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Pluto 7.2分

一点宜农自己对这张专辑的解释

鹿場黃昏
2018-02-10 22:00:45

「太空垃圾之死」 之前說過要一首一首說故事給大家聽,我休息夠了差不多可以開始了。今天要講的是《Pluto》裡排序第一首、也是整張編曲與填詞最先完成的歌曲-太空垃圾之死。 這張專輯的初始,多半編曲都是抱著一種玩耍心態在嘗試,就像這首歌的產生,也只是對於想點四顆連續的大鼓有一種偏執。其後發覺這樣的節奏走法給予緩緩飄移的畫面靈感,剛好切合我特別喜愛宇宙學裡、人們對於黑洞的探測與想像,遂誕生這樣的主題 「愛是什麼呢?我的愛當前又是長什麼樣貌?」,這是那陣子常常思考的問題。很多傷痕、誤解與無解,都在學習愛的過程中累積。我覺得說一切很美有點太俗氣,其實愛常常殘忍得要命,到現在我也還沒把握未來能做得很好 但畢竟再怎麼想要抽離,再怎麼自我封閉,內心想要接近愛的慾望也只是悶胸口裡燒,總有一天會爆發。認知這件事情,心境從害怕、絕望,到後來漸漸演變成豁達。假設愛本身擁有絕對大於任何事物的質量(以我抖m的觀點來說),小於它的我們終將在質量場裡往它飄移,無法抗拒、不得預設,就像掉進黑洞裡的太空垃圾,怎麼死都不曉得。其實這樣想想一切都是定律,反而美了 更何況,誰曉得黑洞背後迎接著所有物質的真是虛無呢?不掉進去不會知道

