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Again C Again 6.6分

骂声制作人,浪费了邝美人的好声

月亮先生
2018-05-07 21:16:13

这几天自己听了去年年底邝美云低调推出的翻唱专辑《C Again》,一面感慨邝美人也难敌岁月,一面在心里暗暗地骂制作人,给错了用力的方向,实在是浪费了这一把好声。 大家看天王天后强势惯了,大约也都一概认为歌手的意志主宰一切。但其实,制作人才是背后的那个掌舵人。他得明晰歌手的特质,将歌手初成的想法打磨、重置,完善细节,直到功成。这其实是种巧妙的拉扯和平衡。高明的制作人,能够让自己的建议被接纳,并且巧妙地融合在歌手自己的调整中。比如为关淑怡制作专辑,两人经常大吵的叶广权,或者曾经为林忆莲所爱的许愿,又或是与许美静纠缠不清的陈佳明,尽管大家知道缺了他们,几张专辑都会大变样子,但最终的成品,都是让歌手更能成为自己,或者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才是大师功力。 翻唱专辑本是成熟歌手必经的功课。看似成本低,也可以躺在别人的功劳簿上讨好市场,但其实风险也很大。原作深入人心,其实留给后来者的余地少了很多。所以在香港乐坛还在巅峰的1980年代,无论从选题,制作,编曲,都要下足本钱。仔细注意那些歌手在翻唱专辑里的录音,甚至唱腔和发音的位置都会稍稍调过。(徐小凤在《别亦难》里的唱腔和发音,就与之前的《秋水伊人》完全不同,张国荣

...
显示全文

这几天自己听了去年年底邝美云低调推出的翻唱专辑《C Again》,一面感慨邝美人也难敌岁月,一面在心里暗暗地骂制作人,给错了用力的方向,实在是浪费了这一把好声。 大家看天王天后强势惯了,大约也都一概认为歌手的意志主宰一切。但其实,制作人才是背后的那个掌舵人。他得明晰歌手的特质,将歌手初成的想法打磨、重置,完善细节,直到功成。这其实是种巧妙的拉扯和平衡。高明的制作人,能够让自己的建议被接纳,并且巧妙地融合在歌手自己的调整中。比如为关淑怡制作专辑,两人经常大吵的叶广权,或者曾经为林忆莲所爱的许愿,又或是与许美静纠缠不清的陈佳明,尽管大家知道缺了他们,几张专辑都会大变样子,但最终的成品,都是让歌手更能成为自己,或者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才是大师功力。 翻唱专辑本是成熟歌手必经的功课。看似成本低,也可以躺在别人的功劳簿上讨好市场,但其实风险也很大。原作深入人心,其实留给后来者的余地少了很多。所以在香港乐坛还在巅峰的1980年代,无论从选题,制作,编曲,都要下足本钱。仔细注意那些歌手在翻唱专辑里的录音,甚至唱腔和发音的位置都会稍稍调过。(徐小凤在《别亦难》里的唱腔和发音,就与之前的《秋水伊人》完全不同,张国荣在《salute》里展现出来的行腔,在他的唱片里也较为少见)。 只不过音乐市场北移,又遭遇台湾冲击。香港乐坛不复当年辉煌,翻唱碟反而成了一种缩头乌龟的鸡肋。无论中生代复出,还是新人找噱头,都从翻唱碟下刀。配器和制作惊人得类似,也惊人地无聊。以为删繁就简,加入点古典吉他或者加重低音贝斯,再让歌手半懂半不懂地装装爵士腔,在市场上打打“发烧碟”的名头就可以了。 《C Again》的制作人出力大概只能评个50分。选曲松散,配也潦草。还有10分,就在TA并未很好地帮助邝美人认知和处理自己如今的音色。邝美云自出道开始,长处就在于音色的独特和气息的沉稳,对节奏的把握其实亮色不多。让邝美人勉为其难地唱爵士腔,其实自曝其短,不仅生硬,甚至为了硬挤出角色的慵懒感而使得接连几首歌的咬字都出了问题。 另外,这么多年过去了,邝美云的音色不可避免地也出现了些变化,比以前更厚重,容易往共鸣和胸声去了,但巅峰时期那股撩人的飘逸感却减少了不少。但这本可以凭借着制作人的把控,让发声的位置稍微向前,结合一点鼻音,依然能够重现当年的风采的。可惜制作人在这里完全失职,任由邝美云一字一句地总往共鸣里落,失了飘逸的特色,也未见得在共鸣里讨到了便宜。 所以,不可避免地去重听听当年的邝美云。《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这张全翻唱集可说是当年百代为邝美云量身打造的最佳。整张碟细腻、飘逸、暖洋洋的,邝美云美得惊人,比她在以往的怨妇歌里寥落的神情更惊艳。虽然《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这首歌,我始终更属意刘雅丽的电影原声粤语版,但不得不说,黄舒骏当年填的国语词,太适合邝美云那种极其稳,极其悠长,又丝毫不厚重的温暖音色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