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 评价人数不足

90后音乐人李晨阳:在歌声里自由,在生活中爱

石杰林
2018-06-25 看过

眼看快要立冬,街上人群簇拥密集的场景变得不再常见,人们选择躲在屋内,将空旷还给广场。而每到这个时节,我都特别不爱说话,躲起来听音乐、看书都是不错的选择。前些时候,看到宁夏民谣音乐人李晨阳写的一篇文章,使我惊叹他对文字的控制力和敏感度,这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于是在虾米音乐上下载了不少他的歌,这带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其实第一次知道李晨阳是在去年,当时我在一个杂志社当编辑。有天,刚毕业的同事对我说这期要采访一个叫李晨阳的宁夏90后音乐人,是她的同学,适淡的语气中带着坚定。当时我借故支开了她的话。因为,当时杂志经营压力很大,刊登文艺类稿件本身就没什么经济效果,何况是当时一位名不见经传的90后呢,但最后终究还是给了她两个版面,其实当时更大的目的是想着检验下这个刚毕业丫头的成色。

也许是同学间的太过熟悉,没有经过采访,在有限的版面中,这位刚毕业的姑娘已经展示出足够的才气,而更大的惊喜来自李晨阳。就如鲍勃·迪伦从明尼苏达大学辍学一样,李晨阳也选择从宁夏大学离开,这表示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社会经验去进行自己的音乐漂流。他的退学自然,安静,他很少当面向人说起这段经历,使人觉得他做事真实又真诚。

真正见李晨阳是在雪姐的雪小楼私房菜馆,那天吴天柱、苏桓稼两个记者朋友热心张罗着要做东,一桌子坐满了文化圈的朋友,其中当然有诗人张涛、刘学军,编剧王国强等人了,但独缺早早就说要来的李晨阳。直到酒喝三旬,他才慌慌地赶来。一进门,就给大家解释迟到的原因,露着他那标志性憨厚的笑。

其实大家都知道,李晨阳做音乐不容易,晚上需要跑场子维持生计,演出节目就已经很累了,还这么晚打车过来,也难为他了。但作为酒场上的惯用套路,可没有原因让你能逃得掉“罚酒”。还没等我们开口,李晨阳就倒了白酒,连干三杯,拿着筷子夹着一大块菜地吞了起来。

在他抓紧吃饭的时候,我才有机会细细地端详着这个同龄人。一个看起来很阳光的大男孩,他既大大咧咧,又时刻保持着警惕。他坐在我的斜上角,要知道那个位置可是桌子上资历比较深的人坐的地方。他坐的很稳,只有偶尔站起来夹菜的时候,才露出二十多岁男孩的调皮。而他的吉他就放在座位后的墙角,此刻耷拉着,好像散着刚演出完的热气。

他和一帮年龄可以当他叔叔的人谈笑着,表情自然,微胖的身形有时一侧,使椅子发出吱吱的声音。他开始拿起了吉他,唱起自己创作的歌曲,嗓音夹杂着黄河岸边长大的孩子特有的浑厚,直到他唱到(醉啦),我们才意识到“红酒瓶扔了一筐”,于是,相互告别,各自离去。

从此,一个叫李晨阳的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有着别与时代的气质,他的音乐敏感忧伤,有着哲学式思考,在黑暗里的幽深和思辨里,出奇的冷静,这些都让我们开始好奇他的成长经历,然而,这就是李晨阳,一个讳莫如深的李晨阳,也许只有从他的音乐中才会发现他的些许生活端倪。

李晨阳唱城市民谣,纯净的表达里记录着他所想要的理想生活和过往的经历。也许是有过太多的内心体验,他的歌曲大多有一个地理坐标。他用心地记录着银川、览山、宁安街,也幻想能去腾格里的胡杨滩,碰到一位天鹅公主。他的歌曲里掺杂了叹气、感伤、冥想,而又让你觉得阳光、美好。让你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着独特的审美特质。

在李晨阳的歌声里,我找不到程璧们的甜迹,他的歌里有的是扎根深处的诗性和即刻流浪的江湖气。我最喜欢他大气象下的细腻,在(汪伦)里,他想象着汪伦在烈风中和朋友告别,内心涌动着不舍,所以才有了他在歌曲结尾处“啦啦啦啦”的豪迈叹息,似乎此时已是古风里的残山剩水。

在李晨阳的歌曲中,你可以找到纯色的情欲与唠叨,却都只点到为止,不过分伤感与纠缠;李晨阳的音乐里始终有另一个李晨阳在里面,他们在里面融合,博弈,互相弥补与夸耀,这构成了一个完整真实的李晨阳,而当他每次弹唱起他的(醉了)的时候,我确信他都是清醒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逆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