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精准的嬉戏

艾德瑞克·风暴
2018-05-15 21:50:28

当河流涌入街道时,粉色的弱肢恭顺又无助,车里的人们显得旁漠,目光如瘟。这是重塑雕像的权利的MV<Pigs in the River>,来自他们2017年专辑<Before the Applause>。

重塑雕像的权利。初听这个乐队的名字,踯躅于如何去读,该是动宾短语还是偏正短语?这样的名称的二义性,也只有通过乐队的英文名称才能求解。而英文,是重塑建团十五年来,面对得最多的两个问题中其一,为什么要用全英文的歌词来唱?木玛(原木马乐队主唱)在木马存在的末期非公开场合中,承认重塑一些方面的成就,但同时表示英文歌词的表达远不及中文歌词,在本土没有力量。木玛指的是自己和PK14,毕竟在2005年前后,重塑、木马和PK14作为北京同城的后朋克乐队一再被相互参照比较。

重塑回答过这个问题,说英文的声韵符合他们音乐性,毕竟他们是一支多么在意“精确”的团。但即使是在英文语境,他们的歌词仍充斥着大量的灰色典故和二义性。在<Pigs in the River>的MV里,纵多了一层视觉的维度,仍然偏向于两种诠释可能性的艰涩。

重塑回答最多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后朋克乐队,究竟师从何门何派,受谁影响。“中国的Gang of four”,“中国的Bauhaus”,“中国

...
显示全文

当河流涌入街道时,粉色的弱肢恭顺又无助,车里的人们显得旁漠,目光如瘟。这是重塑雕像的权利的MV<Pigs in the River>,来自他们2017年专辑<Before the Applause>。

重塑雕像的权利。初听这个乐队的名字,踯躅于如何去读,该是动宾短语还是偏正短语?这样的名称的二义性,也只有通过乐队的英文名称才能求解。而英文,是重塑建团十五年来,面对得最多的两个问题中其一,为什么要用全英文的歌词来唱?木玛(原木马乐队主唱)在木马存在的末期非公开场合中,承认重塑一些方面的成就,但同时表示英文歌词的表达远不及中文歌词,在本土没有力量。木玛指的是自己和PK14,毕竟在2005年前后,重塑、木马和PK14作为北京同城的后朋克乐队一再被相互参照比较。

重塑回答过这个问题,说英文的声韵符合他们音乐性,毕竟他们是一支多么在意“精确”的团。但即使是在英文语境,他们的歌词仍充斥着大量的灰色典故和二义性。在<Pigs in the River>的MV里,纵多了一层视觉的维度,仍然偏向于两种诠释可能性的艰涩。

重塑回答最多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后朋克乐队,究竟师从何门何派,受谁影响。“中国的Gang of four”,“中国的Bauhaus”,“中国的Joy Division”,盛誉毁誉,如此这般。在2017年的<Before the Applause>专辑中,重塑决定对这个问题交白卷。

八年时间,这要超出乐迷的最大忍耐。<Before the Applause>距离上一张专辑<WATCH OUT! CLIMATE HAS CHANGED,FAT MUM RISES…>已时隔八年,这张大量合成器作为根基的专辑是一场拼贴,是fusion,不能属于后朋克的亚种、父种等类似范畴。

“精确”,是重塑一直施力的词。在歌曲的编排和现场演出中,重塑的精确自不用说。在<A Vision of Chris>的录音教训后,重塑更加不遗余力地追求每一张录音室专辑的“精确”,<Before the Applause>交由Hector Castillo制作,后者制作过Bjork、David Bowie、Roger Waters的录音室作品,这是一张脱离后朋克但是有明显重塑辨识度的成功录音作品。

合成器+滤波,在不能穷尽的音色之海中,重塑可以耽溺于他们追求的精确。在这首<pigs in the river>中的编排中,重塑表现出极大的克制,bassline使用合成器而放弃了更富有人情的手指乐器——贝斯,而这样编排的精确体现出一种冷峻,配合节制的鼓刷,将吉他塑造成全音轨中一个孤立和暴戾的抗争者。

精确。重塑不是一支丰产的乐队,但也不是一支懒惰的乐队,是“精确”的追逐导致重塑在两张专辑间隔了八年时间。这八年,很多乐队解散,很多解散的乐队又复出,且又发行了名不副实的新专。这八年,重塑也经历了乐手的变动,并在此事上以寡言应对众说纷纭。重塑表示,做音乐可能是很酷,但不是个容易的营生。在这样对精确的精益求精中,确实不会容易,就像有些乐队把音乐做成“社团”或“课外活动”,重塑的想法是考取博士研究生。

八年时间,重塑回答,他们没有side project,他们在音乐的进取是线性的。八年时间,他们舍弃了自己看来不够好的动机,迭代了自己看来不够好的编排。在这八年,他们不能也不愿再交出一张后朋克唱片,他们必须也不得不跳脱时代,从晶体管直接跳迁到量子计算。

华东(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主唱)在一次访谈中说,世上确实存在着“不动听”且“牛逼”的音乐。如此可见,如果让重塑去面对“动听”和“牛逼”这两个选项,他们会如何抉择。他们会做他们认为足够精确的事情。

于是,就像<Before the Applause>的封面一样,这是一出拼贴。<Hailing Drums>是碎拍数字流;<At Mosp Here>是一场跳舞叙事;<Sound for Celebraion>是Delay效果器的声场天境;而<The Last Dance,W.>则被网友喻为仿佛在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在<8+2+8 I>中,初听是纯人声配器,就像Bjork在<Medulla>里做的,但后来发现,重塑在戏耍节奏,玩弄重拍,把一小节3拍和一小节4拍混编,实现一种错落。在<8+2+8 II>中,其苦心孤诣变得昭然若揭, 有失因果的不同拍被编排和叠放,就像游乐场里的,不同种类但轨道时而交错的双轨过山车。Ambient、 Math-rock 、Idm、Darkwave、Prog-rock、Thrill Jockey式的Post-rock就这样被灌入一张专辑,依靠精确的辨识度串接。

但是。

当我留意到<Pigs in the River>的单曲封面时,不禁开始怀疑这一切。这张单曲的封面图片是粉色的,这是全曲专辑<Before the Applause>的封面中根本没有出现的颜色,粉色的颜色被其他颜色堆砌,而被严实地盖住了。

所以,如果这寓意有着合理的诠释,那么这可能就不是拼贴,而是一种叠加。有的歌是内在,有的歌是外在,有核有肉有骨有血的叠加物。而把所有风格串接在一起的,是一种强大又内敛的叙事冲动。

当事情回归本初的二义性,重塑们带着狡黠,守护着他们的低调和不予争辩的巧合。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Before The Applause的更多乐评

推荐Before The Applaus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