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很民谣 这个世界很民谣 评价人数不足

自由的代价——蚂蚁先生新专辑《这个世界很民谣》随记

江海一蓑翁
2018-03-29 13:07:18
跟蚂蚁算不上特别熟悉的朋友,然而有民谣这样的共同追求,我们之间,总算能维持一种默契的兄弟情缘。他的新专辑《这个世界很民谣》发布已经有了三个多月,而在三月初,我自己也在台下,全场聆听了蚂蚁在欧拉的新专辑南京站演出。这两天,恰值春暖花开,有空的时候,总在一遍一遍地听这张专辑,越听越能从中找寻到某种久违的感动,于是跟蚂蚁自告奋勇,为这张专辑写下一点文字。

在体制内生活久了的人,都会对其他职业和阶层的人,生出一种可怕的隔膜感。我跟一位级别不算低的机关干部,交流农民的养老金应该大幅提升的时候,他就曾发出非常诧异的感叹:“难道现今农民们的生活,不是已经过得很好了吗?”而在医院、商场等公共场所里,也时不时能见到一些趾高气昂、优越感强烈的体制内人士,他们的傲慢让我汗颜。

或许在进入体制内之前,我有过多年的媒体人经历,才使得我在这些年的工作生活里,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成为上述文字中那样的人。尽管如此,随着生活日渐安逸和年岁渐长,我真的还具有感知其他人群生活的能力吗?在蚂蚁这张专辑里,听到的那些生活细节,明确地告诉我:初心还在。

这两天,单位附近新开了的一家足疗店,傍晚时分,总会亮起暧昧的





...
显示全文
跟蚂蚁算不上特别熟悉的朋友,然而有民谣这样的共同追求,我们之间,总算能维持一种默契的兄弟情缘。他的新专辑《这个世界很民谣》发布已经有了三个多月,而在三月初,我自己也在台下,全场聆听了蚂蚁在欧拉的新专辑南京站演出。这两天,恰值春暖花开,有空的时候,总在一遍一遍地听这张专辑,越听越能从中找寻到某种久违的感动,于是跟蚂蚁自告奋勇,为这张专辑写下一点文字。

在体制内生活久了的人,都会对其他职业和阶层的人,生出一种可怕的隔膜感。我跟一位级别不算低的机关干部,交流农民的养老金应该大幅提升的时候,他就曾发出非常诧异的感叹:“难道现今农民们的生活,不是已经过得很好了吗?”而在医院、商场等公共场所里,也时不时能见到一些趾高气昂、优越感强烈的体制内人士,他们的傲慢让我汗颜。

或许在进入体制内之前,我有过多年的媒体人经历,才使得我在这些年的工作生活里,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成为上述文字中那样的人。尽管如此,随着生活日渐安逸和年岁渐长,我真的还具有感知其他人群生活的能力吗?在蚂蚁这张专辑里,听到的那些生活细节,明确地告诉我:初心还在。

这两天,单位附近新开了的一家足疗店,傍晚时分,总会亮起暧昧的粉色灯光,里面的两位女子,也穿着粉色的衣服,百无聊赖而又充满挑逗地,观望着门外来来往往的人们。出于曾经记者身份的本能,我一直非常好奇于她们的内心与生活世界,而现今职业的身份和伦理道德的约束,却让我永远不可能跃进这样的门。

而在这张专辑的《浪莎》这首歌里,蚂蚁用他的身体力行,解答了我和很多听者的疑惑。走进按摩店的蚂蚁,要找寻的,或许并不只是肉体的欢愉,而更重要的,是孤独感的缓解。正基于如此,他才能对按摩小姐,产生那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进而心生呵护。这样的内心状态,跟白居易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和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如出一辙。

从南师大数学系毕业这么多年,蚂蚁一直献身于音乐,以民谣卖唱为生,坐过酒吧,摆过地摊,曾经遭受过风吹雨打,忍受过城管的恶语和追逐。有过这种生活体验的人,在热爱自由的同时,也会对人性与爱,有着更加深刻的洞察。记得我当年访谈著名独立纪录片——游民三部曲的导演徐童时,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会一直坚持拍摄游民的生活,导演的回答直接了当:因为我自己就是游民的一分子。同样的话也可以用在蚂蚁身上,他能够写出被网易云的网友戏称为最经典的关于小姐的歌的原因,就在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跟小姐是一样的人。

既然选择了音乐,选择了自由,就只能忍受居无定所,忍受漂泊,甚至还包括孤独。在专辑主打曲《三亩水田》里,他动情地为爱人描绘田园生活的简单与诗意,然而这样的生活却如同梦幻泡影,在稳定工作和所谓门当户对的社会价值导向面前,被击得粉碎。面对离去的爱人,蚂蚁多少感到无奈,却并不伤感。而最重要的,是他仍然会沿着这条路,继续前行。

记得多年前有一次跟蚂蚁相约一起吃火锅,等我们到了饭店之后很久,他才姗姗来迟。原来当时的他,正在热恋之中,情投意合的两人前一天晚上巫山云雨,只恨时短,于是蚂蚁当天就睡过了头。讲述完这一切之后,蚂蚁略显尴尬地对我们吐了个舌头,说:“没办法,饿得太久了。”这句“饿得太久了”,从此也就成为我每次想起蚂蚁时,自然而然想起的话。这样的话,对于身在体制内多年,受到各种规则和条条框框约束的我来说,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说出口过。由此,我羡慕蚂蚁,甚至对他的这种生活状态,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嫉妒。

蚂蚁或许就是这样一位充满饥饿感的人,对生活饥饿,对情感饥饿,当然,对欲望,也是同样饥饿。比如那首动感十足的《148毫米的抒情短诗》,或许就把蚂蚁“饿得太久了”背后的意义指向,描绘得淋漓尽致。这首歌对于性爱的浪漫化书写,总会让我想拿来跟许巍的《在别处》相提并论。“我用尽力气,怎样都到不了你最深处”,跟《在别处》里的“就在我进入的瞬间,我多想就死在你怀里”,有着不谋而合的诗意共鸣。

当然,这张专辑里的大多数歌曲,都是描绘那些曾经美好,而又不得不黯然收场的爱情。透过不断变幻的地点和阴情难测的天气,蚂蚁对于这些过往情感的眷恋与无奈,尽在歌声里一一显现。

在这样不断变化的生活之中,人难免会产生某些虚无感,正如那首《蒙着灰的天空》,是写恶劣的环境,也是写贪婪的人心,同样是写自己对于未来的惶恐与不确定。然而无论前方在哪里,蚂蚁的歌声仍然明亮,仍然坚定,我们也衷心祝愿,他的音乐之路能够越走越宽,也祝愿他的感情与生活,能有好的归宿。

从三月初南京站那场演出多达三百多人的观众数量,或许我们就可以对蚂蚁的未来抱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些源自真实生活的真诚歌谣,能够打动更多的人。

就此搁笔。

2018.3.28晚作于竹林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这个世界很民谣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