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的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念安娜。
2018-07-02 15:34:52

日系是个神奇又好玩的文化现象,他令人着迷的地方,不是因为他们发明创造了引领世界的文化潮流的东西,而是他们通常是把“舶来品”进行本土消化,经过时间和实践陈酿发酵之后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从而比原本的“舶来品”更惊艳。

电子乐、嘻哈无疑是西方文化元素代表性的东西,然而这两个“舶来品”居然在日本歌手的创作中附着了极为明显的日系色彩。说不清是因为自己独特的音乐追求,还是顺其自然的音乐思想表达,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在这张专辑中的音乐表达成为了整张专辑的亮点,也同时成为了个人音乐创作的识别符号。

在我们的记忆中,电子乐和表达自然生命主题是有过交集的,比如Bandari 经常在创作的时候跑到渺无人烟的深山里,甚至在他们的音乐中就有鸟语花香等听觉识别元素。但是嘻哈这种音乐形式用来描述万物生长、自然风光以及人与自然的心路历程就很少见了。然而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就能干出这种事情。当然作为她的歌迷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她,特立独行而天马行空。

我们再闭上眼睛忘记她古灵精怪的造型以及其他干扰因素,集中注意力来听她的音乐。

歌曲《辉夜姬》弦乐部分的演奏是单纯的利用演奏技巧来传递情绪的,预告即将登场的主角是怎样的气质。接下来的念唱颇有一种延时摄影的味道,似一颗发芽的种子破土而出,春意盎然的画面油然而生。随后的音乐律动逐渐加快好似播放速度的快进,镜头也逐渐的攀升让我们翱翔在苍茫的大地和云朵之间。

客观的说歌曲的创作和编配确实有效的烘托了主题也具备一定的新鲜感和识别度。只是在流行乐的范畴里欠缺了一些旋律性,这些旋律性的欠缺会导致歌曲不太容易被传唱,另外这样特立独行的音乐也会丢掉一些被传听的机会。这样的选择作为创作者不会不清楚,想必一定是做了有意的取舍。

在随后的歌曲中我们找到了更确切的答案。《南方熊楠》作为一首纯音乐出现在以电子嘻哈为噱头的音乐唱作人身上,无疑就是传递了一种信号,你听我的音乐就好,我已经想得够全面,我也准备的够充分,不需要你再多想什么。尤其是在这首歌身上相比专辑其他歌曲更具有流行旋律,然而她却偏偏在这首歌里选择了无歌词,不需要你来传唱,只需要你来倾听,似乎在寻觅知己,颇有一股用心的音乐留给懂的人听的气势。

《ピカソ》的前奏让我突然想起Kong Drum,但是听到最后并没有见到Kong Drum存在的证据,不过整体感觉总把我往那方面引。如果配器采用更多的东方民族乐器,尤其是日本民族乐器,或许这首歌的表现力会更强,引发的思绪会更丰富。

�`�N�X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ガラパゴス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