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 未了 冬 未了 8.4分

理解《痛快的哀艳》歌词的一个视角——《鼠疫》、加缪和《未了》

shelbean
2018-04-15 01:35:12

《痛快的哀艳》这首歌刚出来的时候,被这首歌制作的华丽和歌词中透露出的孤独又疯狂的气质所吸引,但是对于歌词的理解,一直认为是在营造气氛来进行某种控诉,而单句歌词并没有实际指向。直到读过加缪的《鼠疫》之后,有一天又听到《痛快的哀艳》,才突然反应过来——“这首歌写的不就是《鼠疫》吗?”

首先讲讲《鼠疫》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鼠疫》是阿尔贝·加缪最著名的长篇小说之一。在小说里,一场鼠疫袭击了阿尔及利亚一个叫奥兰的城市,城里人们从一开始对鼠疫视若无睹,到后来因为疫情不断升级,被迫封城。主人公里厄医生他的小伙伴们,以及城中的普通居民们,在面对这场吃人不眨眼的疫情时,构成了不同的视角和处理方式下的众生相。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歌词里写道“病”、“细菌”、“没人能离开”、“没人能例外”了。

把《鼠疫》和《痛快的哀艳》联系起来,并不只是因为后者的歌词与小说存在很大的联系。整张专辑名叫《冬 未了》,其中作为同名歌曲的《未了》,唱的就是加缪《西西弗斯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专辑里青峰自己写的歌,如《对杀人狂的指控》中的尼采,《回车诺比的梦》中的佛教用词,也

...
显示全文

《痛快的哀艳》这首歌刚出来的时候,被这首歌制作的华丽和歌词中透露出的孤独又疯狂的气质所吸引,但是对于歌词的理解,一直认为是在营造气氛来进行某种控诉,而单句歌词并没有实际指向。直到读过加缪的《鼠疫》之后,有一天又听到《痛快的哀艳》,才突然反应过来——“这首歌写的不就是《鼠疫》吗?”

首先讲讲《鼠疫》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鼠疫》是阿尔贝·加缪最著名的长篇小说之一。在小说里,一场鼠疫袭击了阿尔及利亚一个叫奥兰的城市,城里人们从一开始对鼠疫视若无睹,到后来因为疫情不断升级,被迫封城。主人公里厄医生他的小伙伴们,以及城中的普通居民们,在面对这场吃人不眨眼的疫情时,构成了不同的视角和处理方式下的众生相。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歌词里写道“病”、“细菌”、“没人能离开”、“没人能例外”了。

把《鼠疫》和《痛快的哀艳》联系起来,并不只是因为后者的歌词与小说存在很大的联系。整张专辑名叫《冬 未了》,其中作为同名歌曲的《未了》,唱的就是加缪《西西弗斯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专辑里青峰自己写的歌,如《对杀人狂的指控》中的尼采,《回车诺比的梦》中的佛教用词,也相当有哲学意味。作为统领专辑风格的第一首歌,有哲学的背景也说得过去。同时如果开头和压轴都是加缪,前后呼应,说明加缪的思想可能贯穿了整张专辑的主题。

在《鼠疫》里,加缪借里厄的好伙伴塔鲁之口告诉读者,我们生活的世界里人人都有鼠疫,一不小心我们就会把鼠疫传染给别人。而人们被鼠疫分成两种人,一种是杀人凶手,把鼠疫传给他人;一种是被杀者,被他人传染的鼠疫所杀害。不同的人对于小说中的“鼠疫”是什么有不同的理解。有些人认为“鼠疫”指的是法西斯,那么专辑里有《对杀人狂的指控》,《他举起右手点名》就十分切题了。另一方面,“鼠疫”可能指的是人类社会本身内在的恶,这种恶使我们的世界变成了一副荒谬的图景,因为这种恶是随着人的活动与生俱来、无法逃脱的,而加缪则希望人们能直面现实,对其进行反抗,因此专辑里青峰的某几首歌里也弥漫着一种悲悯情怀,一种对恶的控诉,一种不断失望又不断前行的精神。不过后一点比较牵强,更像是我自己YY出来的。

