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江湖 7.6分

侠客的爆发

方寸映像
2018-03-29 18:40:11
提起周华健你会想起什么?

  在大多数人心中他是《朋友》,《真心英雄》等金曲的演唱者,是经典到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流行歌王。于周华健,这确实是成功,但也不得不说是一种约束,太过流行的后果可能是人们,甚至是他自己,都对他的音乐风格形成了惯性思维。

  这应该是周华健所不愿意的。

  所以从这场爆发很早就在酝酿了。一向给人以温润君子形象的周华健在内心里其实对侠客有着深深的向往。生于1999年的我正好赶上了TVB武侠剧在大陆狂热时期的尾巴,因此也有机会能感受到当时人们对武侠的痴迷与狂热,而周华健为当时最为精彩的几部武侠剧——1994年的《倚天屠龙记》和1997年的《天龙八部》,分别谱写了《刀剑如梦》和《难念的经》,周华健对两首歌的演绎至今被奉为经典。前一段时间在名为《侠客行》的录音棚演唱会直播里,提及那些年热播的武侠影视作品时,周华健笑着把乐队每一位人比作金庸小说里不同的武侠人物,虽是玩笑,但也不难看出侠客形象对周华健的影响。

  侠客多盛于乱世,治世则大多疏于江湖。为什么?因为唯有当官府腐败无能,欺压百姓,或是有恶人横行于世,扰乱民生,百姓无法为自己发声时,才会需要有侠客仗剑行世,为民除暴。“反”大概是侠客最为熟悉的字,侠客的“反”是以正义反抗邪恶。

  这个“反”字是这场爆发的根源,对于周华健,其追求的是在音乐上的创新与超越,于是侠客形象便成为了周华健最好的寄托。

  所以当2007年被吴兴国邀请为新京剧《水浒108》做原声带时,周华健没有拒绝。这是一次有风险的尝试,本来挂着电子摇滚京剧名号的《水浒108》就已是一次对传统的颠覆,以流行音乐的做法去做京剧配乐,更是要承担可能会有的骂名。我一直有一种想法,支持华健的当然是对音乐的追求,但也不得不说,水浒中梁山好汉身为侠客的快意豪情唤起了一直以来在周华健心里埋藏的情感。在这次《水浒108》的尝试里,周华健终于真正有了一次化身侠客的经历,他不惜用上了自己的毕生所学,尝试各种可能有帮助的元素——2007年《水浒108》原声带问世。

  但他觉得还不够。

  是的,这确实还不够。虽然完成了全部作曲,但中间真正由周华健演唱的其实不过只有两首。虽然参与了制作,但这还不是他一个人对于侠客精神的诠释。他还在寻找并思考,之后他发行过向京剧女伶致敬的《花旦》,但他仍然还没找到他最想要的表达。


  在一次和新京剧《水浒108》的编剧、台湾当代作家张大春进行了一次有关侠客道义的闲聊后,周华健的情感和才情再也不能抑制了。

  每个人一生中应该都会经历这样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于作家可能是灵感来临,连握笔的手都在隐隐发颤,于运动员可能是站在领奖台上激动得不知如何表达兴奋,采访时语无伦次。不论表现如何,相同的是在那一刻五官被封闭,能感觉到的只有不停加速的心跳和不断膨胀到快要炸掉的胸腔。

  冲出了周华健胸膛的情感汇聚成了这张2013年发行的专辑——《江湖》。

  这次周华健与张大春的跨界之作,从专辑的设计开始,周华健就将自己对侠客的精神、对音乐的理解倾注其中。

 与其他只是收录歌曲的专辑不同,《江湖》里14首歌,一首为序曲,一首后记,其余按歌曲情感排列,从歌手的角度为听者设计了听歌的顺序。从《序曲:但凡人间无仁义 人人心里有梁山》、《泼墨》为侠客故事拉开序幕,《客梦》、《身在梁山》借宋江形象,表现的是身为侠客之初的茫然,无助与痛苦。直至《我上大名府》、《一年三百六十醉》看破世事,攀升到极点的是洒脱,是快意,在《侠客行》《三打祝家庄》成长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正义凛然,最后所有情感收束到《在野人》与《忘江湖》中,侠客最终归隐,不再出世。中间穿插着的,有《离别赋》里的儿女情长,有《金缕曲》里的兄弟之情,也有《笑英雄》里对江湖豪杰的调侃。

   与其他只是收录歌曲的专辑不同,《江湖》里14首歌,一首为序曲,一首为后记,其余按歌曲情感排列,从歌手的角度为听者设计了听歌的顺序。从《序曲:但凡人间无仁义 人人心里有梁山》、《泼墨》为侠客故事拉开序幕,《客梦》、《身在梁山》借宋江形象,表现的是身为侠客之初的茫然,无助与痛苦。直至《我上大名府》、《一年三百六十醉》看破世事,攀升到极点的是洒脱,是快意,在《侠客行》《三打祝家庄》成长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正义凛然,最后所有情感收束到《在野人》与《忘江湖》中,侠客最终归隐,不再出世。中间穿插着的,有《离别赋》里的儿女情长,有《金缕曲》里的兄弟之情,也有《笑英雄》里对江湖豪杰的调侃。

  说实话,若只是这样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教科书般侠客的故事,但周华健的曲和演唱,张大春全然不同于流行歌曲的作词,将听众带入他们所编织的侠客梦中。

  这部从内容到曲风都具有浓郁中国风的专辑,却全部采用的是西洋乐器。演唱上周华健唱功依旧如往常,同时对每一句歌词情感都做了独到的设计。《我上大名府》中“老乡老乡你别问我这要上大名府,老乡老乡你别问我这要上大名府。”第一次语气急促但仍低语,第二次则突然加重“我这要上大名府”,一瞬间爆发。至“大名,大名,大名大名府”忽然换用一本正经的官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短短几句里,老乡拉着年轻人的衣袖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的场景生动地展现在我们眼前。第一次年轻人细语解说,第二次则已挺直而立,豪言壮语,“我要上的,就是这大名府!”,话音刚落便又突然收起了满脸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调侃着,“听清了吗?大名府,大名府,我去的就是大名府。”而后望着老乡震惊的脸哈哈大笑。转至《侠客行》,“儿时玩具,老来梦里最心惊”,声音里全然脱去了前几首里的少年感,道出了老时望剑的欲言又止。

  情感的投入,加上知己张大春深深契合他内心追求的作词,周华健终于畅快地将自己一直以来的侠客梦想在音乐里实现,将自己一直以来向往的侠客正义感用音乐表达。

  平心而论,这张专辑确实符合很多乐评人的说法——是一次实验性唱片,“实验”二字,意味着这张唱片并没有达到真正完美。对于大部分听众来说,这张专辑也存在很多的个人化表达,比起以往的作品,我们可能很难在第一次试听时便体会到歌曲背后的意义,这部作品与流行二字已经背道而驰,不过对于周华健,这些应该都不重要了,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这位音乐里的侠客终于在音乐里亮出了自己的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湖的更多乐评

推荐江湖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