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igh Of Relief

8.2 297人评价

Tara King Th. / 2006-10

唱片简介

随着音乐一起慢慢进入Tara King TH一手营造的梦魇里... 法国乐团Tara King TH,由Arno Boyer(作曲,编曲),Cecile Morel-Journel(作词,主唱),Alex Bonnie (贝司)三个人组成。我在乐队Myspace上听到了他们专辑的同名歌曲“A Sigh Of Relief”。仍然是一首以钢琴伴奏的歌曲,基本上可以猜测出乐队新专辑的走向。清脆的钢琴声和诡异的背景音效,加上女主唱一贯飘渺的唱腔,十足冰冷和无望。现在乐队的Myspace上亦有此曲的试听和MV。
从5月初在Down-tempo网上看到乐队要发新专辑的消息后,整整半年都一直在寻找它.听完整张专辑后,感觉还是不错的,不负众望。在保持了前作的水准之外,还小有突破。两首小清新的Electro Pop,其中一首还以法语和英文交互演唱。听完专辑之后,觉得保持乐队一贯空灵飘渺风格. “Am I That Easy To Forget”对我的侵略性更强些,听过该乐队的Trip Hop迷应该一听就会发现,此单曲完全不同乐队以往的风格。很大程度上,这应该归功于女主唱的突破性的精彩表现。放弃以往熟练的飘渺唱腔,而是转换成另外一种有点Post Trip Hop有点Blues的唱法,近似Soul的颤音部分为歌曲增色不少,使其更具有异样的新鲜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专辑的美术平面设计,,灯光和意境有点暖暖的暧昧感。
------------------------------------------------------
一个人的发呆----Tara King TH
来源:TOM音乐高尔吉亚
当热水袋遇到汤婆子,那就叫知己。当油麦菜遇到杭白菜,那就叫仇人。
1999年的夏天某个下午,我终于站到那扇门前,按下门铃,没反应?正疑惑间,一个家伙从我身后出现,没有抬头,在那里自顾自地说:“不用看都知道是你。”那是扇神奇的大门,打开那扇门,从此许多陌生的美妙音乐开始在我身上跳舞。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Tara King TH成立,在法国,也是1999年的夏天。然后,反复听他们在2002年的《Sequence 01》这张唱片里的第一首“Tk-215”,直听到骨头酥忒。开头有细碎的音,黑胶唱片的杂音?不,我觉得更象是许多个蚂蚁啃噬着木头发出的那种要命的声音!天那!头皮发麻了吧?重拍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第二秒冒了出来,稍纵即逝,再次出现,又是停顿,如此反复,直把你撩拨得浑身痒痒。这重拍如此纯净清澈,干脆利落,力量十足,仿佛在空旷的沙漠里看到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低着头默默的打鼓。这又重又狠的拍子足够你绕梁三日不知肉味。这种撩拨技巧虽然已经不算新鲜,但Tara King TH在鼓拍停歇和再次出来之间的时间火候掌握得非常到位。
上海的冬天干燥阴冷,我住在靠海的一个小地方,远离市中心,这里每到冬天就非常冷清,也没人再敢下海游泳了。树枝该秃的就秃,树叶该掉的就掉。这时最适合用缓拍蘸上Bassline、钢琴,在Tara King TH精心调配的催眠下缓缓躺下,“Tightrope Walker”,寂寞男声女声一唱一合以及阴霾的弦乐背景,节拍继续了前作的质感:足够的缓慢沉重,,“Tightrope Walker”的药效只需一枪就把人撂倒在地。
虽然远离市中心,但这里照样有农工商大卖场、好的24小时便利店、东方书报亭、新华书店、联通营业厅、中国电信营业厅、海滨电影院。惟独就是没有专门播放这种催眠药效的唱片店!但幸好有网络,通过网络我知道了这个法国乐队叫Tara King TH,他们捣鼓出来的东西有点意思,尤其是一首叫“Psychic Science”的东西。如果只是纯粹的节拍多数人都会厌倦的吧?所以,在“Psychic Science”里,你又一次听到钢琴还有一些挥之不去的Bassline。然而中段突然抽去了所有音效,只保留了一段节拍,异常美艳。
从我住的海边小城到市区目前有四种交通方式,铁路、汽车、摩托、自行车,应该很少有人徒步走到市区,明年政府说就会开通地铁,但目前为止大家选择更多的还是长途汽车“卫梅线”。在漫长的一个多小时的闷罐头里,有人睡觉、有人埋头狂发手机短信、有人在看报纸或书或杂志、有人在起劲地和情人说着情话、有人塞着耳机闷头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只有一个人没有选择并且只能做一个事情:开车。如果在那人身边用最大音量播放“The Shadow”他会有什么反应?随着缓慢的节拍,他会不会把车也开得越来越慢导致整个车厢的乘客集体抗议,激起公愤但随后大家又被这种缓慢优美的曲子所吸引而渐渐平息了内心的浮躁,随着音乐一起慢慢进入Tara King TH一手营造的梦魇里。
