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也不是没伤痕

王小刀
2018-03-08 10:36:37

记忆中,我的流行音乐启蒙大概算是三四岁和妈妈一起听杨钰莹、孟庭苇的时期。而真正意义上的开窍期,应该是读初中的时候。开始住校生活,陪伴我度过闲暇时光的是床头的书,还有一个松下牌随身听。

睡我对面床上铺的同学,被我们封为“副舍长”。我还在听录音带的时候,她已经用起了CD机。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是爬到她的上铺一起欣赏她珍藏的正版CD。她总是很慷慨地展示,并如数家珍地和我一一分享。

中午午休或晚上临睡前,打开收音机听一会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音乐之声,算得上是难忘的求学记忆之一了。正是因为Music Radio,我有机会认识了华语乐团的各家唱片公司,知晓了当时主打歌曲和新发专辑。然后按图索骥,找CD或者录音带来听,甚至成为某某某的忠实粉丝,从此埋下了种子。这种子日后悄然开枝散叶,今天流行地将它称作“情怀”。

学生时期爱听的歌,今天听来依然入耳耐听。再看看发行时间,不由感叹一句,这张专辑原来已经发行超过10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那时的记忆力最好,记歌词记旋律又快又牢,一记就是十多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听着听着,仿佛打开一道隐秘的记忆闸门,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有时是人影攒动的宿舍走廊,有时是喧闹拥挤的饭堂,有时是校园广播站的放送片段,甚至还有最爱吃的饭堂菜,被打碎的暖水瓶和被偷走的洗洁精。

其实我不喜欢回忆少年时光,特别是从初一到高一的这四年。那时充满了自卑情结,总是忧心忡忡,担惊受怕。我妈来学校看我,形容我走路的样子“像身后有一只狼在追”。不如别人健谈善交,成绩也只是中上水平,从没有别人真心地夸奖过,自我定位渺小低微。那时遇到的人和事,留到现在来看,大多是灰色的。最能抚慰内心的,只有书和音乐,与它们相处不需旁人参与,独乐乐是最纯粹的快乐。

少年时审美趣味尚未定性,难免从众随大流。别人喜欢谁,就跟风喜欢谁。日历翻飞,大浪淘沙,那些真正凝结在心头的挚爱,是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成长故事,打磨了心性,沉淀了感情,由此产生的对于某个人或某首歌的共情。

我喜欢张爱玲,专门跑去新华书店买了一套全集。抄下心爱的字句,贴在课桌抽屉的柜板上。跨省搬家都舍不得放弃这套书,下定决心把它们完好无损地安置到新住处。

最喜欢的歌手是蔡健雅,当年《达尔文》横空出世,听来虽然温柔平淡,但歌词在我心弦却激荡出波纹。直到现在对待歌词,我从来都怀抱着文学欣赏的兴味来观察。那时虽然无法参透《达尔文》对人与人之间关于感情和相处的深刻总结,却始终忘不掉一句话——“进化成更好的人”。我把这句话同张爱玲的经典段落并列抄写下来,还改成了QQ签名。

睡不着的时候,常会回想起过去的点滴,曾经有过的彷徨纠结,心头泛起的胆怯和羞愤,以及所有错过的、遗憾的和抱歉的。然后问自己:如果可以在那个当下做得更好一些,那么结果会不会与此前不同?是不是就不会品尝到这么多苦涩的滋味呢?或许冥冥之中,对应了那句歌词“我的青春也不是没伤痕”吧。

可是,谁的青春没有伤痕呢。

面对灰色的往事,我选择主动擦拭它们的痕迹,让记忆渐渐模糊,包括人名或谁是谁非这些细节都不再确切。记不清了,心中便不再有波澜。

真实的生活总是在天亮睁眼之后开场。而那些幽暗之中兀自弥漫的不甘心的追问,在阳光的照耀下都会渐渐消散。我要把有限的精力与智力,留给当下,留给美好的事物与时间。

距离《达尔文》的发行已经11年了,我听明白了《达尔文》的完整含义,还听出了超越感情的弦外之音。“有过竞争,有过牺牲,被爱筛选过程。学会认真,学会忠诚,适者才能生存。懂得永恒,得要我们,进化成更好的人。”

愿我们都能在人生的路上,心有所属,身有所安,不断成长,进化成更好的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GOODBYE & HELLO的更多乐评

推荐GOODBYE & HELLO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