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朗的激越——海頓第二交響曲第一樂章之「門外譚」

南风之薰
2018-05-12 10:40:35

這是海頓一百零四曲交響曲第二曲的第一樂章。翻閱西方樂評,不少樂評家都認為海頓早期的交響曲裡面,總能夠聽出一點緊張甚至於不安的感覺。本人聽完這個樂章,多少能夠理解那些樂評家的意思,但卻覺得話如此地說法,總過於籠統一點,也就是不大貼切,在那個感覺的性質上沒有分明地指點出來。

如果要說海頓在這裡有一點緊張與不安的分子,那也與我們平時所用的這個措辭是完全兩樣。樂章的開首,那音符的勁道很足,速度也是直衝向前的那一種,利落當中有著那麼一點急切,明朗當中卻還是有著一絲茫然,思緒是那麼樣乾淨乾脆,而至於具體地如何措其手足,好像不單單只是沒有去多想,或者是不願意去多想,或者即使是想了卻也是所得的結果自己也有一點兒不踏實,而且更可能是想了,想得自認為也是有結果,卻是在實行上不知道如何地來舉手和投足。

這或者才是海頓樂音裡面所謂的「緊張與不安」的分子,而其基質和本色卻是建立在明朗和利落上的。這總像是因為朝氣和活力而顯得激越,躊躇滿志,或者是壯懷激烈,我們在旁邊看到,也是那麼樣地欣賞,並且自己也是振奮,卻會走上前去,拍一拍他的臂肩,用一點柔性,去把他因為激情和衝勁而顯得有一點僵

...
显示全文

這是海頓一百零四曲交響曲第二曲的第一樂章。翻閱西方樂評,不少樂評家都認為海頓早期的交響曲裡面,總能夠聽出一點緊張甚至於不安的感覺。本人聽完這個樂章,多少能夠理解那些樂評家的意思,但卻覺得話如此地說法,總過於籠統一點,也就是不大貼切,在那個感覺的性質上沒有分明地指點出來。

如果要說海頓在這裡有一點緊張與不安的分子,那也與我們平時所用的這個措辭是完全兩樣。樂章的開首,那音符的勁道很足,速度也是直衝向前的那一種,利落當中有著那麼一點急切,明朗當中卻還是有著一絲茫然,思緒是那麼樣乾淨乾脆,而至於具體地如何措其手足,好像不單單只是沒有去多想,或者是不願意去多想,或者即使是想了卻也是所得的結果自己也有一點兒不踏實,而且更可能是想了,想得自認為也是有結果,卻是在實行上不知道如何地來舉手和投足。

這或者才是海頓樂音裡面所謂的「緊張與不安」的分子,而其基質和本色卻是建立在明朗和利落上的。這總像是因為朝氣和活力而顯得激越,躊躇滿志,或者是壯懷激烈,我們在旁邊看到,也是那麼樣地欣賞,並且自己也是振奮,卻會走上前去,拍一拍他的臂肩,用一點柔性,去把他因為激情和衝勁而顯得有一點僵硬的情懷稍微轉換一下,彷彿是把一樣稍有點緊實的東西,用手來搖一搖、抖一抖,讓它順一順而舒展開來。在這整一個樂章里,海頓亦是如此,那個一起首顯得有點「緊張與不安」的「明朗的激越」,在不間斷的柔性樂音的調和下,越來越多地注進了生活的實在氣息。那個起首主題一再出現,每一次都起一點變化,到了樂章的終曲,那實在是融成一片的舒心悅耳。

Classical Artists《Symphonie No. 2 in C - I. Allegro》 http://url.cn/56d4lCS @QQ音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进口:海顿交响曲全集(匈牙利爱乐乐团,多拉蒂(448 531-2)()的更多乐评

推荐进口:海顿交响曲全集(匈牙利爱乐乐团,多拉蒂(448 531-2)()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