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欲绝微信群,欢迎加入交流

夜郎
2018-04-06 02:58:09

转一篇正泰专访

虾饺:当初是怎样组建起伤心欲绝的呢?

正泰:Spunka解散后我向表哥借了把吉他,同时四处找朋友负责其他乐器,试着玩一个自己主导的乐团。阿祖(贝斯手)就是此时加入的,我们一起写了六、七首歌,跟初代团员表演几场后,当时的吉他手跟鼓手就去当兵了,我们两个又以不插电的形式做了几场演出。后来才找到金刚(吉他手)加入,而刚好当时刘暐的乐团“生气的年轻人”也结束,我与他住得近,自然就找他加入。其实我觉得“伤心欲绝”要从这两人加入才真的算开始。

虾饺:伤心欲绝的乐团介绍文案上是以“民谣朋克”作为前缀的,你觉得伤心欲绝的“民谣”与“朋克”分别体现在哪里呢?

正泰:那是一开始我们觉得很有趣才写的,把这些音乐类别写出来无非只是让人方便认识我们,营销考量而已。我们既不太民谣,可能曲风上有点朋克,但这也不能说就是朋克。我觉得要自诩为朋克必须某种程度要具有使命感,至少要相信自己有为更大的理念或思想服务的

...
显示全文

转一篇正泰专访

虾饺:当初是怎样组建起伤心欲绝的呢?

正泰:Spunka解散后我向表哥借了把吉他,同时四处找朋友负责其他乐器,试着玩一个自己主导的乐团。阿祖(贝斯手)就是此时加入的,我们一起写了六、七首歌,跟初代团员表演几场后,当时的吉他手跟鼓手就去当兵了,我们两个又以不插电的形式做了几场演出。后来才找到金刚(吉他手)加入,而刚好当时刘暐的乐团“生气的年轻人”也结束,我与他住得近,自然就找他加入。其实我觉得“伤心欲绝”要从这两人加入才真的算开始。

虾饺:伤心欲绝的乐团介绍文案上是以“民谣朋克”作为前缀的,你觉得伤心欲绝的“民谣”与“朋克”分别体现在哪里呢?

正泰:那是一开始我们觉得很有趣才写的,把这些音乐类别写出来无非只是让人方便认识我们,营销考量而已。我们既不太民谣,可能曲风上有点朋克,但这也不能说就是朋克。我觉得要自诩为朋克必须某种程度要具有使命感,至少要相信自己有为更大的理念或思想服务的欲望,但我们没有,就算有我也还找不出词来定义。我不觉得我们非得要是什么,我们确实在成长过程中听了很多民谣、另类、朋克,仅此而已。

虾饺:伤心欲绝的词曲创作主要都是由你与刘暐分别主导完成的,你是怎样看待自己与刘暐这两种不同的创作风格?

正泰: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生活的样子、身处的人生阶段,喜欢的不喜欢的都很像。我常觉得在他身上才看得见我自己的样子,透过他我知道自己的缺点跟弱点,我相信他也是,久而久之面对同一件事我们便选择用不同方式面对或是诉说。刘暐同时代表我的以及伤心欲绝的愤怒,愤怒都被他表达完了,我就是温吞一点。但我的歌或是他的歌都不能单独代表伤心欲绝,我一开始没意识到这点,但他离团过一阵子,那时我就知道伤心欲绝没有他就失去了魅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喔 我沒有靈魂 EP的更多乐评

推荐喔 我沒有靈魂 EP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