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乐评的一些往事——关于离开,关于各自重新出发

🌲林上蛋🥚
2018-04-03 看过

2016年11月25日,南太铉宣布退出组合YG娱乐旗下偶像组合Winner,并解除个人专属合约。2017年3月30日,南太铉注册音乐公司South Buyers Club,成为法人代表,开启以其为首的乐队活动。

2016年11月25日,南太铉宣布退出组合YG娱乐旗下偶像组合Winner,并解除个人专属合约。2017年3月30日,南太铉注册音乐公司South Buyers Club,成为法人代表,开启以其为首的乐队活动。

虽然已过去了近一年半的时间,南太铉退队一事在当时的韩国音乐圈无疑掀起过轩然大波,质疑的、惋惜的、指责的、难过的、揣测不和的,至今众说纷纭。如今新的四人的Winner和South Club 都各自出发, 我便来简单地聊一聊南太铉,和他的前队员Winner的成员们的故事,以及对于他离队原因的一点猜测。

作为Winner粉丝,个人偏爱南太铉在时他们的音乐风格:忧郁,小众,像是乐队,而不只是普通偶像团体。那首旻浩和太铉的合作曲《Pricked》至今是我最爱。从13年正式出道前,主打hiphop风格的YG对于Winner团体定位就是开拓新音乐风格转型组合,杨社长一再着重地使用南太铉创作的歌曲也很明显能看得出他对南太铉的制作风格的欣赏。然而如此受器重的南太铉依然选择了离开, 个人认为原因并不主要在于所谓队员间的不合,而在于:其一,南太铉对于偶像身份任务的不适应;其二,南太铉对于公司于其音乐自由性限制的的不甘心。

Pricked 专辑由宋旻浩写词作曲,甚至连专辑封面也是亲手所画

我不在饭圈,是关注Winner之后才算开始真正了解韩国音乐里偶像团体的具体的运作模式。简单说,偶像靠的不单是音乐实力。他们的人气更多靠的获取粉丝的爱与关注。他们兜售的是个人全方位的魅力点:性格、特长、私生活、成长的状态、友情关系互动、综艺表现等等...这些和粉丝无比亲密联系互动,是偶像模式如此收服人心的原因...粉丝把偶像当作是家人般拥护和尽心尽力,同时也要求着偶像维护和满足着自己对他们的期待:那种美好的互动合作和个性表现。而至于音乐,更多像是附加产品了。就好像自家孩子的作品,父母总会无条件叫好和支持一样,是一种无条件的偏心的爱。

很明显,偶像中有适应这种偶像包装宣传模式的人,也有不适应的。从许多Winner的团队综艺节目中南太铉的缺席、较为害羞安静的表现都可以看出他并不喜欢这些附属活动。南太铉无疑算是那些不适应者中比较极端的一位,因为大多数团体中的孩子,都没有这个勇气决心去亲自否认自己开始的选择,哪怕再不适应。更何况这种拒绝可能导致的和周围人的决裂、 违约的经济赔偿、公司和同行业中的封杀等等。

一个团体作为一个商业品牌,历经团队重建这样的折腾无疑是元气大伤的。无论是对于队员本身,对于公司,对于无条件信仰着的粉丝都是极大的打击变故。从这一点,说南太铉不负责任也毫不为过,因为要牵扯的利益面真的太广了,哪怕他的本意不想伤害到曾经的队员。但实际,无论是团体的定位、原有的发展企划、粉丝的再固定等等都是一场耗时耗力的事情。尤其是在南韩竞争如此激烈的偶像市场中,稍不小心就是难以回头。回归计划的流产,团队任务和风格定位的重新调整,和漫长等待中的空白期对于Winner人气和商业利益,都是极大的打击和损耗。Winner再度回归时宣传和强调的“命运的四人”的概念,也是作为在极大的压力下再度出发时坚定自我信心和粉丝对其信赖的策略。

