的剧集很多时候也会采取这样一种拍摄方式:演员刚拿到剧本就要马上进入角色,根本没有时间熟读剧本,这和王家卫的工作方式很相近,众所周知,王家卫未当导演之前,曾在电视台做过编剧和其它工作。而伟仔早已对这种方式“免疫”了,对他来说,不管有没有剧本,喜剧还是悲剧,商业还是艺术,王家卫还是王晶,都无所谓,因为在电视台,他已经演得太多了,经验已足够,还怕什么呢?就像他自己所说:只要给他一个开头,一个结尾,当中由他自由发挥也包导演满意。木村拓哉满腹牢骚也就很好解释了,香港的这种独特的拍电影方式,他连想都想不到的,除非他也接受一下无线地狱般的演技训练。

  此外,试问以下一个问题:侯孝贤和香港导演(尤其是惯拍搞笑片和动作片的导演)有什么不同?

  答案也许很好笑:镜头的长短不同。

  但别小看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差别,对观众来说也许同样是看,但对于演员来说,长镜头和短镜头需要两种完全不同的做戏方法。

  侯孝贤有“长镜头大师”的美誉,而香港的导演很少运用长镜,对于一个香港演员来说,拍前者的戏,就要很连贯地去演,拍后者的戏,虽然动作不要求一气呵成,但要求演员一场场的戏都要记住,这样才不至于后不搭前,弄得莫名其妙。如果是拍剧集,这两种不同风格就都会有所尝试,都要要求演员去努力掌握。

  所以明显地,伟仔在这方面的表现很突出,不论是典型侯孝贤风格的《悲情城市》,或是王家卫(伟仔在《阿飞正传》片尾那段长达3分钟的经典长镜头表演,相信各路影迷一定印象深刻),也不论是吴宇森的经典碎镜或是关锦鹏“piecesbypieces”的片断组合,他都能表现地游刃游余,所向披靡。这也是拍大量剧集锻炼出的结果,无线在这方面的作用是很大的。

  人人都说伟仔“搞笑文武兼备”,能放更能收,能打更能静。什么原因呢?因为他本人的天赋条件,更因为无线!是无线让伟仔有了那么多演出不同类型剧集的机会,这种尝试是很必要的,要不然谁会想到原来那么鬼马的韦小宝以后,伟仔还能收得了心演严肃得多的张伟杰!并且效果都如此不俗;或者观众很难把《春光乍泄》的黎耀辉(我还未能看到《花样年华》,也许周慕云会比黎耀辉更收紧,我期待着)和《东京攻略》的林贵仁联系在一起,但如此反差之大的角色,伟仔都能够轻而易举地拿下!也许没有几个演员能做到(并非“不能”,而是无法如此正确地去把握和区分两种类型角色的界限。)

  所以,比起王家卫,也许无线给予伟仔的东西要多得多,也重要得多。

  另外,除了王家卫,其他的各位导演至于培养伟仔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漠的。以下我以伟仔与王家卫的合作为标准分了四个阶段加以说明。

  第三言:一个康城影帝所走过的四个阶段

  他们与伟仔并肩齐走

  第一阶段:起。(从85年的第一部电影到90年第一次与王家卫合作)

  这期间有5年的时间,这5年里,伟仔分别和近十位导演有过合作。其中包括楚原、尔冬升、关锦鹏、谭家明、吴宇森和侯孝贤。这6位导演对与伟仔的作用不可谓不大。

  楚原作为六七十年代香港电影的一个颇为重要的导演,他带给伟仔的除了一些演戏的技巧外,最重要的应该是经验,对于一个初涉影圈的演员来说,没有什么比经验更重要的了,《花心红杏》是新浪潮蓬勃发展时期的一部作品,影响也许远不及楚原的一些老作品,但伟仔的第二部就能遇到楚原这个老手,可以说是获益匪浅。

  遇到关锦鹏,伟仔可以说是真正开始演电影了,如果说前几部戏是小试牛刀的话,那到了《地下情》,就必须拿出点真本事了。那时的阿关还远远没有像今天这样声名远播,《地下情》也仅仅是他的第二部作品,虽然如此,阿关独特的个人风格却已经显现,即是对于女性情怀的特殊关照。阿关的电影素以“细腻”著名,要在一部女人为主角的影片中立足,还要表现出足够的细腻,对于伟仔来说,难度颇大,何况《地下情》是伟仔第一次挑大梁,担正男主角,而张树海又不是一个能为所有人都接受的角色,所以我绝对佩服当时年轻的伟仔的勇气。年轻的导演加上更年轻的演员,之间所擦出的火花,应该是双方都难以忘怀的。《地下情》中的伟仔表现出了他与24岁的年龄不吻合的成熟,片中伟仔不失时机的内敛表演,应该是王家卫电影中的先驱表现,所以别以为梁朝伟只有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才收得紧。

