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隔了20年,有种不动声色的美好,依然在如梦的声音里开出了花

Fun.E
2018-05-14 14:13:58

一部《暗恋桃花源》,几易主演,从舞台剧到大荧幕,又再回归舞台。20多年过去了,主演换了一批又一批,戏迷们却还乐此不疲地围坐着等悲喜交加,欢笑痛哭。

有多少人,因为一个云之凡爱上清冷林青霞,又因为一个江滨柳迷上了戏痴金士杰,还有一个始终坚守的导演赖声川。

戏剧两个字,看似简单,演起来排出来,每个道具都有恰到好处的用意,演员连眼泪流动的速度都有讲究。

《暗恋》多年,如同曲终处青霞的歌声,穿过时光机带着胶片的光感与色调,字字句句都是时光流转的声音。

一梦几十载,据说明年三月沪上再度开戏,还是林青霞的云之凡,还是那部《暗恋桃花源》,不知是否有你我在场。

赖声川眼里的袁泉:“半个世纪以来继林青霞之后最有气质的女演员”。

2006年底,大陆版《暗恋桃花源》在上海大剧院演出时,袁泉扮演的云之凡坐在秋千上缓缓说出那句著名的开场台词“好安静啊,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安静的上海”……

林青霞坐在台下,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温柔婉约仿若“一朵白色山茶花”的云之凡踏着时光走来了。

...
显示全文

一部《暗恋桃花源》,几易主演,从舞台剧到大荧幕,又再回归舞台。20多年过去了,主演换了一批又一批,戏迷们却还乐此不疲地围坐着等悲喜交加,欢笑痛哭。

有多少人,因为一个云之凡爱上清冷林青霞,又因为一个江滨柳迷上了戏痴金士杰,还有一个始终坚守的导演赖声川。

戏剧两个字,看似简单,演起来排出来,每个道具都有恰到好处的用意,演员连眼泪流动的速度都有讲究。

《暗恋》多年,如同曲终处青霞的歌声,穿过时光机带着胶片的光感与色调,字字句句都是时光流转的声音。

一梦几十载,据说明年三月沪上再度开戏,还是林青霞的云之凡,还是那部《暗恋桃花源》,不知是否有你我在场。

赖声川眼里的袁泉:“半个世纪以来继林青霞之后最有气质的女演员”。

2006年底,大陆版《暗恋桃花源》在上海大剧院演出时,袁泉扮演的云之凡坐在秋千上缓缓说出那句著名的开场台词“好安静啊,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安静的上海”……

林青霞坐在台下,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温柔婉约仿若“一朵白色山茶花”的云之凡踏着时光走来了。

韩寒眼里的袁泉:遇上一个好的演员,就是希望有几万尺胶片永不停机

袁泉小时候是学京剧的,听老师讲《霸王别姬》的纠葛,十三四岁的孩子,唱到那句动心的唱词时,突然掉下泪来,才明白自己终于是入戏了。

演戏对她来说,就是重复练习,反复细磨的过程。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一下子把生活中的悲欢离合都经历了,看破了。

姚谦眼里的袁泉:安静不是她的全部,当需要表达时她总会有股力量,很狠的力量

和姚谦合作做专辑之前,袁泉就在《电影之歌》里又唱又跳,还要演,既专注又执着。一张《孤独的花朵》,她唱孤独,唱安静,唱花的姿态。

她说唱片不是商品,是人生某段记录。为了录三首歌,就跑到当地住下来,用时间去感受生活的意义。

有人说她骄傲,她说我确实是有态度

她只演自己喜欢的剧,戏份大小全然不在乎,可有时候,一两场戏就足以让人刻骨铭心,记忆深刻。袁泉提起小时候练功的习惯: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观众知道。

所以,她在排戏的时候即便摔断了锁骨,断骨戳出皮肤,在病床上躺了五个月,接了下一部剧还在原来的排练厅,依旧认认真真的排戏。

文艺是种障眼法,遮住了她的态度与个性

外人总愿意用文艺去形容袁泉,好像只要有文艺二字,就是无上的褒奖。

而她眼中的自己,不会狂妄自大,也不会妄自菲薄。说自己这些年,一直是被选择的。说语言是很虚妄的东西,所以她不愿多说作品以外的东西。

在人人都抢着做女神的时代,她竟然想演一个不那么美的角色。一个素面的,活生生的,小人物。

她的安静是一种特质,她站在那里就是一个无二可比的独特个体。

20多年过去了,她如梦的声音里,依旧弥漫着不动声色的美好气息。

关于《暗恋》:

这首歌是舞台剧《暗恋桃花源》20周年全球巡演的主题曲。曲尾更有林青霞20年前的歌声回旋,仿佛一转头就是时光穿梭的那扇门。

两个云之凡隔着时空,远远相望,好像是种永恒的象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独的花朵的更多乐评

推荐孤独的花朵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