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 烏鴉 7.4分

黑暗中游戏——橙草《乌鸦》

[已注销]
2018-07-12 看过

«乌鸦»声嘶力竭的副歌部分,曾十分暴力地打碎过生活里的无力与无聊,那无力无聊象征自我的某一个面向,是全部生命的几分之几,却不敢仔细丈量。还好有橙草这份光芒万丈的暴力与温柔,以重写生活本身。应了天团素来短命的谶语,橙草在我开始迷恋他们的当下,早已解散。想起那些初听后摇滚的日子,分不清德俭大厦与甜梅号,分不清橙草乐团和乌鸦地板, «金光之乡»与«年华»,«艳红»与«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唉»,循环了不下百遍,唯知他们也是我们,一同入席生活与时代,只是与沉默列席的我们不同,他们举手发言。真好。

钟礼学填词作曲橙草几乎全部的歌,是不可取代的灵魂人物,如同姬赓之于万能青年旅店。八分钟有余的《乌鸦》撑起全专的魂魄,幽邃噬魂的音墙,金光四射的鼓声,爆炸的尾端有温暖的消息,悲从中来,砥砺心灵。«乌鸦»是橙草最后一张公开发行的专辑,在那之后,我只断续听起克拉克的消息,他还活跃,担任焦安溥“炼云”概念演唱会乐团吉他手,貌似有心有力,令人光明,而钟礼学一众人,仿佛真的如人山人海当中的一松手或一转眼,从此就再也找不到。

«乌鸦» 令人想起披头士的那首«Black Bird»,一时愿意相信每个人都是约翰蓝侬欣赏的黑色乌鸦, 理想之邦的王族,流着高贵的蓝血,盘旋飞升,厉声啼鸣,以残翼奋飞,以黑瞳窺看,甘愿受一切的苦只是因为 “All your life, you are always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be free.”

这黑暗中的游戏啊,也只有一次机会,讲起来是必须要赢,而非要输的话也要输得值得,不能辜负这可敬的对手。

而我那时发誓以永以敬畏与爱慕的目光来纪念这OrangeGrass 的黑色风潮。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烏鴉的更多乐评

推荐烏鴉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