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

8.2 533人评价

诱导社 / 摇滚 / 2000-01

唱片简介

你才无聊呢!――评诱导社《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
在一个操蛋的社会,新青年应该怎样严肃,才能够既抵抗现实主义的迫害,又抒发脆弱肉体的情怀?诱导社就是那个正在出名的北京乐队,拥有一位笑容可掬的主唱――他在第三期《摩登天空》封面上的鸡冠头是那么富于美学精神――有谣传说这是又一队朋克,也有人以为年轻人流行着迷幻,但最终摇滚的责任让大家吃惊了,“慢慢的他会变成一种态度, 悲剧生活越来越严重。”在迷迷糊糊的主唱用俚语分解生活时,悲剧生活就从青春期蔓延到了社会的其它地方,这个说脏话的人,就干净了。
说脏话是容易的,但当它不是什么态度,而是习惯的时候,你才会相信说话的人。我认为诱导社是最诚实的,他们甚至承认了内心的苦闷,甚至成年人世界短缺的责任感。“我无法从你丫挺的嘴里看出人民的希望”,如果不是“NO”乐队的祖咒率先使用了扭曲的爱情,人们怎能理解摇滚战士的真诚?他们还以为摇滚乐除了人生哲理和“我好苦闷”之外,就没有人民的希望了呢。如果拿《被掩盖的》、《拯救人民》和“NO”相比,可以看出忧患;如果听《初夜》,则走失的主人又像幽灵一样游荡,自卑地唱起迷茫;如果提及“苍蝇”的肮脏阴谋,那么诱导社就更加无力无视社会的污染。在同龄的愤怒青年咆哮的时候,诱导社却看穿了,连愤怒都被迫生锈,以无聊的姿态向肮脏的地方泼去污水,大盆的。他们说:“刀子开始是直的,但慢慢的弯了,而后它又跪下,刀子开始祈祷,刀子生锈了。”
20岁的人,也可以明白刀子的有限,也可以把怒火变成晦涩的寓言。这说明社会还是有希望的。在这张自制小样(500张地下发行)的B面,5首慢歌用卡夫卡式的荒诞、威廉?巴勒斯式的幻境和Red House Painter式的低调,征服了另类的心。《初夜》是孤独的,在性方面分明早慧;《支离》是深沉的,有最年轻的健康和因此遭受的打击;《球形电视》的确有《裸体午餐》的迷离,颤颤巍巍的电声在结束前悄悄地噪着,没人闹,连痛苦都是晦暗的。《失陷》的吱吱喳喳,隐藏在镲片的低吟和人声的忧郁中;《没了》当然不会再脏,但就是用雷霖的脏口唱出,也纯真地感伤,追上了Low和校园民谣那样的正派人。尽管诱导社的慢歌像是在重复,但还是有5种不同的暗箭,不用什么技术就拿下了北京乐队的牛耳。
以暴躁和热闹出名的诱导社,当然需要展示他们漫长的B面,而A面来自Red Hot chili Pepper和Primus的影响,则良好地从贝司和整齐的节奏中出现。《拯救人民》的每一句“我操你丫的”都用热烈的噼里啪啦引导,“官僚主义分子在这城市中央飞翔……”最后又在四三拍的冷淡中闭了嘴。《白色中的玩偶》的美妙在于,那种被称之为慢摇滚的东西运载着三个呕吐少年的恶心,当噪音泛滥,他们会惨叫:“我的高潮给了谁?”你以为简单和重复没有力量吗,就让诱导社指出人生的阴暗面吧。《我还健在》和《向上飞的五角星》同样朝着技术前进,前者的贝司乱得有理,后者的吉他切分出崔健,贝司却偏离出“子曰”,放肆的现实讽喻结果了中国摇滚欲说还休的恶习。以前,我只知道贝司沉重的乐队一般都很幽默,现在是诱导社说明了幽默的源头――无非是太聪明,知道对手的恶毒与强大――《被掩盖的》和《初夜》一样离开了性的诱惑,也离开了成功人士的其它许诺,它的低音浑浊,但鼓击热辣,它的态度犹豫,但声音却特立独行。《下坠》也有崔健的歌迷所欢迎的开头,不过又古怪地滑向了吉他的分裂、贝司的貌合神离,对怀春女子的告诫像赞美一样充满激情。
其实诱导社未必就是青春期听众的良药。他们还是太慢,长期不怀好意的思考导致了音乐的微妙,在小样的中途,《齐活》把金武林的迷幻引入了战场,《见红》那样轰轰烈烈的杂耍没有了,三个新青年骂自己是傻瓜,因为他们成年了。谁教育你,说诱导社像流氓一样无聊,音乐沉闷得不见阳光,那你就告诉丫挺的――你以为什么是健康?和20岁的身心相比,你才无聊呢!
(写于1999年)

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的曲目列表

01.被掩盖的
02.我还健在
03.见红
04.拯救人民
05.白色中的玩偶
06.向上飞的五角星
07.下坠
08.齐活
09.初夜
10.支离
11.球型电视
12.失陷
13.没了
展开

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的短评(51)

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的乐评(1)

推荐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的豆列

喜欢214天和3个呕吐少年的人也喜欢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