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집 THE WAR 4집 THE WAR 7.9分

EXO The War 是怎样制作出来的:成员和制作人对每首歌的解析。

marchhare
2018-03-11 12:05:25

前言:我翻译水平有限,仅供参考。

——

EXO The War 是怎样制作的:成员和制作人对每首歌的解析。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k-town/7941809/exos-the-war-song-by-song-breakdown-band-producers

从Going Crazy的疯狂合成器流行乐到Walk On Memories的梦幻旋律,EXO的最新专辑The War对粉丝毫无保留。从funk,reggae,EDM和trap等等中汲取灵感,然后用顶尖制作将这些元素编织在一起,这张专辑是他们在音乐旅程中的进一步探索,比起他们前一张黑暗专辑Ex‘act,这张专辑更适合夏天。

“The Eve”

Mike Woods:我是其中一个制作人。这首歌原来标题叫做“Black Dress”。我和 Kevin White, Andrew Bazzi,Henry Lau 一起写的。

这个原来是给Henry写的,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最好把这个给EXO唱,因为这首歌非常适合他们。我们想要一种性感又有旋律性的音乐,但也是为舞台表演服务的。我们想描写一种黑暗神秘的感觉,所以标题叫“Black Dress”,我们

...
显示全文

前言:我翻译水平有限,仅供参考。

——

EXO The War 是怎样制作的:成员和制作人对每首歌的解析。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k-town/7941809/exos-the-war-song-by-song-breakdown-band-producers

从Going Crazy的疯狂合成器流行乐到Walk On Memories的梦幻旋律,EXO的最新专辑The War对粉丝毫无保留。从funk,reggae,EDM和trap等等中汲取灵感,然后用顶尖制作将这些元素编织在一起,这张专辑是他们在音乐旅程中的进一步探索,比起他们前一张黑暗专辑Ex‘act,这张专辑更适合夏天。

“The Eve”

Mike Woods:我是其中一个制作人。这首歌原来标题叫做“Black Dress”。我和 Kevin White, Andrew Bazzi,Henry Lau 一起写的。

这个原来是给Henry写的,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最好把这个给EXO唱,因为这首歌非常适合他们。我们想要一种性感又有旋律性的音乐,但也是为舞台表演服务的。我们想描写一种黑暗神秘的感觉,所以标题叫“Black Dress”,我们是在SM公司的song camp写这首歌的。我们10天之内每天写一首到两首歌,The Eve是在第四天写出来的,我们只花了一天就完成了,从音乐概念到歌词到最后作曲,我们在想概念的那天就录音了。

Ko Ko Bop

Styalz Fuego: 我去年11月到首尔,我们一行好像是10个人,基本上我们在SM的录音室里呆了几个星期,我第一次去那里。基本上SM给了我们一个K-pop现状的综述,然后你每天就在房间里写歌。 “Ko Ko Bop” 可能是第五天写出来的,之前几天我们是在尝试找感觉。我听了很多K-pop,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圈子,因为K-pop复杂很多,有很多不同变化。如果你在LA写歌,你会把歌写的非常简单,根据歌词的重点把beat写的尽量简单。

我一写完歌,给大家一放,从大家的反应我就知道有戏了,但我真的不知道会是EXO。开始写歌的时候,我们是想写点有雷鬼感觉的歌,那是我们主要目标。副歌后面那个疯狂的drop完全去了另外一个方向。我们本来是想做雷鬼流行乐,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从来不觉得是EXO,我认为是给女团写的。 Shaylen Caroll录的demo。给SM放歌的时候,我们以为SM会明白这个是给女团写的。一个女歌手唱demo,而且歌也是女生才能唱的音域。这首歌的调比较高,我想是高了三个半调,所以本来是比较适合女孩子唱的。

但是我猜还是可以的,因为这首歌分布着我们好几个的声音,我猜当他们在给这歌选择歌手的时候,选EXO是有道理的,因为这首歌声音上分成很多段。

Shaylen Carroll: 我和Tay Jasper写歌词和旋律,然后我们唱demo。这是一首“开心”的歌,所以旋律很容易就写出来了。Styalz的作品很容易写旋律 。我录音的时候,我一直乱唱,其中一句就是“Shimmy shimmy Ko Ko Bop,”我们觉得这句很古怪很抓耳。所以我们在这句的基础上发展,把它变得更具体。这首歌就是想说“不要顾虑”。有时你就是应该跟着flow来,不要顾虑haters。

