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

Sagic
2018-01-03 01:01:41
时常听着《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在这个堵车越来越严重的城市里穿梭,然后想起那些从广州独自开车回河源的夜晚,深夜里,经常是开上几公里才能超过一辆车,遇见一点光,有时候凌晨下了服务区,走到外面抬起头点根烟,会有很亮的星光在闪烁,揉几下酸涩的眼睛,再抬起头,星光在模糊中变成一片光晕,离我越来越远,然后我继续上路,继续寻找下一处光,通常,这首《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是我心中的光。

时常在下班后去吴梅烧腊吃一碗叉烧汤伊面,然后去隔了两条街的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经常在放松的剧情中突然焦虑起来,在等待电影结束的过程中泛起困意,在突然惊醒的时候忘记生活的煎熬,然后走出影院在车流中继续穿梭。人生在很多时候,都是夹缝中穿梭的无可奈何,晚上洗完澡,在回到电脑前继续加班到凌晨的间隙里,我在洗手间弯着腰反复擦着地上溅落的水,三岁的儿子回房间前会路过我,和我打招呼,通常,那声晚安是我心中的光。

朋友圈最近都在疯狂的晒着18岁,我翻了很久电脑硬盘,里面没有自己18岁的杀马特,只找到18岁时随手拍的一些照片,有一张特别醒目,在一片即将被白雪覆盖的路面上,有一个老人背靠墙壁缩在角落,身上落满的雪花



...
显示全文
时常听着《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在这个堵车越来越严重的城市里穿梭,然后想起那些从广州独自开车回河源的夜晚,深夜里,经常是开上几公里才能超过一辆车,遇见一点光,有时候凌晨下了服务区,走到外面抬起头点根烟,会有很亮的星光在闪烁,揉几下酸涩的眼睛,再抬起头,星光在模糊中变成一片光晕,离我越来越远,然后我继续上路,继续寻找下一处光,通常,这首《River Was Filled With Stories》是我心中的光。

时常在下班后去吴梅烧腊吃一碗叉烧汤伊面,然后去隔了两条街的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经常在放松的剧情中突然焦虑起来,在等待电影结束的过程中泛起困意,在突然惊醒的时候忘记生活的煎熬,然后走出影院在车流中继续穿梭。人生在很多时候,都是夹缝中穿梭的无可奈何,晚上洗完澡,在回到电脑前继续加班到凌晨的间隙里,我在洗手间弯着腰反复擦着地上溅落的水,三岁的儿子回房间前会路过我,和我打招呼,通常,那声晚安是我心中的光。

朋友圈最近都在疯狂的晒着18岁,我翻了很久电脑硬盘,里面没有自己18岁的杀马特,只找到18岁时随手拍的一些照片,有一张特别醒目,在一片即将被白雪覆盖的路面上,有一个老人背靠墙壁缩在角落,身上落满的雪花和地上的雪一样厚,她用双膝跪在雪地里,面前是一只用来讨钱的老式白瓷茶杯,几乎消失在白色的雪花中,只能看见顶部一圈蓝色的边沿。在很长时间里,那一圈蓝色的边沿、老人匍匐出的凄厉的二胡声和寒冬的风,成了我心中的光。

每个人都会熬过很多无比黑暗的日子,十年前,我在后摇中听到的全是脆弱和绝望,今天,每一个音符都充满着力量。后摇没变,是自己选择了坚强向上,坚信像往常一样,这黑暗一定可以熬过去,在疲惫无助的时候,听一首后摇,喝一口水,怀着心中的光,找到指引自己前进的光芒。

因为有了这光芒,所以,我们都一样。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回应(0)

添加回应

Hurtbreak Wonderland的更多乐评

推荐Hurtbreak Wonderland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