一直沿着海边继续往西走,就可以看到大量工业运输管道和穿插其间的储气罐了,这也就预示着我们已经开始要步入这里真正赖以生存的石油化工厂区了,虽然总是不断发生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故,但这一切都并不妨碍上海石化股票继续得以凭借自己庞大的资本引领着整个上海股市的涨跌航向。这一切都通过音乐这个媒介,哪怕分居各个城市也并不妨碍Arno Boyer(作曲,编曲),Cecile Morel-Journel(作词,主唱),Alex Bonnie (贝司)三个人的认识。Arno Boyer负责熟练把各种采样和缓拍串烧起来,并选择在自己网站上发布了最新EP《Echoes of the Future》。这张最新EP由A. mancinelli和C. Morel-Journel填词,乐队自己混音和独立制作完成。
这里唯一可吸引人的自然景观也只有大海了,但每次总会让风尘仆仆从市区赶来的观光者大失所望,只因为其颜色和黄浦江有得一拼。而韩寒很早就对此下过结论“一个人沿着海边走无限凄凉”,所以这时如果随身携带着MP3或CD机,往里面塞进一盘Arno Boyer的这个东西就非常应景了。同样荒凉无比的各种音效一下子就把你一个人的空间给塞满了,耳边反复回响着那种象直升飞机螺旋桨一般旋绕着的游戏声效,当然我们并没有在玩《CS》,还是一个人无聊地走在海边,眼前满是荒芜的芦苇和刚退潮后残留在黑色海泥上的人工垃圾,耳机里传来的缓慢的节奏开始和你的步伐一致。这段音乐叫“Advert Part 1”既然是第一部分,所以你必然期待着第二部分,可偏偏突然在中间插入了一段轻快的节奏和女声,就连钢琴的伴奏也变得欢跃了,这段硬生生插入的音乐(这段音乐名为“1969”)并不符合你当下寂寞的心情,反而造就了一种反讽的意味。而你走着走着,景色也突然发生了变化,眼前荒凉的景致突然被一幢白色的人工建筑物和一排椅子所代替,还有那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人工沙滩,原来我们走到了沙滩排球的赛场,这里也就是那个打着“风夏音乐季”(还玩起了时髦的文字游戏叫什么季而不是节)的主办地,而我们或许更愿意那天只是Tara King TH的专场演出。所以这一切看似漂亮时髦的白色建筑反而和周围的自然海景格格不入,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也是一种荒诞的反讽意味。
走过这些假模假样的人工建筑群后,我们又看到了和先前并无二致的荒凉海景,而耳边同时又再次轰然响起熟悉的螺旋桨声,不用说一定是“Advert Part 2”终于来了,节拍终于又恢复到先前我们最乐意听到的沉重姿态来,我们寂寞的情绪游走在钢琴声里缓拍里芦苇里潮水里,然后一路拾起又丢弃,这永不厌倦的缓慢节拍就象回来又回去的潮水一般反反复复。
上海有两个“梅陇”,一个在“卫梅线”的终点站,一个在南京西路上。在南京西路上的摇身一变,明明在市中心,却一定要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个“镇”字。这两个地方我经常经过,但一直没做很长时间的停留。就象这个作品里的“Idleness”一样,只是和先前那首欢快的“1969”一样只是被我们播放经过,始终无法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可以做反复播放的除了“Advert”的两个部分之外就是这碟子里最后一首“The return of the shadow”了。开头又是老电影的对白采样,先前的节拍音色也显得有些单调和笨拙,但随后加入了镲音的节拍音色显然要亮多了。
这里是安静的,甚至有时下午在新村里散步会发现周围除了一些退休的老太们竟然看不到一个年轻人,这里的寂寞和荒芜常常让人发疯,所以反复聆听Tara King TH的音乐,在同样寂寞的节拍里继续一个人发呆。

A Sigh Of Relief的曲目列表

01.Once Upon A Dream
02.Am I That Easy To Forget
03.It’S Hard To Be A Cat
04.A Sigh Of Relief
05.Brand New Key
06.There Are Still Things To Gaze At
展开

A Sigh Of Relief的短评(41)

A Sigh Of Relief的乐评(1)

推荐A Sigh Of Relief的豆列

喜欢A Sigh Of Relief的人也喜欢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