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伤心欲绝

剑烧
2018-03-11 19:02:32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想到明天还要搭乘第一班地铁去上班,看着4岁的女儿已经睡去了,我敲着键盘,写着这些字,想和你们分享我的那些时刻,聆听伤心越绝的时刻,那是很久之前的一个故事,应该说是一个个故事,如同伤心欲绝的歌曲一般,它们是那么的宣泄,听起来那么的豪壮,却也是同样的虚弱与不堪,青年人明白自己的无力,但同样骨子里总是一种征服世界的雄心,这是我的年轻,这也是你们所有人的年轻,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一次次的空想中,但现实中又免不了太多磕磕绊绊,你发现一次恋爱中的争吵都让自己好多天静不下心来,那时候是属于《伤心欲绝》的日子,你同样听着《透明杂志》,听着那些年轻的声音。

伤心欲绝被认为是朋克,其实那只是一种表象,他们骨子里还是混合着年轻人的雄心与脆弱,青春的孤寂,青春的反叛,青春的暴怒,转而又是青春的消沉,有时候你觉得他们应该打磨下他们的作品,而不是一股劲的喷出来,但这就是伤心欲绝啊,如果他们精心打磨好自己的作品,反倒有一种扭捏感。我的一个女性流氓乐迷朋友,说他们的音乐总是像做爱做一半就射了的男性,刚刚来快感他们就结束了,但转而她又说还是喜欢他们啊,即便是转瞬即逝的快感,也比平平淡

...
显示全文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想到明天还要搭乘第一班地铁去上班,看着4岁的女儿已经睡去了,我敲着键盘,写着这些字,想和你们分享我的那些时刻,聆听伤心越绝的时刻,那是很久之前的一个故事,应该说是一个个故事,如同伤心欲绝的歌曲一般,它们是那么的宣泄,听起来那么的豪壮,却也是同样的虚弱与不堪,青年人明白自己的无力,但同样骨子里总是一种征服世界的雄心,这是我的年轻,这也是你们所有人的年轻,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一次次的空想中,但现实中又免不了太多磕磕绊绊,你发现一次恋爱中的争吵都让自己好多天静不下心来,那时候是属于《伤心欲绝》的日子,你同样听着《透明杂志》,听着那些年轻的声音。

伤心欲绝被认为是朋克,其实那只是一种表象,他们骨子里还是混合着年轻人的雄心与脆弱,青春的孤寂,青春的反叛,青春的暴怒,转而又是青春的消沉,有时候你觉得他们应该打磨下他们的作品,而不是一股劲的喷出来,但这就是伤心欲绝啊,如果他们精心打磨好自己的作品,反倒有一种扭捏感。我的一个女性流氓乐迷朋友,说他们的音乐总是像做爱做一半就射了的男性,刚刚来快感他们就结束了,但转而她又说还是喜欢他们啊,即便是转瞬即逝的快感,也比平平淡淡地持久要好太多,有些做爱真像人体打桩机无聊呢。

我不清楚她这种感受,不过想来多少也是有趣的。伤心欲绝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把控乐团整个能量在一首曲子中的释放节奏,这对于聆听者很重要,他们大可以像场上老手,先用细腻的编曲把乐迷搞湿,用舞曲的节拍来把控整个过程的推进,再副歌处猛烈操几下,哈哈,想来他们还是像处男般纯洁呢,一上来就迫不及待开干了,虽然射得快,不过好可爱呢。这也是我听他们最新一张专辑《还是偶尔想要伟大》的感受,他们是哪门子的朋克,骨子里还是细腻啊,满满的年轻人,那种能量快速释放之后混合着肉体与精神的液体本质是一种抱团取暖般的年轻人之爱,不过貌似他们不太年轻了,但不重要,他们用音乐让自己再度回到那些年轻的岁月,而一起回到那些日子的还有你和我。

《伤心欲绝》的音乐有一种诗性思维,同样更直接的是湿性思维,诗性思维本质上是一种观察现在和回忆过去,翻滚着记忆的岩石永远不会长出青苔,而现实的无力和不甘总是刺激着创作者在作品中找到让自己抬起头颅的勇气;而湿性思维更多是音乐给人的一种直接冲击,没有孤绝于肉体的人体之美,摇滚乐伊始便和肉欲紧密贴合,汗水、酒精、荷尔蒙和那些精神上的过山车历程,现实依旧磕磕绊绊,依旧无力,但是我还要叫出来,我要发出我的声音,这是我的音乐,这是我的姿态,这是《还是偶尔想要伟大》告诉我们的最重要的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总来没有给你回答,从来没有,尽管世界清楚地知道你的不可能性,但是你大可放声说出来,这个世界还是他妈的毁灭算了,啊,我还是偶尔想要伟大。我们在渐渐长大,我们在渐渐变得世故,我们渐渐收敛起那些曾经被父母认为的不成熟,我们却清楚地知道,有那么几个瞬间,内心依旧幼稚的像个孩子,当然也伟大的像个孩子,没有比佯装成熟的世故更恶心了,有时候找一个场合,承认自己内心深处孩子的一面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所以,来看这场演出吧,有孩子的带着孩子,没孩子的带条狗,都过来吧。

我想在那天,我会再次回到那些过往和此时此刻某地正在发生的事情,那是一连串的爱情的炽热,那是一连串失恋的沮丧,那是随时可以在内心毁灭整个宇宙一万次的晚上,那是觉得自己站在了世界之巅的清晨,美梦灌醉了上一个世代,真正的人再嘶吼着,我想到17岁那年第一次读到哈特.克兰的凌晨3点48分,哈特.克兰写到,我不准备忏悔,也不配上相应的遗憾,干,别多愁善感了,有那么伟大就有那么软弱的青春啊,就是这样。

这些玩意有什么用呢?

想到很早之前,老婆问我的一句话。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那些人生最宝贵的东西都是无用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還是偶爾想要偉大的更多乐评

推荐還是偶爾想要偉大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