Jared Cotter(Shaylen的经纪人): [SM公司] 告诉我们他们想给女团唱的。

Carroll: 我从来没想过会给 EXO唱,但是我们当然都很高兴。我们写完就知道这歌不一般。我很高兴这首歌找到了家。

Chen: 我和成员分别写的歌词,然后在一起把歌词整合起来。我们用特别的办法,把三个成员写的歌词收集起来,然后看哪个人写的歌词最适合这首歌。我没有任何遗憾,没有期望说能写的更好。因为这个是我们成员和各位作者努力得来的最好结果了。透过歌词,我希望“Ko Ko Bop” 能让人摆脱压力,享受做自己。

伯贤: 我觉得我们粉丝不能完全享受我们的演唱会和表演,因为他们总是顾虑别人的想法。因为 “Ko Ko Bop” 是reggae和EDM风格,很容易跟着歌摇摆。我希望我的歌词让人忘记顾虑,释放压力,跟随音乐起舞。

“What U Do?”

Ronny Svendsen: 这歌是去年12月在首尔写的,我们和新的唱片公司Ekko Music Rights一起去首尔给SM搞song camp。我们尝试写一首舞曲,着重使用实体乐器:吉他、贝斯、钢琴。这首歌是以吉他和一个简单的和弦进程为基础的,声音上我们参考的是SM公司另一个男团NCT,我们原来是写给NCT的:可以跳舞,但不用合成器。

“Forever”

Greg Bonnick (LDN NOISE):这首歌是我们在首尔和Kenzie,Adrian McKinnon一起写的。我们知道这种感觉给EXO很合适,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星期去把它写好,我们尝试了不同的和弦和topline。这首歌的前奏部分原来是副歌。我们原来想,“很好,就是这个了”,但是我们过一阵子再听,就觉得还需要再给力一点。于是我们加了一段额外的部分,那就是现在的副歌,让这首歌有了生命力,很厉害。

老实说,我们想写一首 “Monster” 2.0 ,但比它更特别、更厉害的,你明白吗?我们总觉得把硬hip-hop主歌和明快的副歌混合在一起,很有趣。对EXO这样的团体来说,这是完美的平衡。

我们想做一个宣言:这首歌,这张专辑,就是EXO forever。我们被这个团体和他们的粉丝感动了,所以我们很注意要把歌写好。粉丝对歌的反应很好,所以我们很开心。

“Diamond”

Harvey Mason Jr.: 我们去首尔给SM公司的艺人写歌,EXO就是其中一组艺人。通常我们过去给EXO写歌的时候,我们听他们的作品,然后看他们在探索什么样的音乐,研究出他们现在搞的音乐的所属流派,然后更进一步,让他们的音乐更有趣。我们尝试写新的原创的,但听起来还是像EXO的音乐。这一次行程,我们听他们最新的作品,然后我和JQ和其他人坐下来,说“他们在搞这个,我们来写的比这个更好吧,我们要写的更好。

Patrick “j.Que” Smith: 这次SM带我们去看奥林匹克体育场的EXO演唱会,看他们上台表演,看见一大群粉丝,这经历很有趣,改变了我们要创作的作品和我们的创作方法,角度变成了适合体育场里表演。

Mason Jr.: 对,看见观众的反应,看见他们表演 [“Overdose”],看见粉丝对什么感到兴奋,看见EXO成员唱歌时的感受,看见演唱会三万人的尖叫,那天晚上我回到录音室,或者是第二天,带着他们表演的视野和能量,我们真的在尝试把那种力量表现出来。

Smith: 很多灵感都是从看现场表演来的,因为演唱会一部分是R&B,然后有些部分是EDM,然后有些部分是trap。于是我们说,“比起写某一种歌,我们应该写点不一样的,我们来写个电影一样的歌。我们要写个有声电影,我们在三四分钟里要有高潮低潮。

Mason Jr.: 对我们来说,真的没有EXO不能演绎的流行音乐,他们什么都能干,他们能跳舞,能唱歌,他们有力量,我们要的都有,就像一个画家什么颜色都有了。

“Touch It”

