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再论

醉梦且行之
2018-04-06 10:50:35

七年了,现在听来愈发觉得七年前的《苏格拉没有底》是一张神专。

看看豆瓣评分,却只有可怜的六点几,甚至比不上《自定义》这种八点几分却不够成熟风格单一内容较浅的专辑。乐评乐感除却学院派的条条框框其实是一件相当主观的事,可惜的是很多人的主观其实是带着有色眼镜、缚住手脚的。

看看那些评价吧,在专辑出来的前两三年,有几条不是诋毁、调侃,有几条不是带着偏见、抓住以前的所谓“网络歌手”、“非主流”来大加批判的。可笑的是最有格调的文青、最具权威的乐评人也跳不出时代的浪潮,看似理中客的评论其实也不过是随波逐流。历史的任何时期,能跳出历史的只有寥寥几人,其他人不过是江河中随波而下的鱼虾罢了,这不随物质知识的普及而改变。

如果翻到近两年的评论,会发现风评急转为“翻案”、“拾遗”、“鸣冤”。这些人大多年轻,可能有的是十年甚至十几年的老粉。这些人在当年不过是小学生、中学生,你不能指望他们上豆瓣去评分,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不能指望他们去主导舆论、掌握话语权。等到这些人长大了,才会对与他们相关的事物做出正确的评价。不是说他们当时喜欢而受到鄙夷的东西最后都会“翻案”,就像当年许汪徐并称为“QQ音乐三巨

...
显示全文

七年了,现在听来愈发觉得七年前的《苏格拉没有底》是一张神专。

看看豆瓣评分,却只有可怜的六点几,甚至比不上《自定义》这种八点几分却不够成熟风格单一内容较浅的专辑。乐评乐感除却学院派的条条框框其实是一件相当主观的事,可惜的是很多人的主观其实是带着有色眼镜、缚住手脚的。

看看那些评价吧,在专辑出来的前两三年,有几条不是诋毁、调侃,有几条不是带着偏见、抓住以前的所谓“网络歌手”、“非主流”来大加批判的。可笑的是最有格调的文青、最具权威的乐评人也跳不出时代的浪潮,看似理中客的评论其实也不过是随波逐流。历史的任何时期,能跳出历史的只有寥寥几人,其他人不过是江河中随波而下的鱼虾罢了,这不随物质知识的普及而改变。

如果翻到近两年的评论,会发现风评急转为“翻案”、“拾遗”、“鸣冤”。这些人大多年轻,可能有的是十年甚至十几年的老粉。这些人在当年不过是小学生、中学生,你不能指望他们上豆瓣去评分,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不能指望他们去主导舆论、掌握话语权。等到这些人长大了,才会对与他们相关的事物做出正确的评价。不是说他们当时喜欢而受到鄙夷的东西最后都会“翻案”,就像当年许汪徐并称为“QQ音乐三巨头”,可是许与汪徐就是不一样,汪徐为情歌所限,而许则格局更大、内容更深。但一切都将会回到应有的位置上,你看汪最近不又开始出现在综艺之上了吗?谁又会因为他网络歌手的出身而指责他不配呢?

如果翻一翻历史,不用翻太远,往前个二三十年,你会发现很多相似的东西:邓丽君的歌曲从靡靡之音变成华语金曲、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从不务正业的三流文学变成武侠文学经典、网络游戏从电子海洛因变成今天的全民娱乐甚至是电子竞技……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东西,一个时代的东西也只有一个时代的人才能掌控和评价。就像文学史上有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戏曲小说,唐代的诗到了宋代就成了理趣、硬瘦的风格,尽管成就也不低但与唐诗已经是两种东西了,再往后则没有诗这种东西了;宋词到了清代,尽管有清词中兴之局,“清词功夫虽细,但是却流于琐碎,与宋词相比,亦无回天之力。立论虽高,却也只是眼高手低,试图推尊词体,却力不从心。”这是后不继前,从前往后的话,词在唐一代也不过是“诗余”,至宋初也不过是“艳科”一类,但是时代到了、牛人出了,词也就成了宋词。

这是说得远了,说回许嵩,你会发现他身上摆脱不去的两个标签是“网络歌手”和“非主流”,在那个年代,网络歌手和非主流其实是等价的。但这些标签都是他人强加的,根深蒂固也只是在他人的眼中根深蒂固,和许嵩没有什么关系,他也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同样一个“网络歌手”,在十年前和十年后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和评价,十年前是非主流、颓废、抄袭,而十年后却摇身一变成了独立音乐人,尽管不似巨星,却也不缺拥趸。而且在如今,歌手的产生无外乎科班学院出身、练习生流水线培养、综艺选秀选拔、网络发歌出道这四个门径,网络歌手更是乘着互联网的东风有了更大的分量。无论是b站的唱见还是云村的音乐人,其实都不过是网络歌手,但在如今这样一个网络已然得到极大发展的时代,他们的出现仿佛多了份理所应当。而在那个网络音乐的蛮荒年代,那些网络歌手筚路蓝缕,耕耘着一块新土地,却要背负着极难摘取的网络歌手的标签,网络歌手本是一个中性词,可一旦与那个年代挂钩,就变成了一个偏见。既然现在的网络环境好得多了,如果把许嵩放在当下,他会不会和以前不一样呢?我想答案是不会。尽管现在的包容度在上升,可歌曲的题材却在不断地趋于单一化。从前可以唱家国、江湖、儿女情长,可以唱哲思、理想、讽刺批判,可现在却仿佛只有道不尽的缠绵、诉不尽的苦情。在文化这一领域,各种性质的内容都进行着极其一致的转变:从系统变为零碎,从过脑走心到走肾,人们允许有不同的东西出现,但不代表他们会去选择这些不同。许嵩歌中的现实性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格格不入的,只是那些真正的粉丝在阅历足够后从另一个角度走进了许嵩,他们会去“翻案”,但别人不一定会去倾听。

伴随着我成长的很多东西都仿佛都是“许嵩式”的,拿影视剧来说,《西游记后传》、《宝莲灯》、《宝莲灯前传》、《魔幻手机》等一大批当时的热播剧,都在豆瓣上有着极低的评分,这其实是代表着当时主流的一种看法。但它们并非如此不堪,它们有着时代所限的技术上的毛病,却也有着超越时代的内容和精神,而这些内容倒是更近于现在的审美习惯,但是却有着现在少有的踏实和用心,但在那个崇尚写实的时代,“超前”和“大热”似乎成了“原罪”,表面上一如今天对热播剧的嘲讽,即使今天的人能去“翻案”,也无法删掉以前的评论,就像在老一辈心中的偏见很难改变。等到他们老去,比我们更新的一代已经出现,他们又有他们的东西,也许他们会为我们今天误解的东西“翻案”,但我们“翻案”的东西他们不会去看,于是这些东西就真的“就这样了”。所以被“翻案”也只是少数人的“翻案”,悲剧已然发生就不可能改变,那些超越时代的终将淹没到时代的潮流中。反倒是那些从诞生就不曾显露的好作品,不知哪一天就重见天日,被人当作遗珠供奉。而那些红极一时的超时代作品,却反而在时代中因偏见被自己的大热更深地埋葬。

2018.4.5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3)

添加回应

苏格拉没有底的更多乐评

推荐苏格拉没有底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