...
显示全文

「太空垃圾之死」 之前說過要一首一首說故事給大家聽,我休息夠了差不多可以開始了。今天要講的是《Pluto》裡排序第一首、也是整張編曲與填詞最先完成的歌曲-太空垃圾之死。 這張專輯的初始,多半編曲都是抱著一種玩耍心態在嘗試,就像這首歌的產生,也只是對於想點四顆連續的大鼓有一種偏執。其後發覺這樣的節奏走法給予緩緩飄移的畫面靈感,剛好切合我特別喜愛宇宙學裡、人們對於黑洞的探測與想像,遂誕生這樣的主題 「愛是什麼呢?我的愛當前又是長什麼樣貌?」,這是那陣子常常思考的問題。很多傷痕、誤解與無解,都在學習愛的過程中累積。我覺得說一切很美有點太俗氣,其實愛常常殘忍得要命,到現在我也還沒把握未來能做得很好 但畢竟再怎麼想要抽離,再怎麼自我封閉,內心想要接近愛的慾望也只是悶胸口裡燒,總有一天會爆發。認知這件事情,心境從害怕、絕望,到後來漸漸演變成豁達。假設愛本身擁有絕對大於任何事物的質量(以我抖m的觀點來說),小於它的我們終將在質量場裡往它飄移,無法抗拒、不得預設,就像掉進黑洞裡的太空垃圾,怎麼死都不曉得。其實這樣想想一切都是定律,反而美了 更何況,誰曉得黑洞背後迎接著所有物質的真是虛無呢?不掉進去不會知道,愛就是這麼討人厭的東西。 今天發現spotify上面台灣排行前五十名裡竟然有三首來自《Pluto》,而且排最前面的是這首歌,真是異軍突起。「太空垃圾之死」是我個人私自最喜愛,算是把內心看似虛空其實紮實得要命的浪漫都放進去了。歡迎光臨我形而上的世界,其實所有思想都是有質量的呀。 「那些酒精成癮的日子 Golden Old Days 」 先說,這兩個月是真的都沒有在喝。 我很多好朋友是在酒吧認識的,在前些一切都很慘的日子。所謂的慘是,對自己感到困惑、一切都混亂不堪,一種找不到歸屬感的心情。但是看到這些朋友從清醒狀態慢慢透露出日常不太讓他人看見的面向,不管美的醜的、感性的良善的胡鬧的混蛋的,那都是扎扎實實人努力活著的姿態,我覺得這些樣貌是很珍貴的 其實反過來說,也是在這些人面前,原本壓抑的各種面向一次一次噴發出來,竟然能不再感到害怕。是那段日子、那些人,讓我了解到能用真實的自己去與世界碰撞,是很幸福的事,要是沒有這些人,我想也不會有《Pluto》的誕生 每個人身邊都有那麼幾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混蛋,或許有時候,那個混蛋也就是你自己。這首歌送給每一個混蛋,有人愛你喔,知道嗎? 「飛行少年 Catch Me If You Can」 「飛行少年」的創作開頭,本來只是自己對於拍數想做一些不同嘗試,先有拍數才有旋律。旋律出現的時候,腦袋裡同時產生第一句歌詞,也就是「奔跑吧加油不要回頭雙手張開你就能騰空起飛」這句話。那時候我只要寫完歌都會跟張凱翔分享,因為除了檯面上的合作,私底下其實我們也一直很關心彼此的成長。他很興奮跟我說了good job,後來便產生這樣的合作。在大象體操 Elephant Gym的編曲中,很高興他們給了“飛行”一個更直觀的詮釋,各種音色以飛梭姿態在耳朵裡跑來跑去,我認為成品非常狂野。這其實也是這幾個剛好正值“飛行狀態”的青年才能編出來的東西 什麼都還不懂畏懼、展開翅膀就狂妄拍動的狀態,是非常美的,當然初嚐墜落也是格外疼痛,那之後我們才有了所謂的躍進,實力上人格上都是。每個人在什麼年歲會經歷這樣的成長,是沒有定數的。事實上,不管覺得自己是不是已經經歷過那種狀態,總還是會在某個階段再一次感受到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都只是片面。人生很長、世界很大,我們永遠都在長大 有朋友問我為什麼這歌詞的姿態是旁觀的,甚至帶著半挖苦的語氣,那是因為成長也是很多傷害換來。這份傷害有主動有被動,總之一個人的成長從來都不是他自己的事情而已。成長的代價可以說是對每個自以為成熟的狀態最扎實的反諷,但那樣沒有不好,它就是一件必定會發生的事罷了 這是我紀錄、紀念一份成長的方式,也是紀念傷害的方式。總有一天我們都會變成更好的人,想跟自己傷害過與傷害過自己的人這樣說。在此之前,跌個幾跤就靠腰的話,其實很遜啦。這是一個長到不老不小之三十歲的女性滿可以說的一句話。我是這樣想的。 「獸眠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獸眠是關於一隻野獸在睡覺的故事 那隻野獸有淡藍色的羽毛、發出沉沉鼻息聲,在牠的夢境裡自在翱翔。在那裡牠脫離了人情世故的煩憂,用牠的世界觀建立屬於自己的王國。所謂「最真實的你」,並不是說平常保留了真心,事實上只要是打從心底決定現在要以XX樣子現形,那就是真的了吧,只是牠最沒有負擔的樣子大家都看不見而已 說穿了,這首歌可以送給每一個有在跟這個世界努力建立關係的人。願你們都能是某個人眼中獨一無二的珍獸,而且對方還只會看著你睡覺的樣子、把夢境留給你自己(這是最難的喔!