作为对比,毫无疑问其他的四个成员都更看重Winner这个团队品牌与友谊一些。哪怕像宋旻浩、姜昇润这样个人实力都已经十分突出和全能的人,也没有作为solo出道,而最多是以小分队、与公司外的艺人合作曲和少数的个人单曲展现他们个人色彩的音乐。 组成团队最开始可能并不是由得这些艺人作的选择,毕竟如今南韩单独包装出一个男solo的成本与运营风险太高,在三大社中,艺人们光出道就已经经历了重重的筛选和持久的练习生涯。且不说前辈歌手们从十三、四岁开始在公司学习创作、舞蹈、语言等等技能,光Winner这几个成员本身也是偶像歌手中比较少见的经历坎坷的存在,也因此有更强的实力和成功意愿。

姜昇润早在17岁时就通过韩国最大的歌曲选秀节目Super Star K 2凭借吉他弹唱一鸣惊人,得到了音乐教父尹钟信的青睐。他完全是有能力在当时直接签约别的公司单独出道的,但他选择了和yg签约,并在旗下继续做练习生数年。

宋旻浩, 更是带着无比崎岖的经历。 从小便在地下音乐界活动的他先经历了和BlockB一同活动练习的哥哥们在出道前落选,在2011年不得不加入和他本身并不是那么搭配的抒情组合BoM, 而两年后这个组合也历经了解散,宋旻浩重回地下嘻哈。而比较幸运的是,他凭借他的绝对突出rap实力被yg挖掘重新收作练习生。

李胜勋和姜昇润一样,也是早早在选秀Kpop Star 凭借他独特的个性和即兴表演、编舞和组织才华拥有过许多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舞台。他无比迫切希望加入yg, 而也正如社长所说,李胜勋的才能点是最适合团队组合的,因为他能够协调和编出最适合团队的舞蹈和演出。

年纪最大、当练习生最久的大哥金秦禹,哪怕在才华上或许不如其他几位队员那么出众,但是在努力程度和对于共同出道的恳切心态上, 他绝对不输任何一人,因而也拥有极强的团队依赖性和团结心。

团队和个人发展之间的利益取舍,其实多少也在每一个人的个人选择,Winner其余几个孩子之所以很惹人疼爱的一点是因为他们:实力绝对出众的同时也愿意为作出彼此让步牺牲。哪怕像昇润和旻浩这样很早就有个人出道经历和能力的,也都不断地在平衡团队活动和个人活动,并想法设法提升自己的团队品牌知名度。这一方面和他们都曾当过队长,对于团队的责任感重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是情商更高而且善良的孩子。他们很快适应了自我定位,并很努力地完成偶像的所有任务角色,也忍受着目前公司给他们带来的许多限制,无论是音乐方面还是其它。

作为团队中最为突出知名的成员,宋旻浩出道后继续参加了海选的嘻哈说唱类生存比赛《Show Me the Money 4》, 在万般非难和质疑之中,凭实力取得亚军,证明了自己身为偶像也完全不输给地下嘻哈选手的专业业务能力。在综艺节目《新西游记》亦是靠极度可爱的综艺直觉,赢得比赛,并向制作组团队争取到了带着自己的Winner 成员一起录制《花样青春》 节目的资源,真的是特别可爱的孩子。对比一下因为成员间资源极度不平衡而分崩离析的许多团队, Winner成员之间互相照应的感情不能说不深厚。

宋旻浩 《怯》表演现场

YG是著名的喜欢“雪藏”艺人的公司。相比于其他音乐公司而言,YG艺人的回归周期可以用漫长形容, 甚至经常两三年没有新专辑,这对于普通的音乐组合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杨社长对于发行作品十分严苛,成员们有甚至多达到上百首的囤积的自作曲。 粉丝对于这点可谓又爱又恨,一方面喜欢它旗下艺人发行作品的较高的质量,因为总会有不同的风格突破的尝试, 一方面又难免为看不到自己支持的艺人们焦躁不安。 南太铉无疑是对于音乐的自由性要求度很高的一个孩子, 也为此在被“雪藏”期间在音源网站soundcloud上发布了许多无法收入专辑发布的个人作品。 其实完全可以理解年轻的音乐人对于不愿受过多束缚的自我表达意愿,然而这种自我表达和他的公司以及他所在的偶像组合的身份无疑是有巨大冲突的。

