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manence Impermanence 7.8分

Peter Silberman:灵魂乐手

tata
2018-03-28 看过

Peter Silberman是属于那种永远不可能上杂志封面,或能引起大范围关注的音乐人,但是靠着近10年三张口碑极佳的专辑,以及极大感染力的现场表演功力,他作为The Antlers乐队的主创,还是在独立摇滚乐迷群体里受到了一定的好评。

而在三年前The Antlers推出《Familiars》专辑后,Peter Silberman突然遭到听力损伤,在随后的医治过程中,他经历了左耳听觉完全丧失的痛苦,一切熟悉的场景都变得陌生,他甚至不能在纽约的嘈杂环境中继续生活下去。可以想象,对一个音乐人来说,听不见声音意味着什么,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Peter Silberman出版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尝试以另一种层面的感悟,重新看待生活和审视自己的生命。

专辑一开始,我们就听到“I'm disassembled piece by piece”,然后他开始寻呼“Can you hear me?”“Can you reach me?”这种失去身体感官能力,以及试图抓住个体存在感的念想,令人感同身受。

接下来在《New York》这首唯美的吉他民谣中,Peter 缓缓地诉说着他是如何面对听力受损的,“When my nerve wore down / I was assailed by simple little sounds:Hammer clangs, sirens in the park / Like I never heard New York”,这种私人化的真实描述,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才能体会到创作者的切身感受。

专辑中六首歌都给人以宁静超凡的感觉,连《Karuna》和《Ahimsa》这样的歌名都是东方哲学的意境。多数曲子的配器只有简单的吉他和键盘演奏,当然,Peter的人声才是最感人的部分,他并不需要靠撕心裂肺的唱腔,这种令人心碎的悲情感染力似乎是天生的。其实,面对生理困境,这张个人专辑并不自怨自艾,创作音乐本身对Peter Silberman来说就是一种藉慰,他在《Ahimsa》最后加入的鸟鸣、虫鸣等环境音效,就给人极大的舒心感。

最后,专辑同名曲《Impermanence》中的风琴、手风琴、吉他,构成了一首无言的内心宣言。生活总是无常的,难以捉摸的,有时候真的需要一颗敏感且可以多角度感受世界的心。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唯有灵魂出窍一般旁观自己,哪怕听不到、看不见,也能及时辨认出自己生命中的经典时刻。

【徐亮】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Impermanen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