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而有序的SUMMONING

永烁星光之喵
2018-03-25 04:28:12
一点不惊喜,一点也不奇怪。在面对Stronghold与Oath Bound的佳作连续轰炸,Old Mornings Dawn的沉默直到新专辑的好转,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接受SUMMONING加减乘除式的旋律变化浸染。

它有序,是整个SUMMONING骨架建立在托尔金十二卷中洲神话,因此脱离托尔金的范畴去讨论这支乐队,意义减少了一半以上。

它凌乱,是因为仔细发现,每张专辑的所有和托尔金神话有关的意象,是凌乱无序的,也就是说,每张专辑虽然有长度,但却不是完整的叙事 / 史诗 架构,而是基于“悲观的托尔金神话 / 中洲的历史进程”作为整体架构,在这基调之上进行专辑的“词”的立意。不信?拿每张专辑首位曲目来对比即可。

(好吧我知道你们懒,但不妨可以对比一下新专辑首末曲,与Oath Bound首末曲的背景即可,也就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新专辑的架构和Oath Bound并无二致,笑)

就拿新专辑来说,一下子说到第二纪元的事情,一下子又跳到第一纪元,专辑末曲又说魔苟斯诞生与黑暗力量鼎盛时期做所恶事,令人摸不着头脑。

好了,让我来做一下每首曲子简单的背景故事科普吧:

首曲,“Tar-Calion”,

 亚尔-法拉松黄金大帝 Ar-Pharazôn the Golden,昆













...
显示全文
一点不惊喜,一点也不奇怪。在面对Stronghold与Oath Bound的佳作连续轰炸,Old Mornings Dawn的沉默直到新专辑的好转,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接受SUMMONING加减乘除式的旋律变化浸染。

它有序,是整个SUMMONING骨架建立在托尔金十二卷中洲神话,因此脱离托尔金的范畴去讨论这支乐队,意义减少了一半以上。

它凌乱,是因为仔细发现,每张专辑的所有和托尔金神话有关的意象,是凌乱无序的,也就是说,每张专辑虽然有长度,但却不是完整的叙事 / 史诗 架构,而是基于“悲观的托尔金神话 / 中洲的历史进程”作为整体架构,在这基调之上进行专辑的“词”的立意。不信?拿每张专辑首位曲目来对比即可。

(好吧我知道你们懒,但不妨可以对比一下新专辑首末曲,与Oath Bound首末曲的背景即可,也就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新专辑的架构和Oath Bound并无二致,笑)

就拿新专辑来说,一下子说到第二纪元的事情,一下子又跳到第一纪元,专辑末曲又说魔苟斯诞生与黑暗力量鼎盛时期做所恶事,令人摸不着头脑。

好了,让我来做一下每首曲子简单的背景故事科普吧:

首曲,“Tar-Calion”,

 亚尔-法拉松黄金大帝 Ar-Pharazôn the Golden,昆雅语为塔尔-卡理安 Tar-Calion(第二纪元3118年——第二纪元3319年,在位期间:第二纪元3255年——第二纪元3319年)是《精灵宝钻》中的人物。他是努曼诺尔帝国第二十五任皇帝,亦是努曼诺尔帝国最后一任皇帝。他名字在阿督纳克语的意思是“黄金”。

 如同古代大多数皇帝,亚尔-法拉松是亲王党成员。在昂巴登陆攻打索伦并俘虏索伦后,索伦逐渐腐化亚尔-法拉松。此后,亚尔-法拉松开始倡导国民信仰魔苟斯,迫害忠实党成员,下令砍下白树宁罗斯,甚至远征维林诺,最终导致了努曼诺尔帝国灭亡,主神令努曼诺尔陆沉。

二曲,“Silvertine”,

勒布迪尔(Celebdil)即银峰(Silvertine),是迷雾山脉(Misty Mountains)的一个山峰,其山顶耸立着都灵之塔(Durin's Tower)。这里也是甘道夫(Gandalf)及炎魔(Balrog)最后决战之地。