原本拥有的多才多艺的Winner成员们其实有许多的音乐创作方面的优势。队内的成员本身的音乐取向其实截然不同,三个主要创作人: 宋闵浩擅长hiphop/trap/pop/beatbox;姜昇润主要是明亮的rock; 而南太铉则是抒情的ballad/rock。三个vocal和两个rap的音域、声线刚好都完全不同且覆盖全面,却也使得丰富多样化的音乐合作成为了成为可能。

南太铉的音乐偶像是朴孝信。朴大神是南韩S级唱功的歌手,国宝般的存在,而他低调到什么地步呢?不打歌、不上电视节目、甚至连他的唱现场版的歌曲的表演视频,都是通过歌迷的手机拍摄才得以流出。千难万难上了一次《柳熙烈写生簿》,才让退伍好几年后的他的新歌有了官方版的现场录像...六、七年发了一张正规专辑,而日常就是演音乐剧或销声匿迹...所以不难看出的是,南太铉的理想化状态其实不是做一个音乐偶像,而更多是一个独立的音乐歌手角色,暂且先不谈他有没有这个绝对实力和资格走成功这条路。

南太铉退出偶像团队之后自己和教堂认知的几个乐手组建了名为South Club的乐队,自己担任社长和主唱制作,游走在各种街头进行公演,至今已经发了十多首单曲,总体质量也都不错,个人风格已经得到巩固和延展。而他也要承受离开大型音乐会社单干后宣发资源、硬件条件、商业合作、经济报酬、粉丝基数等等大不前的代价。他也坦言离开大型公司后最大的变化是:“变穷了” , 但是同时他也“虽然感到对其他人的抱歉,但是不后悔作出离开的决定”。作为独立音乐人, 他不再受公司定位的限制, 可以尽最大可能性自由地作曲发歌, 想来这也是他所想要争取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南太铉(South Club)

其实作为组合出道后单飞的,在各国的音乐界并不少见, 比如今年凭《Havana》久踞各国排行榜不下的Camila Cabello就是在离开女子组合五佳人之后得到了更好的发展;One Direction的成员单飞虽然被各种唱衰但依然做出了不俗的成绩; 而如今美国流行乐界最火的男solo歌手Justin Timberlake最早也是超级男孩乐队的成员。就音乐人本身的自我表达诉求而言,我理解并支持南太铉做出的单飞的选择,在不变与变之间,更多的是选择与命运,没有是非对错。而从粉丝的角度,也默默更加心疼剩下的Winner成员所要承担的蜕变的压力和感激他们的团结和从未放弃。

然而也不可以完全否认南太铉在组合中时作出的努力,南太铉毕竟和Winner四位一起历经了数年练习生涯和数个月的极为残酷的出道生存选拔赛。每一场比赛都是重新反复创作、改编歌曲,编舞排练,直播对决,异常艰难地一路携手走来,迎来了出道,不可谓不同心不尽力。而曾经作为主要制作人的他,也在Winner活动的三年多,为团队奉献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

愿各自安好。

EXIT回归计划因为16年末的团队变动破产后, Winner已经连续四年没有发行过正规专辑了,2017年两次以迷你专辑形式《Really Really》、《Fool》、《Love Me Love Me》、《Island》的回归在音乐流媒体上创造了不错的成绩,而以姜昇润作为主要制作人的歌曲曲风明显地从原先的忧郁清冷转为了鲜艳明亮的更为大众化和商业化的曲风。

REALLY REALLY ——WINNER

2018年4月4日,选择以第二张正规专辑《EveryD4y》正式回归的Winner无疑面临着自出道以来的最重要一次战役。也满怀着期待和祝福希望这四个孩子得到他们应得的出色成绩。

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