Denzil Remedios: 我记得 “Touch It” 先到了Ryan [Jhun]手里,他从Jackie Boyz [Carlos and Steven Battey] 和 Fliptonez那里拿到的歌。我想是在我们在首尔的时候,他们给他发的歌,那是一年前的现在,可能接近两年了。他们发过来的时候,我们一听就喜欢上了。我们知道这歌有潜力,听起来就已经有大热歌的感觉了,至少是我们可以给当红团体唱的。从那里开始,我和Ryan就做我们平时干的事情,找一个部分说“哪个部分可以更好,在制作上我们还能干什么让这部分更好呢?”我们就是这样拿到歌,然后加强了所有的部分,前前后后写了一个月。

“Touch It,” 我们第一次听,就有种“不是现在”的感觉,经典的感觉,不是今天大家都在写的EDM,所以听起来很新鲜。我们说“听起来像是Justin Timberlake,甚至Michael Jackson的感觉。”我们不想把制作和topline改的没有了那种味道。我们一边听一边说,“这歌EXO可以用在他们专辑里,这歌不像他们平时会唱的歌。”

我们也考虑了舞台表演。这首歌听起来很有趣,不需要太严肃。你不需要搞一个EXO在体育场跳下来那样的疯狂编舞。

Chen: 大部分灵感来源于我的想象。“Touch It,” 我写的时候像过电影场景一样在脑海里描绘歌词。写好草稿,我一边跟音乐唱一边调整突兀的发音,这样我就能找到适合的舒服的词语,让人听歌的时候更能跟着歌曲起舞。

“Chill”

Otha “Vakseen” Davis: 我们去年去的song camp。11月吧。可能是我团队参加的第三个song camp。任何时候去SM song camp,他们都给我们一个工作重点,我知道我们是给EXO写歌。对很多作曲者来说,你总是想写首EXO的歌。我们在录音室里很喜欢“Chill”的感觉,SM工作人员也有同感,刚好大家都喜欢那首歌,EXO成员最后听到了也很喜欢。有些元素像那个breakdown是在song camp里面写出来的,但是原来就有很具体的想法了。说到底,那个breakdown是用来跳舞的,K-pop艺人,尤其是EXO,非常注重舞台表演,所以你会加入这个部分让他们去表演。你想写一些好听又能跳舞的歌。

灿烈: 通常都是根据demo歌词来写正式歌词的,但是“Chill” 我是在没歌词的音轨上写歌词,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很自然的就写出歌词的原因。

“Walk on Memories”

Albi Albertsson: 2016初Wassily Gradovsky 在我这里做实习生,给我一首纯音乐,后来就变成了“Walk on Memories.” 的纯乐器版。他在我家一个立式钢琴弹奏了一段并且录音,再加上这个柔和的R&B beat。我马上就喜欢上这个和弦还有音轨的感觉。所以我把它发给我们那时刚开始合作的一位纽约的作曲家Justin Reinstein。他写的topline和他的唱法都很平稳,很适合这个音轨。然后他就在这首纯音乐上写人声旋律。

接下来就只是收尾工作了,我加了几层和声以及一些其他细节,让它更适合团体演唱,更加“K-pop”。加了人声即兴,加了一些乐器去完成制作,最后完成混音。

当我发给EXO的A&R,他马上就爱上了这歌,但他想要一个更特别的前奏来表现他想要的新专辑的幻想主题。所以我换掉了原来的简单前奏,重新写了一个新的梦幻神秘的前奏,就是你现在听到的前奏

Wassily Gradovsky: 这首歌有九十年代R&B和jazz的影响,但是用现代的音色来表现。这首歌从上到下的钢琴和弦编排,受 Justin Timberlake'的 “Cry Me A River”启发,但是调子更加轻快积极。有点伤感的bridge过渡段渐渐变成最后振奋的副歌,代表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转折性“好结局”。

“Going Crazy”

Otha “Vakseen” Davis: 这是我们在2016年2月的时候写的。他们很喜欢,但是找不到合适的topline,他们可能有过一个topline但是不够好。所以他们这个音轨已经给了EXO了,给我们团队机会去写。于是我让我团队一个作曲家来写。有趣的是,这个原来是要收录在Ex‘Act里面的。他们喜欢但是又不合适。我们一直坚持,我和我的商业合作伙伴会说“喂,不要忘了这首歌,”说回来现在,新专辑出来了,我们终于让他们同意了,我们在这一年里又做了几次修改,保证歌还跟得上潮流。

这首歌是一年前写的,它有特别之处,因为你现在2017年发布,它还是很火的,很受欢迎的,这个就是我们的目标,创造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音乐。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4집 THE WAR的更多乐评

推荐4집 THE WA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