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也不将见面,只碎碎念一些和万青的纯心理交集

香槐亦解忧
2018-04-07 02:39:20

我是在高一知道万青的。

发端是,有个朋友在空间发了一句“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是手写,她平日里是个棉麻布料的女孩子,她的字真干净好看。

我猜到是歌词,去百度,就找到了万青。词写得好,但当时没说出好在哪里。旋律安静却总有点诡异,让我有种难以名状的探险的感觉,逾越禁忌的感觉。一个人偷偷地尝试全新的曲风,很符合刚上高中的心理状态,但仅此也谈不上疯狂。至多一次尝试。

就这样,一年没有再听。

一年以后的高二,出于填补空虚抑或“充电”,我重新打开列表里的万青,只有那一首《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听完以后,我有些困惑,为什么高一的自己给它贴的标签是“旋律奇怪”,而现在已不这样认为;之前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就慢慢忽略的歌词,现在却空前地惊艳了我——尽管“艳”字不妥,万青的歌词更应隶属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朦胧诗。尽管表达方式一样迷人,但由于和新千年交轨,痛苦已经又多了好几个面,反射的光线也从日月星辰到城市的霓虹灯,越发复杂。

我还在想,如果顾城他们没有在写抒情诗的年纪死去,而是受得了生活,活下来了,去用自嘲掩盖无力改变世界的困厄,正大光明地对自己失望

...
显示全文

我是在高一知道万青的。

发端是,有个朋友在空间发了一句“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是手写,她平日里是个棉麻布料的女孩子,她的字真干净好看。

我猜到是歌词,去百度,就找到了万青。词写得好,但当时没说出好在哪里。旋律安静却总有点诡异,让我有种难以名状的探险的感觉,逾越禁忌的感觉。一个人偷偷地尝试全新的曲风,很符合刚上高中的心理状态,但仅此也谈不上疯狂。至多一次尝试。

就这样,一年没有再听。

一年以后的高二,出于填补空虚抑或“充电”,我重新打开列表里的万青,只有那一首《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听完以后,我有些困惑,为什么高一的自己给它贴的标签是“旋律奇怪”,而现在已不这样认为;之前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就慢慢忽略的歌词,现在却空前地惊艳了我——尽管“艳”字不妥,万青的歌词更应隶属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朦胧诗。尽管表达方式一样迷人,但由于和新千年交轨,痛苦已经又多了好几个面,反射的光线也从日月星辰到城市的霓虹灯,越发复杂。

我还在想,如果顾城他们没有在写抒情诗的年纪死去,而是受得了生活,活下来了,去用自嘲掩盖无力改变世界的困厄,正大光明地对自己失望,含蓄地表达对世界的失望,是不是也能写出像万青的歌词一样的诗。

后来觉得不可能,觉得他们分属于两派不同的理想主义,但说不清楚。

而我目前也只是平庸迷茫,分不清自己听万青和Nirvana究竟是装逼还是真的喜欢。

这种分不清,算是人性的种种悲厄之一吧。

我比较乐观,觉得也希望是后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能青年旅店的更多乐评

推荐万能青年旅店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