三曲,“Carcharoth”,

卡哈洛斯,安格班的巨狼,曾咬贝伦抓着精灵宝钻的手,在多瑞亚斯被胡安咬死。在“精灵宝钻”中文版一书中,译为“红色的咽喉”。又被称为“安法乌格力尔”。

四曲,“Herumor”,

赫如墨,努门尔人中的叛徒,第二纪元末期在哈拉德人当中有很大的威势。另有人补充,Herumor,辛达林语字面意思是暗黑君王,由 heru 君王、mor 黑暗组成。应该是指被索伦腐化后的努曼诺尔君王,也可能指的是第四纪元的梅尔克主义者。

五曲,“Barrow-downs”,

古墓岗(Barrow-downs),又名泰斯戈莎德(TyrnGorthad),位于夏尔以东布理以西,山上有许多巨石墓碑,因此得名。

 在第一纪元,古墓岗和以北的伊凡丁丘陵(Hills of Evendim)已有人聚居,到东方人入侵伊利雅德,他们逃到贝尔兰,在后来的愤怒之战里,他们又逃回故地。在第二纪元,古墓岗是登丹人从努曼诺尔逃到中土大陆后的第一个聚居地,这地方也渐渐变得出名。伊兰迪尔也逃到中土大陆,古墓岗亦纳入亚尔诺王国的领土。

六曲,Night Fell Behind,立意稍后再补充

七曲,Mirklands,

不知道这片大陆具体指哪里。这个词貌似也未曾在发布的中文魔戒书中找到相对应英文。应该属于SUMMONING的“自创”词语,类似精灵宝钻中的“Mirkwood”,黑森林。也即幽暗森林。

末曲,“With Doom I Come”,

歌词述说的,是臭名昭著的魔苟斯诞生与横行之事迹。最后类似圣歌般的合唱,实际上是以神圣的口吻去吟颂伟大黑暗的降临,淹死曼维,淹死瓦尔达,永夜继承阳光。让阿门洲沉入深邃之海。

最佳曲目应该颁给Mirklands,因为开头电钢琴塑造的“黑暗前的寂静”真是深得我心,在经过一系列的“黑暗”渲染以后,地狱终于降临,于是才有了末曲“With Doom I Come”之升华,有如Oath Bound中的land of dead,从回旋曲式、吟唱相呼应主题方面达到了惊人的统一。或许SUMMONING明白,这才是描写黑暗最有力而简洁的方式吧。

托尔金神话,除开那些具体到诸如,霍比特人、魔戒远征军以及贝伦与露西恩之故事用了很多笔墨篇幅以外,很多事情的叙述都是古典而恢宏。例如神创世,千万首吟唱的曲子旋律,才有了河流、山川与白云,也因为有了不和谐之魔苟斯,才有了后来震动万神殿的好歌曲大比拼!

以及,每次读到精灵宝钻,维林诺的事迹,虽然寥寥数笔,但却令人无限遐思,

“维林诺的大军终于自西方而来,埃昂威挑战的号声响彻天际。维拉的大君军容壮胜,令贝列瑞安德一片光耀,他们的形貌年轻美丽、英武慑人,足迹所至,群山轰鸣。”

SUMMONING专辑中的曲子描述也是如此,只留下一个大致的意象,和解释意象的歌词,剩下的一切就让听众想象去吧,你可以去想象魔苟斯是如何在三百年双生树年的大审判中如何向维拉祈求原谅,之后如何狠心毁灭了双圣树,让没有看到过双圣树光芒的精灵,变为灰精灵潜伏在远离阿门洲的瑞文戴尔与萝林之森。

没有过分的细节描述,让每一个听SUMMONING的歌迷会产生不同的解读方式。

对于我而言,他们实际上是在践行托尔金未完成的中洲历史叙述,叙述这片永被悲伤与无序笼罩的中土世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1)

添加回应

With Doom We Come的更多乐评

推荐With Doom We Com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