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邦人 異邦人 9.7分

音乐传教士·久米小百合(元·久保田早紀):比起「異邦人」,更想用赞美歌为教会奉献

没头脑又不高兴
2018-04-02 看过

周末日文复健,把每日新闻年初发的一篇久保田早紀的稿子翻译了一下。

讲讲久保田早紀究竟是如何从一个出道曲就拿下超140万张销量实绩(7周O榜冠军,全年总亚军),多年后仍旧被德永英明、中森明菜、ZARD这样的大物疯狂翻唱的流行歌手,变成了一个在家是喜欢做饭的家庭妇女,出门是用赞美歌传教的教会歌手的……

泉水姐姐和久保田早紀演唱「異邦人」对比

这篇稿子虽然没有涉及音乐本身,但也算是写明白了她“从久保田小百合到久保田早紀再到久米小百合”的一生,以及重要节点——

出道即爆红,却在最red的时候急流勇退,去追求信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从此只为耶稣唱赞美歌。

你觉得可惜,可人家自己快乐得一匹。。。

这样的心态实在值得每个人学习。。。

另外,阿姨年轻的时候是真的美。

侧脸林青霞↓

正脸邓丽君(瘦版)↓

声线跟唱功用五个字来概括就是“祖师爷赏饭”,非常通透有质感,这样说来的确有资格给上帝唱歌。。。

并且还是个难得的创作型选手,以后有时间还是想补一个音乐篇(绝不可能

音乐传教士·久米小百合(元·久保田早紀):

比起「異邦人」,更想用赞美歌为教会奉献

文/葛西大博

译/アキ

「一定要记得在『久保田早紀』的前面加上『元』哦。因为我已经不是『久保田早紀』了嘛。」

虽说是温和的语气,但却包含着强烈的执着。

1979年,由久保田早紀自己作词作曲的出道曲「異邦人」,创下了超过140万张的超级畅销纪录。然而red到对于生活在同时代的人来说,几乎无人不知的「久保田早紀」,却选择了这样的人生——

「我在艺能界进行音乐活动的时间只有5年左右,此后在教会唱了30多年的赞美歌,现在的头衔是『音乐传教士』哦。」

出生于東京都国立市,后来搬到了八王子市。在母亲的建议下,还是「久保田小百合」的久保田早紀,从4岁开始学习钢琴。

上短大的时候,久保田小百合录制了一盒原创DEMO,送去参加CBS/Sony唱片公司(现日本索尼音乐娱乐)主办的艺人甄选,结果被音乐总监相中,从此踏上了以独立歌手为目标的人生道路,变身「久保田早紀」。

图是外网down来凑数的……

短大毕业后,久保田早紀过上了每日沿着中央线,往返于唱片公司与家的生活。

「将上学时在列车上看到的风景描绘成歌,就是之后以『異邦人』为名发售的『白い朝』。」

充满异国风情的复古印象。

高音舒展的通透的歌声。

这样的氛围与歌名,让人不禁联想到海外,但其实描绘的是中央线列车的窗外风景呢……

* 注:『白い朝』是早紀最开始为这首歌取的歌名,后因歌曲前奏浓郁的异域感,被人建议修改为『異邦人』。

「自己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积蓄的力量远远不够,在这种状态下突然就红了。身边人都在说『接下来也要写出大爆的歌哦』,让我背上了非常重的包袱。比起高兴,我反倒是忧虑跟不安更多一点。」

就这样,久保田小百合本人,与作为歌手的久保田早紀,两种人格之间的撕裂感每一天都在变大。

自己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想法与日俱增,促使久保田早紀探寻自己的音乐之根,最终找到了她的皈依之处——赞美歌。

「小时候,同级的女生邀请我参加教会礼拜。虽然那时候还不是很懂『きよしこの夜(平安夜)』跟『もろびとこぞりて(圣母颂)』歌词的意思,但还是觉得这些用钢琴弹出来的曲子真棒啊。」

1981年,久保田早紀接受了新教教会的洗礼,并以与音乐家久米大作结婚为契机,在1985年退出了艺能界,回复本名,成为了「久米小百合」。

「华丽的艺能界不适合我。比起去六本木跟麻布,我更喜欢在国立或者八王子当地的咖啡店,和朋友们一起朴素地喝咖啡,做个安定的人。」

现在,为了宣教久米小百合也会被拜托参加宣教演唱会,这时她就会前往全国的教会演唱而不管大家是否在教派上有分歧。

然后,将这些通常是由神父跟牧师用圣经的语言传达出来的信息,用音乐传达给大家。

「当我还是久保田早紀时,就很不擅长在人前唱歌跟讲话。虽说现在也还是糟糕,但在教会唱歌并不是一种表演,而是向神明献祭。用歌曲传达圣经的旨意是我的天职,因此我决不允许自己不擅长(在人前演唱)。」

如果有人想听,久米小百合也会在教会唱「異邦人」。

「有时候,不了解我过去的年轻人会说『久米桑歌唱得真好呢,可以成为专业歌手哟』,我就会接梗说『我过去的确是专业歌手哟』。」

很多年轻人表示还是认识的ww16年的漫改深夜剧「异邦警察」就玩了一次异邦人梗,字幕组翻错梗结果被弹幕骂成傻逼

虽说将唱赞美歌视为天职,但久米小百合却说,音乐对于现在的自己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把音乐比作家里的一件什么东西的话,她就像是壁纸那样的东西。壁纸虽然可以制造环境,让家里的氛围变得明快,但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如果没有柱子跟屋顶的话,连家都不会有。」

那么对于久米桑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是信仰啊。」

关于作为基督教徒的自己,久米小百合是这样说的。

「自己是有罪的,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消解。向耶稣忏悔即是基督教徒。因为要忏悔所以每周都要去教会。」

今年,久米小百合迎来了花甲之年,被问到之后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时,她说

「什么都没有。如果能和现在一样,踏实地继续教会活动就好了呢。」

现在就是最幸福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異邦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