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Rock

8.4 1039人评价

Various Artists / 摇滚 / 2007-7-23

唱片简介

不是在说中国邮政;放耳听去,Post-Rock(后摇)正成为这个国家独立音乐场景中重要的一员。
这句话搁10年前就讲不起来。1998年,大连的后摇乐队“惘闻”已经成立。可是从乐队1999年在酒吧现场录音做出的第一张卡带DEMO《动物世界》看,谢玉岗等人那时还是愤怒的摇滚青年,充满暴躁的硬核音乐没办法让人感觉到海滨大连的轻松和悠扬。同城的“梵高”如今正通过网络让更多人了解到他们将中国古典元素与西方器乐结合的新音乐,可他们的主脑刘鹏,当年却是Grunge音乐的推崇者。
后摇在中国还谈不上繁荣,但是这几年各地都出现了令人惊喜的团体。上海从Godot(戈多)、“布拉格”到如今增加了键盘手的21 Grams,苏州由单人团衍变的Grace Latecomer,昆明由民谣青年杀向电子软件创作倾向的oNEwAY,看重jam串联的北京后摇单元“穿心莲”,以及完成了巡演的的湖南乐队48V和正进行巡演的湖北乐队“花伦”……从地域上看,网络、唱片资讯的发达,已经让每一个角落的前摇滚乐手有了更多的选择。年轻的乐手并不需要直接从窦唯和不一定乐队的即兴音乐上获得灵感,他们的耳朵直接从芝加哥、格拉斯哥、东京捕捉新的信息。成军较长的乐队,比如广州的“沼泽”,如今的Post-Rock创作和10年前第一张EP的风格已是相去甚远;而像济南的年轻乐队“复仇公园与马戏团历险记”,从一开始就进入了Post-Rock洪流。换句话说,当音乐创作者不再将摇滚作为现场发泄的工具后,他们的审美重新回到了音乐的本源。而作为器乐摇滚的爱好者,他们利用氛围、采样等手段创作的作品,又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气场。在剥夺了主旋律中心化的乐章里,糅合、突破、改良桥段的逻辑,在不明意图的节奏里传递着醒目的主题信号。中国Post-Rock团正通过网络交往和互访演出,组成一个团结而又独立的地下音乐世界。
力推独立创意文化的新茶网(Neocha)的首张Netlabel唱片,算是对目前国内Post-Rock乐队的一次及时梳理。新茶网上的独立音乐人,集中了目前国内正处创作鼎盛期的数支Post-Rock团,其中包括中国第一代Post-Rock乐队Godot,唱片数量最多和演出质量最高的“惘闻”,Post-Rock核心城市大连的另两个代表Spiral Cow和“梵高”,刚发行首张EP的上海团21 Grams,以及苏州、昆明、武汉的新生乐队Grace Latecomer、oNEwAY和“花伦”。当然,仅仅以Post-Rock这个上世纪90年代出现的命名词来形容这些风格迥异的乐队并不恰当,重要的是他们有意或者无意所保持的Post-Rock创作手法,将自己创作的音乐跳开了类型的框架,在更宽广的概念、想法和意识形态里,为国内新音乐的其他创作者们提供了新的样本和空间。
新茶首张Netlalel唱片《Post-Rock》于2007年7月23日杀青,现已提供网络下载。
首曲为21 Grams同名曲目,前段渐进加入波浪的轻抚,营造着优雅的迂回;后段用LOOP机采样了人声念白。就如乐团名称取自Alejandro Gonzalez电影作品《21 Grams》一样,他们的作品往往无意间就进入了电影的阐释,但仅仅是无意间。乐队作品是在创作结束后再寻找与之气质相符的电影作标题——他们的同名EP里所有4首作品都同出此法。也因此,电影原声般气质的21 Grams能够始终向听众提供着优雅、简约、梦幻的标签。
“Godot”的《NO 4》出自2005年7月自主发行的唱片《戈多》。这个最早由孙孟晋、吴峻、王强等人组成的,具有后朋克趣味的团体人员几经调整,录制《戈多》时的乐队成员成为了乐队最后一批成员(乐队目前已经基本不演出)。《NO 4》演奏乐手为:吉他音效吴峻、吉他采样沈恺杰、贝斯姜真东,鼓手浅田宏树(Asada Hiroki)。《NO 4》原本并没有名称,整张唱片只是以曲目时间作了标题。
曲目《Neither Here Nor There》出自Grace Latecomer在2005年8月发行的首张同名EP。彼时,Grace Latecomer仅仅是乐团发起人田辛的个人创作代号;这张EP的录音,则加入了无锡吉他手远程的合作。目前乐队已成为苏州的代表乐队,成员除了田辛,还有吉他手小潘、贝斯手陈一二和鼓手邱斌。
来自云南昆明oNEwAY的作品《South of the Cloud》是乐队主脑妄为以地域元素创作作品的延续。除了本地和成都等地较少的演出,oNEwAY和外界的交流更多存在于网络之中。2006年10月,已经利用吉他和电脑软件完成三首广受赞誉的Post-Rock作品的妄为,和昆明另一支乐队“漂流瓶”的成员合作,开始了band模式的作品创作。《South of the Cloud》开头尤其醒目,采样了三段云南民歌。
大连乐队Spiral Cow的《Neither Here Nor There》则完全是西方式的阴沉、密集和诡异。这个团由美国外教Derick Fore和前FLYING-V乐队的主唱李欣发起,“惘闻”的吉他手谢玉岗、“童话”的吉他手王亚楠加入而组成现在阵容。Spiral Cow作品中节奏的高开低走、吉他的出彩和出其不意的拼贴,使他们的音乐充满了各种风格。谁都不知道下一个乐章,他们会奔向哪里。
另一支大连乐队“梵高”的《君子兰》出自九印独立音乐2006年发行的唱片《寂静的喧闹》。该曲由三段独立又有联系的片段组成,分别命名为“菩提树”、“长歌夜”和“世外源”。曲子里的男女声的念白和呢喃,让这组突出氛围渲染的音乐暗含了默默的禅意。4年前这个乐队的名字是“褪色的梵高”,和现在的音乐风格已经大相径庭。
武汉乐队“花伦”由琴行老师、公司职员、自由职业人和大学研究生组成,他们早期对Brit Pop的热爱保证乐队进行Post-Rock创作时对旋律的把控。这首现场录音在幽暗的前奏中缓缓进入,并穿插着人声在城市里的无端喧嚣。中段的时候进入主题,重复的音效让人昏迷,然后又在爆炸的后段中猛然醒来。
最后一曲《break that car》出自“惘闻”今年4月发行的第3张唱片《7 objects in Another infinite space》。成军近10年的“惘闻”以频繁的演出和坚持的风格创作而被誉为今日中国Post-Rock的领军人物。对于曲式结构的破和立,以及信手拈来的旋律铺设,让“惘闻”正愉快地在Post-Rock的海洋里尽情前行。前方一片开阔,引路后方兄弟。无论是对于“惘闻”,还是中国的后摇乐团,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Post-Rock的曲目列表

1.21 Grams - 21 grams
2.Godot - No 4
3.Grace Latecomer - neither here nor there
4.oNEwAY - south of the cloud
5.Spiral Cow - bian tai
6.梵高 - 君子兰 (菩提树-长歌夜-世外源)
7.花伦 - you are here
8.惘闻 - break that car
展开

Post-Rock的短评(105)

推荐Post-Rock的豆列

喜欢Post-Rock的人也喜欢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