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lve Resolve 8.1分

钢琴师,也是理想情人。

外人
2018-02-04 看过

苏珊.桑塔格说:“优秀的作家要么是丈夫,要么是情人。” 我试着将作家这个身份广义地涵盖到了艺术创作上;那么我们的生活中多了几位情人,且是相当优秀的情人。是知性、是富于想像,且富于将荒芜转译成一种迷人的意境;作家透过文字,画家透过笔下的视角,而音乐家显然必须依赖他(她)的音符。

波佩.艾克罗伊德(Poppy Ackroyd),是一位什么样的情人?显然她不会是谁人的丈夫。来自伦敦,于爱丁堡大学主修古典钢琴与作曲;无论是巴布狄伦、莫札特、滚石还是萧邦,这些都是波佩正式踏入音乐创作领域前的预习与磨练;她在爱丁堡期间认识了后来影响她演出与创作形式的乔.亚克森(Joe Acheson)。乔.亚克森是爱丁堡著名一人乐队Hidden Orchestra背后的创作人;约莫从2010年开始以此化名于Tru Thoughts、Denovali等音乐厂牌发表个人创作;波佩.艾克罗伊德就在这个时期加入了Hidden Orchestra的伴奏工作。透过乔.亚克森的引荐,波佩.艾克罗伊德很顺利地进入了德国Denovali这个洋溢着新古典(neo-classical)与电气爵士气氛的大家庭;并先后于2012、2014年发表了两张个人专辑《Escapement》、《Feathers》。 我是在《Feathers》时期认识了波佩.艾克罗伊德的音乐;更精确地说,是《Feathers》带我走进Denovali这个饶富后设、黑暗气氛的新锐音乐厂牌。波佩名义上虽是主责为Hidden Orchestra作为钢琴伴奏,以钢琴家的身份广为人知;事实上她还是一位音乐上的多面手,钢琴、小提琴、大键琴与英国翼琴(spinet)都拥有信手捻来的演奏能力。在她前两张专辑《Escapement》、《Feathers》里,便透过上述物件巧妙揉合田野录音(field recording),带来一种波佩式(poppy-esque)的新古典浪潮。

波佩.艾克罗伊德之所以独特,不仅仅是仰赖新古典这门显学所赋予的时代意象;更是从光影、影像中萃取出静谧、唯物的音乐养分。波佩在《Escapement》、《Feathers》里受益于乔.亚克森率领的Hidden Orchestra,背后强烈电影音乐的氛围环抱;到了去年她加盟伦敦老牌One Little Indian(即挖掘Björk的公司)的首张专辑《Sketches》,尝试以一种音乐“素描”的朴实形式,重新回归她钢琴家的身份。《Sketches》所获得的回响虽不及《Escapement》、《Feathers》的一鸣惊人,却给了她重新审视自己创作的机会。 通常第二张专辑会是最好的;如果此一定律确实存在的话,那么波佩在加入One Little Indian后的第二张完整专辑《Resolve》应该会有更上一层的表现。波佩形容《Resolve》是一部极私人的音乐计划;它关乎生活上美好的事物,与面对困境所必须具备的勇气。《Resolve》意在消弥那些黑暗中看不见、摸不着的悲伤与失落;波佩倾尽全力在简单的钢琴、小提琴、翼琴与簧风琴之间游移,试图更精准地找到当初学习这些物件的情境。 比如说〈Light〉在钢琴与翼琴古老而清脆的乐音底下,情绪仿佛连结至16、17世纪,这些乐器诞生的那个年代;有一种笃定与古朴的优雅气息萦绕于空间里久久未曾散尽。〈The Calm Before〉特别邀请萨克斯风手Mike Lesirge为歌曲注入怀旧气氛;专辑同名曲〈Resolve〉亦同样在Mike Lesirge的帮衬下,回归到Hidden Orchestra身上那份紧凑、爵士底蕴的勃勃生气。〈Luna〉、〈Stems〉一静一动,饶富电影音乐质感的出色编曲;即使是专辑的终幕、同时也是先前发表过的单曲〈Trains〉,都在Manu Delago(Björk)、女大提琴家Jo Quail的琴瑟和鸣下,充分展示出波佩音乐生命的强大韧性。 《Sketches》可以被视作波佩.艾克罗伊德在决定完成《Resolve》前的素描;一如她经常为演出所做的预置(prepared)演练,而《Resolve》是饱富主题、气象万千的“完成品”,用听者所能理解的形式去与每一位听者沟通。 她,是一位这样的情人。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