  《地下情》让伟仔第一次获得了影帝提名,同时也让他第一次体验到了香港电影竞争的残酷,但没过多久,他便遇到了另一个领奖台上的常客——尔冬升。小宝是一个颇善于把握和控制演员的导演,他的电影往往给演员很大的发挥空间,这对于伟仔这样一个“出跳”的演员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人民英雄》有很多元素的集合,包括演员,狄龙作为一个“老戏骨”,他带给伟仔的演戏方面的直观感受,有时甚至要超过导演,因为大家都是演员,演对手戏是一种直接的演技较量,伟仔是个很有悟性,充满灵气的演员,相信他一定偷了狄龙大哥不少的师,而这种经验是王家卫所不能给予的,因为导演不可能在演技方面给予演员太多有用的指导,尤其是王家卫这样的导演。多方配合,使伟仔有了得奖的机会,虽然是配角奖,但有了基典,便有上升的可能。

  伟仔说过谭家明是一个对他很有影响的导演之一。谭家明是新浪潮时期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他的《烈火青春》可谓轰动一时,而他与伟仔合作的却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杀手蝴碟梦》,伟仔同样还是演一个小人物,却演出了不同的味道。谭家明拍戏向来严谨,甚至于苛刻,对于伟仔这么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演员来说,过程虽然痛苦,但也不失为是一种锻炼的机会,伟仔能有如今的自觉性,离不开像谭家明这种类型导演的某些约束力,所以伟仔才会特别享受王家卫那种“宽松”的要求。这种自觉给他带来了第二个最佳男配角奖,也为今后的“放松”留下了空间。而吴宇森也同样如此。

  《喋血街头》对于伟仔来说,应该算是“印象深刻”,也许他怀疑自己的演技,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伟仔曾说自己有一个阶段特别喜欢用“脑”演戏,即是想得太多,所以限定自己的框框就越多,《碟血街头》也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依我看来,伟仔除了用脑过度外,用力也过度了,他显得很紧张,也许是压力过重的原因。但这也好,经过这次,伟仔变得越来越用“心”了,所以到了《阿飞正传》,他才会明显看到自己的转变,虽然他很谦虚地以一句“点解他可以把我拍成这样?”而把功劳都归给了王家卫,但我觉得伟仔是靠他自己,在经历了迷惑和不解以后,把自己的演技提高了一个档次,而王家卫只是仅仅捕捉到了而已。

  而说到影响和帮助,侯孝贤显然比王家卫给予伟仔的要多得多,侯孝贤是最先带领伟仔走出去的。作为一个演员,能参与侯孝贤的作品,是一种荣幸,也是香港电影的荣幸,何况是《悲情城市》那么重要的一部杰作。所有的这些积累,汇集到了《阿飞正传》这部电影,于是,转变就是显而易见的了。只能说王家卫很幸运,交给他的是一个经过那么多的大师共同打造过的梁朝伟,而不是刚入行时的那个只凭着过人的天赋技巧演戏的梁朝伟,这么看来,伟仔没有演完整部《阿飞正传》,实在是个遗憾!

  第二阶段:承。(从90年到94年的第一个影帝头衔)

  这个阶段对一个演员来说,至关重要。有了经验,有了方向,走上了正轨,就看是否能前进了。

  而在这4年里,对于伟仔来说,是最困难的,他面临着很多选择,但最后,他赢了。

  这一阶段里有近20位导演与伟仔有过合作,而合作次数不只一次的有以下几位:杜琪峰、陈可辛、李志毅、柯受良和曾志伟。前三者对伟仔的影响是很大的。

  如果说《阿飞正传》后,按伟仔自己所说,他发现了自己以往不曾发现的另一面。但他并没有机会很快地把自己的这个“另一面”展示出来,也许是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所以需要再酝酿一下,但更多的原因,应该是香港电影本身的问题所至。90年代初的香港电影,在经过了80年代的繁华后,开始走向了一种表面的浮华,大量的跟风作品开始涌现,创作性急剧下降,作为一个香港本土演员,不免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个阶段的梁朝伟,虽然产量是四个阶段中最多的,但质量也是最参差不齐的,但主要责任并不在他。我之前说过,虽然这一阶段梁朝伟很清楚他要什么,但很多时候,他是没的选择的。

