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总是红和蓝

张大水
2018-09-09 看过

听完彭坦武汉演唱会的这天晚上居然失眠了。起来翻彭坦的微博,翻到他微博上发的这张照片,他说终于可以用照片告诉你们我唱过的地方。

照片正好是从武大水院看东湖的角度,我大学宿舍阳台看到的角度,也是我来武汉头两年住的地方。

第一次看彭坦演出是在2008年vox的时候,那时他刚发了单飞专辑《少年时代》,他想通过这张专辑告别他的少年时代,但舞台上的他还是少年的样子,笑容干净而灿烂,吉他背带是向日葵的花纹。

十年过去了,再次在武汉看他的演出,依旧是最好的朋友相伴。他只唱了两首达达时期的歌,song f和南方,两首少年时代里面的歌,少年故事和灯塔,其余的全是新歌,新歌的时候我一度没提起兴趣,老歌的前奏一出来,我就立马复活了。

还是吴涛了解彭坦啊,我喜欢的前三张专辑都是吴涛的编曲,之后的要不然是和春晓唱情歌撒狗粮,要不然就没法摆脱radiohead的魔咒,今天在舞台上玩起loop效果器,我尝试着接受,却也觉得这些都不是他。

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唱片工业的黄金时代,整个唱片工业垮塌前的最后爆发,我们这一代,虽然在各种资源匮乏社会还没定型的时候被学校的实验班拿来做各种实验,最后宣告失败,却也碰巧经历了各种黄金年代,小学前国产动画片的黄金时代,小学时日本动漫的黄金时代,初中时唱片工业的黄金时代,初中是我会把晚饭钱省下来买磁带,放学后和同学约好逛唱片店,磁带反反复复听到磁条卡在Walkman 里,再把它接好继续听。

那时候也是武汉音乐的黄金时代,彭坦达达之前的乐队,鼓手是现在AV 大久保的鼓手胡娟。吉他手是田原主唱的跳房子乐队的吉他手刘利敏,那时的武汉,几百个乐队一涌而出,没有那时的兴盛也没有现在的朋克之城武汉。

达达乐队只有短命的两年,却交出了两张经典的专辑。今晚达达乐队的乐手在舞台上重聚首了,也只有在武汉才有这种可能性,彭坦介绍他们出场时流泪了,真没想到会搞这么一出,一下戳到泪点,我不经意间回头,看到后面的几个大叔眼圈也红红的。

我真正开始听彭坦其实是零八年的时候,那时全国某些城市有小范围的文艺复兴,所以我的大学时代正好也赶上了黄金时代。那时的小众音乐突然变得主流,像北京出现了南锣,上海出现的静安别墅这样的街区,青年们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乌托邦,我的店也在那个时候出现,并且一下子火起来,最后所有的乌托邦都会进化成反乌托邦,最终大家都认清现实,社会的暂时漏洞也被填平,卖情怀的店慢慢被淘汰,城市画报的销量在也再没那么好,短暂的文艺复兴结束,我经历过的最后一次黄金时代好像也结束了。好在我的店一直从那个时候撑到了现在。

真怀念十年前的武汉啊,怀念在东湖边读书的日子,大半夜翻墙去livehouse听歌的日子,和好朋友去创意市集摆摊,一起弄电子杂志的日子。

十多年过去了,唱武汉最好的歌依然是《南方》,那里总是很潮湿,那里总是很松软,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那里总是红和蓝。大屏幕出现一张照片,我说是东湖,朋友说甚至知道拍摄的机位,武大水院后的后门,有个面朝东湖的秋千,秋千的对面风景,就是这张照片。

结尾曲是《东湖隧道》,后摇倒是符合东湖隧道的气质,就像一个漫长的彩蛋还没等到歌词人们都散场了。好朋友有一次被一个武汉本地人带去了隧道员工才能进去的位置,那个地方可以看见头上透明的东湖水,她说在武汉十年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就是武汉还有一个本地人的世界是外地人进不去的。

《南方》是彭坦在北京所写,突然听见窗外的雨声让我想起了南方,那时的他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情呢。

如果你来了武汉,一定要去武大水院边的东湖走走,可以一直走到风光村,那是我少年时代呆过的地方,也是《南方》写过的地方,算得上武汉最美的一条路了。

76 有用
0 没用
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黄金时代的更多乐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