以下详细说一说我对《痛快的哀艳》各部分歌词的理解:

整个星群 无人不病
只是要比 谁病得轻

这里很容易理解了。世间人人都有鼠疫,病的轻的人把鼠疫传给病的重的人,杀人者与被杀者。

细菌持续蔓延
突然潜伏又越来越高

鼠疫在人群中显露时,人们不以为然,但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突然爆发,给世间带来极大破坏。

白日低吟 一脸冷静
夜晚解禁 放声诟病

这里在小说里似乎没有相对应的部分,但应该说的是平凡大众面对鼠疫的态度。或者说可能是面对某一种强权时的态度(比如《对杀人狂的指控》,《他举起右手点名》里的法西斯?《墙外的风景》里的不可抗力?),表面上仍然是在延续正常的生活,心里却早已充满了怨气。

没人能离开 没人能离开

对应鼠疫封城。或者说,世间人人皆有鼠疫,没有人能够逃脱。

祈祷而上帝也只好两手摊开

小说里鼠疫刚开始时,牧师向众人宣教说鼠疫是神对他们犯下的罪的惩罚。但当牧师和医生一起目睹了不谙世事的小孩也惨遭鼠疫毒手,他无法解释神要惩罚小孩子的什么罪。于是他改变了自己对鼠疫与神之间关系的阐述,却被同行看作有异端学说的风险。最终牧师也死于鼠疫,暗示用宗教来解释鼠疫的无力。

没人能例外 没人能例外

换个说法说“没人能离开”

冷淡宿命玩弄着他哀艳的痛快

命运无情、残酷又荒谬。“痛快的哀艳”在专辑里被翻译成“ ViolentlySadandBeautiful”,似乎人只不过是命运导演的漂亮悲剧里的一部分,个体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没人得到理睬 没人得到理睬
乞讨而所有也只是不理不睬

鼠疫(或是宿命)的事实并不会因为人对其卑躬屈膝而得到改变。事实就是冷冰冰的事实。

没人可能隐埋 没人可能隐埋
逃跑而世界也只教落得活埋

小说里一开始死去的人们还能有墓地埋,后来死的太多了,就把尸体挖个大坑在公墓里一起埋了,之前在墓地埋的尸体被挖出来,以在腾出地方挖更多的墓坑埋人。而想从奥兰城里逃出去的人们,很多都在和守卫的冲突中死掉了。

来继续崇拜 来继续耍赖
来继续萌芽更多的鬼胎
继续被欺瞒 继续被出卖
继续廉价地证明自己所存在

鼠疫下的众生相,感染鼠疫者的嘴脸。

白鸽沾染 黑色尘埃
绿树记载 血红阴霾

美好、纯洁的事物被污染,世间充满罪恶。

我想跑开 无法跑开
我想期待 没有期待

面对这逃不脱的宿命,似乎没有未来可言。

这里开始伴奏里表达的情感越来越激烈。与整首歌开头的正式感对比,似乎是在说我们一开始看世界时以为它是华丽优雅的,但越仔细看越发现它的疯狂和不可理喻。

我让你揭发 我让你恨
我让你罪怪我

音乐突然停止,但应该不是说鼠疫已经停止了(鼠疫是不会停止的),更可能是在这疯狂中突然顿悟,而获得了内心的宁静。事实已经是事实,那么我就去直面这惨淡的现实,脱下一切无用的外壳赤条条无所畏惧。这里有一点佛教里“正念”的意思。“揭发”、“恨”、“罪怪”的语境则很适用之后的《对杀人狂的指控》、《他举起右手点名》、《墙外的风景》等歌词里的主人公。虽然最后两句听起来可能略消极,但其实这里应该只算开了个头,《末了》才是青峰想最终表达的处世态度。


以上解读均出自对这首歌和加缪的爱。虽然青峰在这张专辑里是如此地难以让人猜透,而我对哲学的理解又只有皮毛,不过这就是我此时的想法。世界是如此魔幻,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

如有误读,欢迎指正。欢迎讨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冬 未了的更多乐评

推荐冬 未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