  所以我想首先提一下杜琪峰。那个时候的杜琪峰同样处于摸索阶段,他和伟仔合作的两部电影《沙滩仔与周师奶》和《踢到宝》,在票房上来说,并不算成功。但失败并不是坏事,他让杜琪峰很快找到了他自己的方向,而在伟仔看来,他也是在尝试,接触不同的导演,接演不同的角色。

  《阿飞正传》后,他要找到一种能够承载自己演技另一面的东西。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阶段里,伟仔大部分演的都是一些小人物,平民英雄,一些往往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悲情人物,且合作的导演数量也是最多的,或许大家没能看到《阿飞正传》片末的影子,但伟仔其实是在寻求一种更高的境界,在香港电影污浊的大环境里,他在尽量保持自己的自觉和自醒同时,于平淡中去摸索一条更长远的道路。而在这一方面,UFO为他提供了一条捷径。

  《新难兄难弟》和《风尘三侠》不仅使伟仔不必承受过多的票房方面的压力,更重要的是,陈可辛和李志毅发掘到了伟仔辛苦适应混浊空气下的清新一面,这也是UFO的高明所在,在商业和艺术间保留一块自己的空间,而介于主流与非主流之间,两面都能生存无忧,这才是梁朝伟的与众不同之处,他在矜持自己理念的同时,奇迹般地没有被香港污浊的主流电影市场抛弃,且生存地有滋有味。张艾嘉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邀请伟仔演一部如此清新的《三个夏天》,而观众也由此惊喜地发现了伟仔如此内敛深刻的一面。王家卫还是幸运的,四年过去,最后交到他手里的梁朝伟明显成熟了很多,伟仔把这四年里的积累,再一次毫无保留地留给了王家卫,留给了《重庆森林》,虽然他只拍了11天,但对于伟仔来说,是到了丰收的时候了。

  第三阶段:转。(从《重庆森林》到《春光乍泄》)

  这一阶段的伟仔,应该开始特别注意电影的质量。因为自己已是影帝,巩固演技是一大课题,再加上这时的香港电影的泡沫已经开始破灭,沉沦在所难免。对于伟仔来说,已经不必像前一个阶段那样和大量的导演合作,接拍大量的电影,他所需要的,是能够真正挖掘他其它潜力的导演,比如李志毅。

  《重庆森林》后,到《春光乍泄》的3年时间里,伟仔拍了7部左右的电影,其中跟UFO的合作就占了三部。而其中就有两部是跟李志毅合作的《流氓医生》和《救世神棍》。两部片都可以看到他很多不同以往的表现。

  以前看伟仔的电影,搞笑就是搞笑,深沉就是深沉,分得很开,而《流氓医生》中的刘文,则让我们见识了伟仔无与伦比的控制力,那时我彻底明白了什么叫“收放自如”。《流氓医生》里的伟仔其实已经把“搞笑”和“沉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了,换做别的演员,一会儿哭,一会儿又吊儿朗当,无所谓的样子,甚至疯狂搞笑,会让观众有一种角色分离的离间感,使观众很难投入,而刘文又是一个在某些方面让人有点接受不了的“怪人“,所以演起来很有难度,但难以置信的是,伟仔能把握得那么好!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更何况主人公本来是个漫画人物,不免先入为主,但可贵的是,伟仔并没有把角色框在框框里,或者像周星驰那样做出漫画似的夸张表情,他把刘文处理地更人性化,跟富有人情味,虽然这种味道被他很好地掩盖了,没有单纯地表面化,但是观众还是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

  所以说李志毅是很懂得经营梁朝伟的,他把伟仔从王家卫那里解放出来,经过一番打造,再交还给王家卫时的伟仔就更懂得如何去调整自己的心态了,不至于被那些“疯子”折磨死。

  而这一阶段伟仔已经开始和华语电影以外的导演合作了,他没有跟风去好莱坞,而是选择了更偏的越南导演陈英雄。而伟仔对电影独特的理解也就是表现在这里,他很自觉、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所要走的方向、所要的东西,这样的演员,是适合给王家卫锤炼的,因为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境况很清楚,很难与王家卫合作十几年那么长的时间。

