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游戏 寻宝游戏 7.5分

蝴蝶眨几次眼睛,才能从Vae蜕变成许嵩?

亦昂君
2018-07-06 13:07:32

初二时,听到《玫瑰花的葬礼》,颇为惊艳。歌曲信息里演唱者为周杰伦,我自然是不信的,因为声音差别太大。 初三时,在一个雪后初霁的冬日,在室友的手机上听到《断桥残雪》,单曲循环了许多遍。舍友告诉我,唱歌的人叫许嵩,很有才华,在网上很火。 彼时,比许嵩这个本名更为人熟知的,是笔名「Vae」。 上了大学,在网上找到了真真假假的很多首许嵩早期发表的单曲,之后又一张张追专辑,从最初的惊艳,到后来的失望,再到现在的期待。除了周杰伦,我还没那么长久地关注过一个歌手。

一、Vae:从《玫瑰花的葬礼》到《寻雾启示》 早期的单曲,以及前两张专辑——《自定义》《寻雾启示》,可归为早期作品。 凭着《玫瑰花的葬礼》《断桥残雪》《有何不可》《清明雨上》《庐州月》等作品,这个阶段的许嵩红得发紫,但是依旧进入不了主流音乐圈,「网络歌手」这个歧视性的标签粘得比狗皮膏药还要牢。 与当下那些为了热度可以无下限地写烂俗歌词、谱口水曲子的网络歌手不同,许嵩是有追求的。他不是只求热度不拒低俗的网络歌手,他是那个文章被用作高考模拟题的内心有所坚守的追梦少年。 诚然,即便是早期的作品,其格调比现在的网络热歌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显然还不够。 许嵩需要转型——必然痛苦而艰难的转型。

二、蝴蝶眨三次眼睛:从《苏格拉没有底》到《不如吃茶去》 题目中问到:蝴蝶眨几次眼睛,才能从Vae蜕变成许嵩? 如果要我回答,是三次——《苏格拉没有底》《梦游计》《不如吃茶去》;也就是加盟海蝶之后出的三张专辑。 《苏格拉没有底》还有些前两张专辑的余绪,比如《微博控》和《千百度》,放到前两张专辑中也毫无违和感。但也有转型之作,比如《拆东墙》。 当然,这只是就歌词而言,而单看歌词无异于舍本逐末。这点需要特别注意,因为太多人在谈论某位歌手的音乐的深度时,单就歌词而大加分析。 如果单看歌词,《苏格拉没有底》简直就是洗粉之作。现实也是如此,如今很多人对许嵩的印象还停留在前两张专辑上。 如果加上作曲、编曲等综合考察,较之于前两张专辑,自然是一个进步,但是,一方面,歌迷不买账,另一方面,这个进步还没达到许嵩想要到的地方。 之后的《梦游计》,稍显退步。听过之后,能留下印象的歌也寥寥。就我个人而言,最喜欢的是《全球变冷》。另外,这张专辑中有一首《对话老师》,听来颇感失望:明明要转型,怎么还写这种歌呢? 《不如吃茶去》是一张古风专辑。华语音乐专辑,大都没有统一的主题,而是将针对不同目标歌迷的歌拼成一张专辑。周杰伦便是一个代表,每张专辑都要有首快歌、周氏情歌、中国风,兼顾不同的歌迷。就我个人而言,这张专辑只能算和上张持平,几遍听下来也就记住了《山水之间》《惊鸿一面》和《隐隐约约》。

三、创作型歌手许嵩:《青年晚报》和《寻宝游戏》 听《青年晚报》时,我的第一感受是,许嵩成熟了。 细究起来,这张专辑的作曲也并不比前几张出色多少,抓耳的歌也就三四首;作词也有进步,但这进步顶多算量变,不至于引起「成熟了」的感觉;唱功有进步,但依旧是短板。 但不知为何,虽然细究不出原因,纵览整张专辑,依旧有「成熟了」的感觉。 这张《寻宝游戏》亦是如此。同样是情歌,《明智之举》显然比早期的《玫瑰花的葬礼》《有何不可》《素颜》,后来的《想象之中》《装糊涂》要更有深度。 大概是年龄使然吧。 这样想着,心下也不禁怅然起来。许嵩已经做了十二年音乐了,最早的歌迷们也已青春不再。

四、延伸阅读:余秋雨、《海上灵光》和《胡萝卜须》 对于「许嵩是网络歌手,没有深度」这类言论,歌迷们大抵要举出许嵩的一篇文章《把伤痕当酒窝》被用作高考模拟题这事来反击。 「把伤痕当酒窝」这个题目取自余秋雨的游记《千年一叹》中的同名文章,许嵩在文中也提到了。另外,许嵩还有一篇《六年一叹》,题目明显系化用自余秋雨的书名。 读《海上灵光》时,我脑海中频频想起余秋雨的另一本游记,《行者无疆》。 从以上细节,以及余秋雨文章和许嵩文章、歌词的对比,我认为许嵩是受了些余秋雨的影响的。个人见解,聊备一说。 《胡萝卜须》,是法国的黑色童话。许嵩的同名歌曲的灵感即是源于此。《梦游计》一发行,书店里的《胡萝卜须》就被歌迷抢购一空,一时成为新闻。

五、全创专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一直试图理性地思考一个问题,许嵩包揽词曲的创作方式,究竟是利是弊? 从利上讲,歌手本人作词作曲然后演唱,最能保证歌曲感情的真实。一如作者电影日益成为大众追捧的主流一般,歌曲也应是歌手个人的作品。歌手是创作者,而不仅仅是词曲作者的传声筒。如果歌词都不是自己写的,唱起来怎么能让人相信所要传达的感情呢? 从弊上讲,一个人的才华终究是有限的。即便天纵之才如周杰伦者,还要依靠方文山、黄俊朗填词,Hathaway作曲,林迈可编曲。没有这几个人,周杰伦的成就要低好几个档次。反观许嵩,就作曲而言,两年一张专辑的速度,加上单曲,大概是不到两月一首歌,并不算快,虽然时有佳作,但平均质量并不算高;作词上,转型之后的词作内容更深更广,部分地放弃了技巧,导致了锻句欠凝炼、押韵生硬等问题。试举《山水之间》副歌为例: 落花雨 你飘摇在天地 晚风急 吹皱芳华太无情 我愿意 化流沙躺湖堤 只陪你 恭候春夏的轮替 押韵上,第二行的「情」字没有押韵。参照绝句,第三行可不押,但第二行不押就有失音律的美感;用词上,末句的「轮替」一词太过生硬,似是为了补救第二行没有押韵而勉强将这个词放进去的。 其实也无所谓「成」无所谓「败」。对于真正的创作者,创作的第一目的从来不是达到多高的艺术造诣,只是抒发襟怀而已。自得其乐便是成功,如果还能得一二知音,则是意外之喜了。 以此观之,许嵩可谓是很成功了。

六、最后的话

「有朋友跟我说,你总是埋头写歌、创作、发专辑,也不去融入娱乐圈娱乐一下,你光靠纯粹的做音乐是没有出路的。但是,今晚你看这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你们就帮我证明了,就光是埋头做菜、当厨子,一样很有出路。」

许嵩在2017年7月15日演唱会上如是说。

28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寻宝游戏的更多乐评

推荐寻宝游戏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