有這樣的人在的話,請好好珍惜)。 「雲端漫舞」 「雲端」,是一個很神奇的空間 本身存在於距離之中 卻又打破了傳遞資訊的距離限制 更是因為距離,人與人之間可以藉著它,去傳遞更直接的情感 所有秘密在這裡 所有真情在這裡 但是,雲端相對地也是我們到不了彼此身邊、最殘酷的證明 「世界那樣喧嘩 聽得誰都無法不被徬徨搞得瘋狂 但深邃的黑 是我們最真摯的塗鴉」 在悲傷之中去建立最深的理解,我們都是在雲端上漫舞的人。 "關於這首歌(以及這張專輯),我想說的是,它其實是創作於一段重愴之後,開始慢慢癒合的過程,那個過程很慢很慢,到現在還在持續。 希望大家能從中找到共感,並因而得到某種層面上的療癒。" 「冬眠」 「關於《冬眠》這首歌」 weibo: 冬眠這首歌是整張專輯寫最快並少數使用木吉他創作的歌曲。如果大家聽了覺得冷,那確實是一年前一個寒流的夜晚,心裏的悲傷再也無法承載,花了半小時把它發洩在創作上而生成的作品。 它敘述的是:形體上的分離不代表心裡的形影就會消失,被留在那裡的人就像進入冬眠,醒來之前勢必做一場長長的,關於對方的夢 但是當然,冬眠其實也是一種生存,一種自我修復。 很榮幸的,錄音期間找了好朋友安溥參與幕後的配唱製作,非常謝謝她。 希望大家喜歡這首歌,它像是某種寶物,(一面鏡子或舊盒子)把一部分的我鎖在裡面,然後我就往前走了。 fb: 後來在專輯裡面,它以更遼闊、更往外吶喊的方式,像在對著很遠的人講話那樣,產生了新的詮釋。之後每一次在現場演出回首那個時空,以及自己與它之間長長一段路上,究竟是如何去過渡、去轉換、去成長,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仔細想想,我的人生好似暮然回首之後的驚喜堆疊而成,一首歌、一場演出、一個階段,一步一步,我變成現在的樣子。 新的『冬眠映唱會』,是以這首歌為主題出發,那時候很多人在問為什麼不把它當主打呢?我都回答「時候還沒到」。關於這首歌想講的事情,到今天差不多可以說了,於是我們開始籌劃拍mv,並且決定以與影像結合的方式,把它變成專場。mv會在當天於戲院首映,導演是我的父親鄭文堂。 真的很喜歡這首歌,那個喜歡的情緒是很複雜的,我想大家可以明白吧。 「溫州街五巷 The Warmest Street in Taipei」 溫州街五巷其實就是酒吧-窖父_HideOut的後面。15、16將近兩年的時間,我算是相當頻繁地進出酒吧。不用解釋那段日子人生遇到什麼關卡,大家自己去推算應該能夠理解。那時候真的很需要酒精來舒緩壓抑著的各種情緒,但又很怕真的爆出來變成隔天會懊悔的行為(有看過湯湯推薦文的人大概知道我在說什麼),於是每次喝醉我就會離開窖父,跑到後面的巷子裡散步,自己安靜消化,有時候還會不小心睡在那裡,再被已經習以為常的朋友撿回去 那是一段荒唐的日子 錄唱歌的時候,我大概只花了一個小時,用各種戲謔、胡鬧、哀怨、靠腰的語氣唱三個take,整個過程幾乎可以說是都在玩。我想這樣的歌詞就是適合這樣詮釋,就像演戲一樣,用聲音模擬當時的情境。另外這首歌是張凱翔製作、張凱婷編曲。原本有另一個更冷酷的版本,丟給凱翔聽之後他非常興奮,請我一定要讓他試試看。這個結果我覺得很酷,因為自己一直很喜歡管樂的聲音,而它變成一首從頭到尾以管樂為基底的歌,很大膽也很新潮 總之音樂的想像空間是無限的。 雖然還是有很多煩惱的事情,偶爾也飲酒助興,但是現在的我已經脫離了當時的狀態,反而變得更專注於創作與演出工作,也找到自己愛人與被愛的方式。偶爾想起過往的自己,總會感嘆人總是必須經歷過這麼徹底的破壞(無論是外在施加或者自我毀滅),才有變更好的可能。當然這樣的結論是有點太過正面了,本質上還是有很多必須面對的孤寂,但至少現在算是有達到與那些東西和平共處的狀態。啊我個性還是靠邀靠邀的,跟歌詞裡面的人格一樣,只是現在那種靠腰轉化成幽默了,看到大家在現場聽自己說話笑成一團,就能感受到置之死地後生的力量 希望可以持續幽默下去,下次再寫出更靠腰的歌。 「光 Pride」 小時候,跟家人去了某個地方(到底是花蓮還是墾丁現在完全想不起來),走在一個完全沒有光的洞裡,洞很長很長。我很怕黑,於是牽著媽媽的手。後來,遠處出現光點,一點一點變大 這是記憶中的畫面,有時候會想到。 謝謝大家喜歡這首歌。這個版本算是滿足自己一直很想試試看整首都是弦樂底的任性,非常謝謝Cincin Lee 李欣芸老師編曲製作,在錄音現場完全懾服(老師跟樂手們講的話都像外星密碼一樣,完全聽不懂......)。vocal是one take錄製,掏心掏肺的。希望大家也能體驗到這首歌想傳遞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Pluto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