  第四阶段:合。(从《春光乍泄》到康城影帝)

  《春光乍泄》给予伟仔的除了是第二次的称帝外,还让他看到了自己和一些国际所谓的巨星并没有多大的差距,甚至自己比别人更胜一筹,但他还是输了,输的原因不在他自己身上,而是他所不能掌握的其它方面。所以可以看到,《春光乍泄》后的伟仔,很尽量地去拓展自己的戏路,虽然他的戏路已经够宽了。

  《暗花》、《黑狱断肠歌》、《海上花》、《超时空要爱》,这些电影,在以前伟仔的作品中很难找到相同的类型,但《春光乍泄》以后,伟仔知道要更多的挖掘自身的可能性,就要多尝试一些新鲜的难度更大的角色,甚至于像《黑狱断肠歌》这样的电影。

  这一阶段有3年多的时间,也有七位导演和伟仔合作。其中大部分是第一次合作的,也有再次合作的,如侯孝贤。而这一阶段的香港电影正处在最低谷,所有的香港人也同样面临着一个重要的考验——香港回归。无论香港电影本身或是伟仔,都需要思考或者说是反思一下:香港电影到底能走多远,而自己又将何去何从。

  其实这个阶段的伟仔,已经很难有角色对他构成难度了,所以他有意识地挑一些“偏”一点的角色去演也不足为奇,只是观众似乎并不太接受他这方面的改变。而伟仔说过,他是个很“自私”的演员,他不会考虑观众的想法,只要他认为是他想演的,他就会去演,所以我就会经常听到一些喜欢伟仔的朋友抱怨,说自己很想看伟仔演某一类型的角色,而他偏偏不演,等到某一个时候,又会出奇不意地看到他演了。

  其实伟仔接戏是很有原则的,他不会让自己在某一种相同类型的角色上固定,所以永远也别想猜测伟仔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比如去年还在想《玻璃樽》以后伟仔去哪儿了,而年初就看到他的《东京攻略》,在银幕上蹦蹦跳跳,现在又在康城拿了个影帝回来。其实伟仔应该是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相比拍王家卫的戏,能到东京去玩玩也当作是度假吧,如果没有马楚成这些轻松的导演给伟仔放松一下神经,也许他早就给王家卫折磨死了(说句玩笑话)。

  而不得不承认的是,一个演员能遇到王家卫是很幸运的。但我在这里说的“演员”仅限于像伟仔这样的资格演员,而并非指那些无拍戏经验的新演员或无实力的纯偶像派演员,这些演员如果直接交给王家卫去折腾,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能真正在王家卫电影里如鱼得水的,也只有伟仔这样的,在许许多多不同的导演手里经过摔打的演员。

  所以,伟仔并非王家卫一个人能造就得了的,也许王家卫根本就没有造就伟仔,而只能说他很幸运,捕捉和利用到了伟仔某些独特的气质,并且经过提炼和加工,把这些他所捕捉到的属于梁朝伟的东西和他自己独特的一些东西很完美地结合,这应该才是王家卫的过人之处。但不管怎样,他和许许多多导演一样,与伟仔在途中并肩齐走,这十年来,无论他还是伟仔都一直在成长在进步,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花样年华》,香港电影才能够在国际上扬眉吐气。

  结语

  王家卫实在是个“异种”,香港影坛能生产出王家卫也许本身就是个奇迹。在香港,甚至国际影坛,能与王家卫如此合拍的演员也许只有伟仔了,而商业利益当头的香港影坛能生产出伟仔这样一个“百搭”的多面手也许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奇迹,两个奇迹并在一起,成就了香港电影在国际舞台的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加上与侯孝贤、张艺谋的合作,也许梁朝伟这个名字会与许许多多华语电影其它更多的奇迹联系在一起,而奇迹背后,有一个值得香港电影人甚至全体华语电影人深思的问题:梁朝伟以后还能有第二个梁朝伟吗?谁都不想答案是否定的,但既然有了疑问,则说明当中肯定存在着问题,有了问题,就需要大家共同的智慧和努力去解决。

  但不管怎么样,对于伟仔的此番获奖,我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他一路走来并不平坦,但他还是成功了,并且我仍然要说,伟仔并不会就此停步。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希望这个奖带给他的是动力,而不是包袱。
sonnet
作者sonnet
19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sonne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